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98.1 第73期

圣地花果(六)

葡萄美酒

区应毓

 

  人类的文化与酒结合作不可分解的关系,尤其是中国与希伯来的文化,都可堪称为酒的文化。

  当我在以色列境中,参观他们的葡萄酿酒园的时候,我就想起中国人的名句“葡萄美酒夜光杯”后汉书称酒为“天之美禄”(食货志)。苏轼自述:“天下之不能饮,无在予下者;天下之好饮,示无在予上者”。李白自傲地说:“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由此可见中国人对酒豪情逸意。

  回观圣经时,葡萄美酒首次呈现在创世记所记载洪水以后的挪亚。那时“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创九:20)。挪亚醉于杯中物,结果致使他的子孙迦南也受到影响,成为“奴仆的奴仆”。后来,当迦南的后代移到中东一带时,葡萄的出产及葡萄美酒的信誉也成为迦南地的特色。所以,当以色列人差派探子去窥探此地时,他们带回来了一挂葡萄佳果,以示此地的富庶。  

  可是,迦南人转离敬拜真神,以木头泥土铸造成偶像,去敬奉这些虚空的偶像,。当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即将进入迦南地时,他呼天唤地劝诫以色列人不要跟从迦南人拜偶像,要专一地事奉耶和华。他以“所多玛的葡萄树”,“蛾摩拉的毒葡萄”(申三二:32)为喻来警诫以色列人,不要效法迦南人的虚妄。

  我在加利希律所建筑的遗址中,看到不少葡萄的雕刻,在耶路撒冷的城墙上亦可以看到一串串的葡萄枝。难怪,犹太人常以葡萄来比喻以色列国,诗人亚萨说:“万军之神啊!求你回转,从天上垂看,眷顾这葡萄树”(诗八○:14)。

  来,耶稣基督更以葡萄为喻指出祂与信徒的关系,祂是葡萄树,信徒是枝子。祂要求所有的枝子都要结果子,这些果子可以是仁义的果子,得人的果子,圣灵的果子,感恩的果子。但是,若要结出这些果子,我们必须常在祂的里面,生命上与祂紧紧系在一起(约一五章)。

  我们不能作一个不结果子的基督徒,白占土地,虚度了光阴(路一三:6-9)。葡萄美酒或烂醉花间生活,纵使是何等的耀人。然而,时光催人老,若梦的生活,其实充满千万愁绪。我们务要珍惜目前的光阴,多为主作工,多结一点果子,像葡萄枝饱满,结果累累献给主,满足主的心意。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7305
©1986-2019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