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2018.9 第197期


尽责预备候主来

于中旻

  

经文:马太福音二十五章1至12节

   耶稣离世前的最后几天,在往伯大尼受膏的途中,在橄榄山歇足。跟从的门徒们,望着对面的荣华圣殿,助燃起复国的梦想。他们的兴趣,在于“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太24:3)

   人的好奇心,对于主的国度和自己,从来不会有什么帮助。主耶稣教导他们的,宗教的实际,是如何警戒,善尽自己的责任。末世的伶俐人,正是聪明的“今世之子”,为满足人的好奇,以满足自己的荷包,大展其猜测与想像,笔宣口传,把“末世论”渲染成类似科幻小说。难怪护教文学家卢益思(C.S. Lewis)以冷嘲讽刺的口气说:“死于核子爆炸,怎会比死于癌症坏?”妙哉轻描淡写的一戳,就全泄了吓骗家生意的汽球,未免煞风景也。实在说,这是该诚实思想的事。

   耶稣说了三个简单的比喻,把门徒从云天拉到地上,叫他们落实,预备尽责任。其中第一个比喻,是讲十个童女。十个童女,分作两组:不是高低之分,不在妍媸之别,而是工作的不同。

那时,天国好比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愚拙的拿着灯,却不预备油;聪明的拿着灯,又预备油在器皿里。新郎迟延的时候,他们都打盹,睡着了。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那些童女就都起来收拾灯。愚拙的对聪明的说:“请分点油给我们,因为我们的灯要灭了!”聪明的回答说:“恐怕不够你我用的;不如你们自己到卖油的那里去买吧!”他们去买的时候,新郎到了。那预备好了的,同他进去坐席,门就关了。……(太25:1-12)

   不久前,收到的请帖上,还有“恕乏价催”字样,收到的人多茫然不知其意义,偶有因简体字译繁,写成“恕乏價催”,更使人莫名其妙。也有的请帖,前文写设筵的日期,时间另注在后面。那些都是古时遗留的习惯。因为古时运输通讯并不方便,连时计也不普遍,婚姻的时刻难以准确约定,让贵宾久候自是不恭敬的事,所以先约日期,“到了坐席的时候”,再派仆价去催请;先已应允出席的人,有义务即到;临时借故推诿,必然会招致主人盛怒(路14:16-21)。婚筵的日子,新郎远道迎娶,时间迟延,也是会有的事。

   这个比喻,对于我们有什么教训呢?主耶稣是要告诉我们,相信主再来,必须有实际的表现,知道自己的责任,预备尽自己的责任。

知道目的

   中国古时婚娶习俗,是男方昏时而往,女方因之而来,“婚姻”一词的缘由是这样的。照犹太人当时的习惯,新郎往迎娶新妇。十个童女在那里等候的目的,只是迎接新郎。基督徒事奉的唯一中心是基督,盼望的中心是基督。因此,圣经说:“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干什么。

   今天,许多人讲论“末时”,却不知是以什么为中心。

   讲末世论,如果失去了基督,真莫名其妙,叫什么都可以,虽然巧舌如簧,妙笔生花,最多是满足人的好奇心,名为布道家,实是布袋僧,只求填满他的布袋,并不能使人得造就,不能使人准备基督再临。因此,他们可以什么都说,什么都作。

   有位传道人,在第二世界大战前,曾听某名人讲道,指墨索里尼就是“敌基督”,立论滔滔,言之凿凿。大战以后,他从听道人成为传道人,约请同一位名人讲道。天真的青年传道人,记起旧帐,问那位名人:“从前您讲墨索里尼是敌基督,现在怎么说?”回答:“那时,我还没有名,那样讲,是为要吸引人注意,现在,有名了,不需要那么作了。”话说得很坦白,愚昧的听众,就那样被愚弄,但主名所受的亏损该有多大,怎能就那么随便?而寻求真理的人,得了这样的信息,会作何想?

知道预备

  盼望绝不是翘首云天,不作一事。必须要预备。怎样预备呢?

   古时的照明设备,相当原始;黑暗,同样的普遍。照明的方法,是用有灯芯点燃的油灯。在巴勒斯坦地区,用橄榄榨成的油:有灯,有器皿,有油。三者缺一不可。教会是为主发光的金灯台;主交托圣徒的责任是:“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太5:16)。失去光的灯台,不能完成主指定的使命,只能成为绊脚石。因此,灯台需要有油,还要修剪灯芯,清洁灯盏,才可发光。

   在圣经中,油常喻表圣灵。教会只是组织,不能自己为主发光,必须靠圣灵。不过,信徒靠圣灵得生,如果闲懒不求再进步,只会越来越黯淡,光照的范围越来越小,渐渐失去作用。但灯盏不会太大,贮油量不会太大,燃灯消耗,难以维持多久,还要有器皿盛油,到需要的时候加添。器皿如果肮脏,盛有杂物,污秽,罪恶,就不能用来盛清洁的橄榄油。因此,正如使徒保罗勉励信主作他真儿子的提摩太说:“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2:21)

   圣徒应当分别为圣,除去各样的罪恶,世俗的观念,都完全除去,顺从圣灵,过圣洁的生活,充满圣灵的油,儆醒守望。到耶稣基督再临的时候,与祂一同作王。

   主耶稣说这个比喻的中心,是告诉门徒,不要好奇关心什么时候,却要问自己如何预备。

  知道自守

   在新郎迟延不来的时候,五个聪明的童女和五个愚拙的,都同样的打盹,需要睡觉。那时,没有电讯的方便,忽然,有人先行奔跑着呼喊,传来新郎将到的信息。所有的童女都醒来,整理灯,迎接新郎。愚拙的童女这时才大吃一惊:原来快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我们必须公平:其中五名童女,不过是愚拙而已,他们没去作淫妇,他们的器皿仍然清洁,只是没有油。噢!自洁是好的,但止于器皿自洁,是不够的;枯干的纯正教条,是不够的,不能够持久发光,照亮黑夜。必需有圣灵的油!

   油从哪里来?必须是卖油的。有人采摘橄榄,经过破碎,压榨,流出金黄色的油来,供燃灯之用。可不能任意买来充用啊!

   愚拙的童女,还是有基本的机智,他们向同伴求助,临急借油。五个童女聪明的地方,在于他们知道,仁心助人虽然是好,但谁也不愿热心到愚昧的程度,舍自己的责任于不顾,更无意于市惠,以求得人称赞。他们绝不是自私嫉妒;各人责任攸关,无法分油给人,因为自己要用。

知道方向

   聪明的童女,并非自私,还是能够指引人正确的方向:“你们自己到卖油的那里去买吧!”(太25:9)愚昧的童女,可能没想到储备油的重要,或大意以为所有的油或许该够,连哪里产油都没研究好,更根本未有应付能源危机的准备,只希望同伴可以帮忙。事到如今,如何是好?

   临阵榨油,自然不成,好在他们是习惯于贩卖二手知识的,欢迎有人指引他们正确的方向,可是没有别的代替方法,他们只好自己去买油。但有个正确路向,总好过盲目奔波,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店都可以买油;有些是“引人结党,属乎血气,没有圣灵的人”(犹1:19)。就是没有油的店。不过,他们还是得去赶不愉快的路。黑夜漫漫,道路难行,不早买备油,在这种时候赶路,想来他们会随走随怨自己:真是愚昧啊!

知道时候

“他们去买的时候,新郎到了。”(太25:10)

   教会的新郎,虽然看来延迟了许久。圣经说:“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祂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彼后3:8-9)当时候到了,那要来的就来,并不迟延。

   买油是对的,但时不我与了!愚昧的童女,不知道时候,临时去奔波买油,失去同坐席的机会。聪明的童女知道,时候就是新郎来,可能在任何时候,没有谁可以准确猜度,没有什么时间表可以预测,主只吩咐时时儆醒:任何时候,都可能是主来准确的时候。时时儆醒,准备好油。

   今天教会的问题,是只顾作今世之子,像世人一样,以为主人必来得迟,思想错误,表现于行动错误:“动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太24:48-51)。不尽自己的责任,看别人不上;应该彼此相爱的弟兄,竟然对待如仇敌,不是伸手扶持,不是联手对敌,竟然动手打他;应该分别的外人,醉心世界享乐的酒徒,竟然引为亲爱的朋友,结党一同吃喝,价值观错误,是非颠倒。

   要悔改,莫等到时主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我不认识你们!”(太25:12)这是何等严重的事!

   今天,不可避免的,会看见有些没有使命感,不负责任的人,真叫人感觉替他们难过。不负责任的仆人,半死不活,不求振作,只勉强挨日子,实在叫人感觉不舒服。这正是五个愚拙童女的情形。不过,现在普遍繁衍,远远多于五成,实在是不幸。他们好像工会怠工的状况,照章工作,不肯多干上半分,连走路都不肯用快步。

   聪明,就是尽自己的责任,靠圣灵的油,为主发光,照亮黑暗,等候主来。愚拙不是不纯正;只是枯干的纯正,缺乏圣灵,不是聪明的发光方法。要尽自己为主发光的责任,必须有油,不能用别的代替。

   愿我们每天更聪明:预备圣洁的器皿,添满圣灵的油。

 

金灯台活页刊第197期 2018.9
作者于中旻博士为文宣士;圣经网 AboutBible.net 著者

插图:Agnes Leung(agnesleung.com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9701
©1986-2018 金灯台 Golden Lamp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