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1 第19期

人的训练与神学教育

刘锐光

 

  “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这是保罗教导提摩太怎样作传道人时说的。值得注意的是,保罗将“自己”放在先,将“教训”放在后。“自己”就是“人”,教训就是“道”。如此看来,作为一个传道人,人比道是更重要了。

  是的,信徒喜欢“听”传道人讲道,但更喜欢“看”传道人行道。他们会“不喜欢”不会讲道的传道人,但是,他们更会“讨厌”,“憎恶”不行道的传道人。

今日的情况

  事实上,今日受人尊敬的传道人非常之多,但是,叫人摇头叹息,使人跌倒的传道人也大有人在。有的传道赌狗赌马,有的乱搅男女关系,有的贪财骗钱。亦有些传道人的性情,性格古怪,无论到那间教会,无论与什么人都合不来,很难与人同工。

  这是传道人的为人问题,是他个人的问题,但是,这却和神学教育有密切关系。

  许多人都承认,今日的西方神学院,大多以知识挂帅,不大理会神学生这个“人”,只要他修满学分,就可以毕业。因此,西方传道人的灵性,道德水准,一般来说,似乎是下降了。西方名传道人的丑闻特别多,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证。

我们的疏忽

  有时,我们在收新生时不够谨慎,为了争取人数,求数字上的好看,而忽略了质素。有位牧师慨叹地说,有人申请入神学院,他明明在替那人写的保证书上加写了“不宜取录”几个字,但神学院还是照收无误。虽然这只是一个个别的例子,但多少也反映出收新生时的随便,忽视了神学生这个“人”。

  有时,在训练期间也忽略了人的训练,我们比较注重理性的训练,较少注意人性,灵性的训练。什么礼貌,应对,人格,操守,品德等就较少顾及,怪不得好些教会领袖及信徒对我说,今日的传道人,只有天道,没有人道;只懂做事,不懂做人。

  神学教育忽略人的训练,是和今日的反属灵潮流有关。许多人攻击属灵,认为这只不过是王明道先生,倪柝声先生等人的领受,是中国四,五十年代的产品,现在已经过了时,并且只适合在求学中单纯的青年人,对于成年人已不适用。这些言论不少是出自神学界中人呢!因为人怀疑属灵,否定属灵,自然的,什么人格,处世,操守等的训练也就更被质疑,被弃置了。

圣经的教导

  其实,圣经很看重人本身,更注意服事神的这个“人”。旧约时间的祭司条例给我们看见,连人的外表稍有不健全也不能做祭司(利二一:16-19)。作拿细耳人也要远离一切酒类,归神为圣。神看人的供物,也看他这个人,人若行得好,才蒙神悦纳。

  在新约圣经,保罗在写给提摩太被称为“教牧书信”的信中就很注重人,特别是提摩太后书,更可以说是集中在教提摩太怎么做人之上。保罗本来是最讲“因信称义”的,但顶希奇的,在谈到传道人时,他极注重传道人的为人,要他们作信徒的榜样。

  圣经的教导是如此明确,清楚,我希奇为什么竟有强烈反对,认为是古旧,保守,落后,甚至窒息人性自然发展。

几点建议

  圣经既然是那么注重传道的人,神学教育也应注重“人”的教育了。

  第一,神学院在收新生时,应加强注意申请人的为人。现在,我们大多比较注意申请人的学历。一个可喜的现象是,申请人的学历是普通地提高了。然而,有高学历的同时,也要注意他们的为人。因此,和申请人面谈是必要的,并且要详细地观察其为人,最好能和他的教会负责人联络,查询他平日在教会的表现,汇集多方面的意见才录取。按照我肤浅的经验,神学院的教导虽可改变人,但他的根若不好,是很容易会故态复萌的。

  第二,要加强德性,灵性教育。现在,香港一般中小学都在呼吁要加强德育,作为神学院就更应该注意了。我们要不断对神学生强调灵性,德性的重要,让这种思想观念植根在他们的思想里,他们才会留意这方面的事。不然,他的人虽念完神学,不过只增加了一些知识,可能在灵性,人性上原封未动,十分幼稚粗浅呢!这样出去做传道,怎会注意栽培会友的灵性呢!又怎能和人相处得好呢!

  也许,我们还应该加强教导。要设立灵修生活,灵程指引,祷告生活这方面的学科,直接的教导神学生在灵性上的追求,给他们在实际的生活中,安排操练的机会。即使修读硕士课程的,也有此需要,因为有些念硕士的神学生,是念完大学就直入神学硕士班,灵性不一定有根基呢!自己不懂灵性上的追求,自己的人性,人品缺乏属灵的造就,就难带领别人了。

  今日,教会内信徒间发生许多纠纷,许多恩怨,当然原因复杂,然而,灵性有问题是肯定的,“人”有问题也是肯定的。传道人不注重这方面的教导,自然就在领导方面出问题了。但是,在神学院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又怎么要求他们能在教会里起教导和领导的作用呢!今日华人神学教育是相当发达的,人数是越来越多,程度也越来越高。但愿在这个蓬勃的时期,我们要加倍注意人的训练,好叫受了训练出来的,都能成为好的传道“人”。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1903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