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页刊



舍家为珍珠

于中旻

  

天国又好像买卖人寻找好珠子,遇见一颗重价的珠子,就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了这颗珠子。(太13:45-46)

  “天国好像买卖人,去寻找好珠子。”这个买卖人不是杂货商;他独沽一味,只找好珠子:不分阶级,不分颜色,只要好珠子。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心人果然访得了一颗重价的珠子。他彷佛就要归卧南山,心满意足的退休了。“就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了这颗珠子。”

  使人惊异的是,竟然有这样的事!有这样爱珍珠的人?世界上真的没有,从天降世的人却是这样。

  神爱世人。祂的关心无微不至,好像只爱你一个人,把你污秽的灵魂看为价值连城的珍珠!祂愿意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希奇的大爱,绝不能以博爱无私、仁义、慷慨、慈仁等所有的美好词汇来歌颂。神将祂独生的爱子赐给世人,钉死在十字架上,作为罪的赎价,使信的人罪得赦免,而有永远的生命,作祂的儿女,神家里的人。这就是祂买赎重价珍珠的行动!“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罗8:32)可惜,人竟然不能明白这样大爱!

  在教会初期,大马色有一个虔诚门徒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叫他去为凶残迫害教会的扫罗祷告。他颇为迟疑,以为那将是去自投网罗;但主申明祂的旨意,亚拿尼亚就以勇敢牺牲的精神去了,按手在扫罗身上,叫他恢复视觉,并被圣灵充满。这颗高价的珍珠,果然成为主“所拣选的器皿”,并为祂的名受许多苦难;他是使徒保罗(徒9:10-19)。

  还有生在居比路的约瑟,把所有田地变卖了,“把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徒4:36-37)。这人爱寻找高价的珠子,以至失去了自己的原名,得了个别号“巴拿巴”,就是“劝慰子”的意思。当保罗悔改归主后,未充分被信徒接纳;是这巴拿巴“往大数去找扫罗”,带他到安提阿加入教会,共同使信众遵守主道,以至为跟从这道的人赢得“基督徒”的美好称号(徒10:24-26)。

  不过,“珍珠”并非专指睿智英哲。每一颗灵魂都失去光润清洁,蒙上罪恶污染,需要在主十字架的宝血下洗净;谦卑悔改,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神的独生爱子舍了天上的尊荣,以自己的生命为赎价,买取污秽的人,因为祂慧眼识珠,看每颗灵魂是宝贵的珍珠。

  圣方济(Francis of Assisi)不选择作武士猎取世上荣耀;他舍弃所有家产,到普通的人群里,传扬基督,把每颗美灵魂当作是重价珍珠。

  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远渡重洋,一生寻找“东方的珍珠”,有重大的收获;并踏出远方宣教的美好路径,脚踪引领后面的人。

  马礼逊(Robert Morrison)到中国,他不相信“中国人没有灵魂”,就寻获了珍珠。

  耶德逊(Adoniram Judson)到缅甸,受苦难,入监狱,完成了他伟大的事工。

  宾为霖(William Burns)为主焚烧,惟以寻得珍珠为目的,进入当时残暴落伍的人群中,亲历群殴、凶杀、生吃人心的场境,但无时不相信他们中间有珍珠。

  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往非洲“黑暗大陆”,与野兽搏斗,历尽艰险,为的是寻找黑色的珍珠。现在非洲新兴国家纷纷独立,努力除去所有殖民地的痕迹;惟独对于李文斯顿深深纪念。

  戴德生(J. Hudson Taylor)有异象要深入内地,在山岭林野各族间寻找珠子。他和内地会的寻珠足迹,给华人留下了芳香的印痕,承认他是“带着爱来中国”,仍然作美好的见证。

  富能仁(James O. Fraser)把一生献给中国西南的深山,在那里寻找珍珠,成为“傈僳的使徒”,发出不止息的爱的光芒,使颂扬主的美妙歌声,飘扬在山野丛林。

  还有许多基督徒前仆后继,到荒山海隅中寻找珍珠;冒着随步以身饲虎的危险,自己还可能作为猎头人桌上的晚餐。他们在酗酒徒中间,在吸毒的人里面,在麻风患者群中寻找珍珠。他们踏出了丝绸之路,在驼铃声中越过沙漠;在狂风怒涛中,抵达港岸。

  据说:当年中国繁盛的古都长安是丝路的起终点,其东市是贾贩国内物品的商肆,西市是国际贸易的店铺,所以华人买卖的物品,就普遍称“东西”为代表。惟愿今天寻找珍珠的人,就是传送福音的人,踏出属灵的通天之路。这些人就是天国,这些人使天国拓展,直到主再临。

 

金灯台活页刊第200期 2019.3
作者于中旻博士为文宣士,圣经网aboutbible.net著者。

插图:Agnes Leung(agnesleu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