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1 第19期

万古常新

陈终道

 

  这是个喜欢新的时代。但这种喜欢新的观念,早就是老旧的观念了!每一个新年,都顶多只“新”一年,很快就变成旧年了。每一个时代的人都把自己跟以往的几十年比较,而使自己成“新时代人物”,但智慧王所罗门却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一:9)。他不但享尽人间荣华富贵,且是大文学家,大诗人,动植物学家,哲学家,政治家。留心所罗门的身分,就不敢轻忽他的话了。所罗门不是说物质文明方面没有新发明的工具,但物质界的任何事物都会变旧,惟有神所启示人的真道,是万古常新的。不属“日光之下”的救道,才能使人得着新生命,外体虽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 

一.全人救恩“新”解

  有人认为神为人所预备的救恩,包括身体灵魂,所以若只传救灵魂,不传救身体,就只传一半的救恩,没有传全人的救恩。其实这种新解释,是要把救恩的重点偏向今生肉身方面的好处,却不是圣经所说的全人救恩,因为圣经所说的身体灵魂都得救,全部都是由基督一人所完成。没有人可以参与基督的救赎,分担祂一部分的救赎工作。所以现今神所给人的救恩以永生的生命为主,不是以身体的好处为主。耶稣基督的救恩包括灵,魂,体,今日我们的灵魂得救了,但身体仍未得救,今日身体所能得到的仅限于救恩中神所显出的特别作为,就如神为我们的身体所显出的特别神迹。但这些经验,在现今主耶稣要给我们的拯救里面并非每天发生的。到主再来时,我们的身体要改变,成为荣耀的身体,不再饥,不再渴,不再流汗流泪,那时才完全经历身体得赎之恩。教会的使命是传扬救灵魂的福音,不是行善救济;前者才是目标,后者仅是“方法”,把方法当作目标,就是偏离了原来的使命。

二.看主耶稣

  主耶稣在世上时,常怜悯贫穷人,医治疾病,是否证明主耶稣关心救人身体?主耶稣当然关心人的身体,问题是;祂是否以关心人的身体为主,救人灵魂只属“陪衬”的作用,还是救人灵魂,使人得赦罪之恩才是主体,医治人的身体则是附带的工作?例如:

  1. 主在加利利的迦拿行了第一个使水变酒的神迹,是为关怀婚宴中的喜乐,还是为坚固门徒的信心?圣经自己下的注解是:“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祂的荣耀来,祂的门徒就信祂了。”(约二:11)…主是坚固人的信心,使神得荣耀。

  2. 主耶稣自己说明祂来原是为传道。当门徒告诉祂众人都找祂时,祂却回答说:“我们可以往别处去…我也好在那里传道,因为我是为这事出来的”(可一:37-38)。随后医治了一个长大痲疯的病人,却嘱咐他什么话都不要告诉人,为免妨碍祂传道的工作(可一:44)。在马可福音第五,七章又一再同样的嘱咐得医治的人。

  3. 在著名的瘫子行走的神迹中,人们所关心的是瘫子的身体,主耶稣第一句话却是:“小子,你的罪赦了”(可二:5)。使人信祂得赦罪,并使人归荣耀给神,是祂行神迹的主因。

三.五饼二鱼的例证

  约翰福音六章记载耶稣用五饼二鱼叫五千人吃饱,是否具体证明祂对社会关怀?按马可福音第六章说,当时耶稣与门徒十分忙,要退到旷野稍为休息一下,不料有人事先知道他们的行程,先到那里等候。“耶稣出来,见有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于是开口教训他们许多道理。”(可六:34)

  注意:耶稣是先给他们吃饱才教训他们,还是先教训他们才给他们吃饱?这些群众早就先到海的那边等候,目的是要吃饼还是听道?他们是为真理上的饥渴而来的。主耶稣也是为满足他们灵性的需要讲道的,事后因恐怕他们饿着回家,才用五饼二鱼使他们饱足。再看耶稣在这事后如何对那些人说:“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就是人子要赐给你们的…”(约六:27)这话是针对五饼二鱼神迹而讲的,人子要赐的不是肉身的食物,是永生的食物。不是说耶稣不看重人身体的需要,但如果人们误解祂来的使命是给人“吃饼得饱”时,耶稣就要纠正他们的错误。

  今日教会若把关怀人肉身的好处,代替拯救失丧的灵魂,虽然会更受世人欢迎,却是偏离使命的行动,把给人肉身方面的服务,直接算为“救恩”(福音)的一部分,更难免使许多人对救恩要道发生混淆困惑。新年来了,我们将对神的托付更忠诚,还是更畏缩妥协?我们会向着哪一方向更新呢?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1901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