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92.9 第41期

马赛克之城米底巴

李志光

 

  在约旦安曼以南三十三公里处的米底巴 MADABA ,值得考察的原因有三:首先,米底巴人在圣经中与以色列人有密切往来;其次,拜占庭遗留大量马赛克(碎砖砌画)于米底巴,使之成了著名的“马赛克之城”;最后,米底巴离尼波山只不过十公里之遥,成了游人考察尼波山的旅游前哨点。

一.圣经中的米底巴

  民数记二十一章记载了以色列人的“得胜之歌”,三十节透露:“希实本直到底本尽皆毁灭。我们使地变为荒场直到挪法,这挪法直延到米底巴”。摩西攻取河东之地后,清楚将“靠近米底巴的全平原”分给流便支派作产业(书一三:16)。大卫时代,亚扪在对抗以色列的战争中,亚扪人用一千他连得银子重金礼聘亚兰王玛迦,并雇了他的三万二千辆战役,亚兰至少七千辆战车的人,四万步兵被歼灭,于是亚兰人不敢再帮助亚扪人了。(代上一九:6-19)

  王国分立时代,摩押王米沙夸耀他自己从以色列人手中夺回米底巴。而先知以赛亚不客气地预言摩押人的命运说:“摩押人因尼波和米底巴哀号,各人头上光秃,胡须剃净。”(赛一五:2)米沙王表扬自己战功之事铭刻于著名的“摩押碑记”上,此碑记现存放于米底巴博物馆中。

二.马赛克之城

  主前二世记中叶,米底巴在亚扪人手中。主前一一零年,马加比的军队兵临城下。再过半世记,米底巴变成罗马一个省会,建有长廊街道,圣殿及市集,十分昌盛。拜占庭时代,米底巴更是波斯拉省主教的牧区行政中心。主后四五一年迦克墩大公会议的文件之内有提及米底巴在宗教上的地位。大部分米底巴的马赛克都是于这段时间完成。今日的米底巴,整个城市下面都充满马赛克。许多民居在重建过程中都发现有马赛克地板的遗迹,数量之多,不可胜数,所以米底巴被称为“马赛克之城”。

  今日米底巴的希腊东正教圣佐治堂内有一幅驰誉国际的马赛克地板地图,地图由二百三十万块各种色彩碎砖镶嵌而成,图案清楚显示出拜占庭时代的巴勒斯坦,埃及,尼罗河,约但河,死海,皮待拉,耶利哥,耶路撒冷的位置。西至地中海,南至缦斐斯,东至安曼,北至西顿,巨细无遗。估计用了一万一千五百小时的工夫去镶嵌,假若主后五六零年开始工作的话,至少要到五六五年才能完成,所以不愧是拜占庭时代马赛克(精嵌细工碎砖砌画)的代表杰作。

  如日中天的米底巴,在主后六一四年波斯人入侵后渐走下坡,再经八世记的严重地震,全城几乎尽毁,此后遭到荒废。主后一八八零年,有二百名卡拉克的基督徒移居米底巴,并发现了许多埋藏于地底的马赛克,因此展开发掘。一八八四年,米底巴一位修士写信给耶路撒冷一位东正教主教尼哥底母,提及发现了一幅有六世纪时耶路撒冷地图的马赛克地板。尼哥底母并未采取行动,到他的继承者基拉西摩大主教上任,便差派了一位建筑师往米底巴建筑一间新教堂,并将所发现的马赛克地板巧妙地变成新教堂地板的一部分。起初原封未动的马赛克地板约长二十五米,阔五米。但新教堂于一八九六年完成后,方发觉大部分马赛克于施工期间遭损坏。尚幸有六世纪耶京地图的主要部分保存完整,且位于教堂大堂的中央。从耶京地图的细节,可区别出何处是圣墓教堂,何处是大马色门。以色列人根据这幅地图的提示而发掘出耶京旧城的罗马长廊街道,因此现今在耶京古道 CARDO 之内展示出一幅“米底巴耶京地图”,就是为了表扬米底巴地图的贡献。

三.旅游前哨点

  米底巴地图蜚声国际,引来大批游客,所以米底巴的旅游局顺理成章也设于圣佐治堂之处。局外有小巴往尼波山,十分方便。旅游局不远处有餐厅,提供午餐,小食及饮品。

  在市内小巷的尽头,隐藏了一间米底巴博物馆,除了展出摩押碑记之外,尚有展出一九六七年在米底巴市郊出土的铁器一期墓冢的陶器,珠宝饰物,古代服装。当然不会缺少展出米底巴周围出土的马赛克,极具考古学上的价值。

  米底巴共有十四间教堂,圣佐治堂之外,最出名要算使徒堂,在市内的东南角。堂内有一幅巨型的十二门徒马赛克地板。圣以利亚堂离圣佐治堂不远,四世纪时建于罗马大道之旁,七世纪时曾经重修。童贞堂在圣以利亚堂斜对面,建于古时市集旁边。

  游客带走米底巴的马赛克地板是不可能的,但带走米底巴的七彩挂毡却是轻而易举。那些挂毡是米底巴的著名手工艺。游客甚至可以进入一些挂毡工场,欣赏米底巴的约旦人用人手操作大型织布机,示范编织羊毛挂毡的过程。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4108
©1986-2019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