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机版本 繁体⇔简体

金灯台活页刊2017.3 第188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第188期所有文章

从诗篇卷二看悲喜交集的人生(二)

黄朱伦

  诗篇卷二,就是从第四十二篇起至第七十二篇。前文(见本刊第187期)讨论了卷二的上半部(42—51篇),本文继续讨论卷二的下半部(52—72篇)。

三.诗篇五十二至七十一篇的整体结构

   诗篇五十二至七十一篇的结构与内容分析如下:

A 哀求诗歌(52—61篇)
 B 以信靠和赞美回应哀求歌:信靠诗(62—63篇)
  C 以一首哀歌为总结(64篇)
 B1 以感恩和赞美回应哀求歌:感恩诗和赞美诗(65—68篇)
A1 哀求诗歌(69—71篇)

  这整个结构符合第二卷的基调与气氛。虽然充满悲情,但是属神的人总是充满盼望和信心和喜乐。悲哀中也有信靠与赞美。特别是枢轴(C)第六十四篇的哀歌,开始时,所描绘的是敌人的攻击,他们的敌意和不公义;但神后来扭转形式。于是诗歌最后以信心和赞美作为结束。这是一首平衡的哀歌,有诉求,哀歌,信靠与赞美。完全符合第二卷的基调和气氛。特别是此篇诗篇的结束:“愿义人因耶和华欢喜,并且投靠祂;愿所有心里正直的人,都因祂夸耀。”(诗64:10)在此节里,一个非常重要的字词再次出现,即“投靠”(ḥasah)。此字词也是整本诗篇的序言,第一和二篇结束时的重要字词:“凡是投靠祂的,都是有福的”(诗2:12);同时也与以上所描绘的第三十七篇智慧诗的结束(37:39-40)遥遥相对。这是一个投靠神的义人,在经历极度悲伤时,展现出一种难能可贵的信心升华的智慧人生。

  诗篇第六十四篇这首平衡的哀歌中的诉求与哀歌特征,是由结构中平行的段落A(诗52—61篇)和段落A1(诗69—71篇)加以描绘,而这首平衡的哀歌中的信靠与赞美特征是由结构中平行段落B(诗62—63篇)和B1(诗65—68篇)加以描绘。

  段落A:哀求诗歌(52—61篇)

  第五十二篇是大卫在思量恶人的自大时,感到惊奇,因为他知道他们的结局是凄惨的。这首哀歌同时略带些智慧的反思;同样第五十三篇是默想恶人的恶行和结局,对比以色列民的命运。五十四和五十五篇的文学特色都是属于哀歌中的祈求,即祈求神拯救诗人脱离仇敌的攻击。五十六至五十九篇也都是哀歌。第六十篇是大卫的战败的呼求。第六十一篇是求神保护,唯独神是人的避难所和坚固堡垒,并且求神增添王的寿命以至永远作王的短诗。以上的诗篇都是充满悲情,在困境中祈求神的救恩。

  段落B:信靠诗(62—63篇)

  接下来的六十二和六十三篇是信靠诗,亦是信心的高峰;第六十三篇甚至以优美的赞美诗的方式来表达诗人对神保护的能力的信心。在患难逆境中信靠,甚至凭着信心赞美神,深信自己在神的手中必定是安稳的!第六十二篇是一首很重要的信靠诗篇;这首诗篇不单与第二卷的哀歌与信心的基调相符,且与开头的智慧诗(强调公义与慈爱)和君王诗(强调圣约的爱与神的权能)的神学信仰内涵互动。我们之前已提到卷二的第四十四篇,先透过历史的追述和现今的状况,及个人的理解来看神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诗人在第四十四篇,特别在16至23节为以色列的“义”辩护,同时也在24至26节最后三节求神帮助,为了神的慈爱救赎以色列民。

  而第四十五篇是君王婚礼的颂歌,诗人借此婚歌再次肯定神与以色列民的婚约关系;神因着婚约之爱的独特关系,必拯救以色列。这也是诗人的信仰核心,诗人深信现在虽在苦境中,神因祂的约之爱必会施行拯救,因此他能在哀歌中仍有坚定的信靠与盼望。于是诗人在第四十六篇充满信心地在极端的逆境中表达了自己对神深情的信靠;马丁路德也深受此诗感动,而写了著名圣诗《坚固保障》。

  第四十七篇就如卷一第二篇,是一首君王诗,描绘神坐在宝座上,祂不单是以色列的王,也是宇宙的王,是一个统管万有权能的神。所以诗人在哀歌中仍然坚定的信靠祂。这些类似“前言”的诗歌和其中的神学信仰内涵,使诗人产生坚强的信心,所以在第六十二篇,诗人在个人极度不利的困境中有力的彰显出来,特别与神的公义和慈爱,以及权能有美好的互动,使在困境的信徒读了深得激励。

  段落C:哀歌(64篇)

  第六十四篇再次回到卷二的基调和气氛,开始描绘敌人的攻击,阴毒的计谋和不公义;然后是神的拯救,扭转局势,帮助诗人攻击他们,使众人都惧怕,看见神的作为,神要惩罚恶人。诗歌最后以信心和赞美作结束,正符合卷二诗篇的哀歌文学,在逆境中坚定的信靠,甚至赞美神,即上文再三强调的基调与气氛和信仰内涵。

  段落B1:感恩诗和赞美诗(65—68篇)

  诗篇的人生是一种悲喜交集的人生。任何人的人生在不同阶段有时是悲多喜少,有时是喜多悲少,不会只有一种,这是现实与正常的人生经历。因此六十五至六十八篇是与之前的哀歌相反,是属于不同文学类别的另一组诗篇。同时这组诗篇又与另一种的平行诗篇遥遥相对,从信靠以至感恩和赞美。诗篇六十五和六十六篇是属于感恩诗。第六十五篇感谢神垂听祷告,赐下雨水,滋润大地,以至丰收;第六十六篇是对神感恩和敬拜。诗篇的开头是诗人代表民族赞美神多次多方不同的伟大作为,而结尾是诗人对神个人的感恩。此组的最后两篇充满激励。第六十七篇是诗人祈愿万民称谢神,因为神要赐福给大地富饶肥沃,造福人群。第六十八篇是带着盼望,喜乐气氛,述说神的作为,祈愿神的权能彰显与胜利,也是属于哀歌文学中的信心与赞美的誓言。

  段落A1:哀求诗歌(69—71篇)

  最后,六十九至七十一篇配合卷二诗篇的基调与信仰内涵,再次把读者带回哀歌文学的现实境况里。第六十九篇是一篇很重要的哀歌诗篇,同时指向耶稣基督的受难。从这首诗篇的描述,我们可以想像诗人所面对的挑战与困境和生命危险是何等的真实。敌人存心积虑地要消灭他,诗人在危急中祈求神拯救,消灭敌人,最后诗人发出赞美的声音,因为他信靠神,深信神会垂听和回应他的祷告。接下来诗篇第七十与七十一篇连接六十九篇,都是处在非常的危机中。第七十篇的重点在于祈求神帮助与搭救,使仇敌蒙羞。第七十一篇中诗人强调在悲情困境中要完全地信靠神,因为人自幼到老唯有倚靠神。这最后的几篇,再次强调哀歌,祈求与信靠的基调与气氛和信仰的内涵,并且有效地带出了诗人面对危机是应有的表现的实际状况。

四.卷二结束的诗篇(72篇):君王诗

  诗篇卷一开头的引言是由两篇诗篇组成的;这引言的第二篇是一首君王诗,它与第一篇共同扮演全部五卷诗篇的引言的角色。卷一结束的诗篇是第四十一篇,诗人在这结束诗篇里表现出一种坚定的信心,期待一位对穷乏人富有关怀和怜悯心肠和在敌人面前恩待义人的拯救者出现。这个期待也是指向将来要出现的“君王”拯救者。诗篇卷二的两首衔接诗篇之后的第二首诗篇(45篇)更是一首独特的君王婚歌,然后卷二结束的诗篇第七十二篇也是君王诗。可见君王诗在诗篇整体的结构框架里,时常处在架构中一些重要突显的位置,因此君王诗在悲喜人生中扮演着一定分量的重要角色。卷一开头的君王诗,让我们看见这位君王不单公义和慈爱,祂的权能更是在一切君王之上,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而卷二的第四十五篇也是属于卷二开头的君王婚歌,指向神与以色列民之约的独特关系,亦是一种忠贞不移的爱的关系,同时也是指向将来的弥赛亚。接下来第四十七篇就如卷一第二篇,是一首君王诗描绘神坐在宝座上,祂不单是以色列的王,也是一个统管万有权能的神。这些类似“前言”的诗歌和其中的神学信仰内涵,使诗人产生坚强的信心,在极度悲情中仍旧坚信到底。所以在卷二结束的君王诗里(72篇),诗人和以色列民再次以坚定的信心迫切期待一位以公义和慈爱统治人民的君王出现,并且能够除去各种对待贫苦人不公平的事。盼望神所赐的这位君王是一位公义,富强和长寿的君王。以下是诗篇第七十二篇的交叉结构和一些字词对比的特色。

  a 祈求神赐下公义,富强和长寿给君王(72:1-7)
    i. 困苦人,贫穷人
    ii. 山
     iii. 日

  b 为君王升高超越万国祈求(72:8-11)
   i. 掌权柄从这海到那海
   ii. 旷野的人必向他屈身
   iii. 列王都必带来礼物
   iv. 众王都必向他俯伏

  a’ 祈求神赐下公义,富强和长寿给君王(72:12-17)
   i. 困苦人,贫穷人
   ii. 山
   iii. 太阳

 

金灯台活页刊第188期 2017.3
作者黄朱伦牧师为本社总干事。本文的经文录自《圣经新译本》。

插图:Agnes Leung(agnesleu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