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5 第21期

“短宣”异象分享

张佳音

 

  香港距离“九七”还有短短八年的时间,香港的教会现正积极进行各样应变的策略,在我有限的观察下,发觉他们的应变有三方面:

  1. 个别堂会着重植堂策略:以往各个教会都抱着一种自满的态度,认为聚会人数差不多,可以生存下去就是了。如今想到“九七”问题,才猛然醒觉香港还有许多人从未很完整地听过一次福音,于是大家都感到传福音实在是刻不容缓,义不容辞的。例如:十分着重传福音的宣道会本来已有了五十多间堂会,据说他们计划在未来的日子要倍增。大宗派教会如浸信会,已有许多间堂会,也有意在九七之前多增加一百间。福音派及基要派的教会显得十分积极,大量扩展,例如香港平安福音堂在过去短短的五年时间内,由五间发展至十四间。

  2. 全港教会更趋合作,据我看来,以往香港的教会不大同心合一,多是各自发展。现今为了共同的福音目标,大家开始积极同心合作,推动很多联合性的大型布道会,传福音训练班,专题讲座等。甚至连福音书室和出版社也参与。在大家大力鼓吹之下,参加的人数常常是数以千百计的。

  3. 关心特殊福音群体:过往教会一般会友多是知识份子,很少顾及工人阶级。许多不能在礼拜天休息的各行业工人,都没有听到福音的机会。就算一向专门从事这类福音工作的机构,诸如工业福音团契,福音戒毒团契,监狱布道团等机构,常因经费不足,人手短缺,而艰苦经营。但近几年来,愈来愈多教会体会到这些庞大的群体的需要,开始关心社会各阶层人仕。于是就策动了一些“基层福音”的训练,诸如中国神学研究院主办的基层福音训练课程,用三年时间去训练专门人才,向这类人士传道。此外还有木屋福音工作,专向大陆新移民传福音。平安福音堂为关心的士司机,美容师,茶楼工人的特殊群体的需要,在最近开始了“星期二教会”的新工作。

  以上种种的福音策略,本来需要大量的人才和钱财去推动,可是,近年来大量的基督徒和传道人却移民外地,连不少世界性的福音策略也移师北美。试问面对香港这庞大的福音需要,人手往那里找﹖而香港的神学界也承认申请入学的新生人数最近也有减少迹象,新生的质素也偏低。但奇怪的是平信徒的训练课程,神学夜校延伸课程等,却有许多人蜂踊去参加。不知是否神的心意认为“九七”之后可能全职传道人不方便自由传道,平信徒反可以承担福音的使命。

  目前香港平信徒受训的现象十分积极。五六百万的人口中,只有二十多万的基督徒,其中大多数人是没有机会移民的。他们虽然生活得非常忙碌,但看到这么大的福音需要,异端邪教却十分猖獗,也得忙中抽闲去还福音的债。我们看见摩门教徒到处逐家传道,他们起先是两个外国人出来传道,最近进展到全由中国人承担。甚至连女性也出来传道。再看耶和华见证人会的信徒,他们更是鼓励平信徒人人每天奉献一小时出来带职传道。我曾见过一对“耶和华见证人”信徒夫妇带着婴儿出来逐家探访传道。我们基督徒眼见这样的情况怎可能忍受得住呢﹖为何那些异端邪教肯自费奉献两三年做福音工作,结了婚生了儿子也有其使命感,就是我们这些称为信仰纯正的基督徒反而视若无睹。基督曾差遣十二门徒全时间出去传道,也同时差遣七十个门徒以部份时间,两个两个的出去各城各乡传道。为何今天我们竟失落了这个异象,让异端邪教去专美﹖我们应该重新检讨一下自己对神的心。

  记得大约在五六年前,香港正面临“九七”问题的冲击,因中英谈判破裂,至使股票大跌,港币狂泻,人心惶惶,市面出现抢购粮食的现象,大家对前途失去信心。当时我的信心也十分软弱,挂心将来有没有宗教自由,害怕将来政权易手之后无法生存下去。经过一段祈祷等候的日子,神没有开路让我出外宣教,只用一节经文感动我:“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作工了”(约九:四)。这节经文使我猛然醒觉到,现今是我应拼命做福音圣工的时候了,不是找出路离开的时候。我看见香港人多么拼命赚钱,自问为何不拼命去传福音呢﹖于是就求神给我勇敢无惧的心,将全人奉献与主,摆上自己去做传福音的工作,将家人的前途安危全交在主的手中。很奇妙的,神使我内心感到莫大的平安。于是我辞去神学院和教会的全部职责,一心想到香港新界及离岛乡村去做个人布道的工作。以为由零做起,待日后信主的人多了,便成立一间福音堂。这时候,神感动平安福音堂和我接触,邀请我专责带动教会去做传福音的工作。我和吳主光牧师深入交通后,发现在许多福音策略上十分同心。心想,这可能是神的带领,让我可以借此多还福音的债。于是开始参与平安福音堂的福音统筹工作,轮流在七间堂会训练个人传道,成立布道团,每主日下午带领他们到新界郊区去逐家布道,从事开荒植堂。我们选沙田区,借用社区会堂作为聚会地方。在屋村路边摆着福音画报,向街上的行人作个人布道。冒着日晒雨淋的辛苦,传福音可谓达到疯狂的地步。这样足有一年的时间,结果有七十多人经常出席我们的主日崇拜聚会。教会立即拨出一百会友到沙田区成立教会,加上七十多位新信主的朋友,主日聚会就有一百八十多人聚会了。至今只有两三年时间,已发展至近三百人聚会了。

  在这一段布道工作期间,我们发现弟兄姊妹普遍十分忙碌,每主日上午崇拜完之后,下午又去做布道工作,真是十分疲乏。我们开始思想到为何耶稣可以差七十个人,两个两个的出去传道,摩门教徒可以这样做,而我们不可以呢﹖于是我们尝试开始一个新的策略…“短期宣教士训练”,呼吁弟兄姊妹放下职业,奉献两年时间出来还福音的债。两年之后他们可能决定一生事奉下去,或回到原来职业岗位。相信经过了两年的训练和体验之后,他们更能有效地在教会推动布道事工,在九七之后仍可成为教会有用之才。我们上午教授他们神学课程,下午及晚上差他们两个两个的出去,有策略地作逐户传福音工作,一切费用由教会供给。

  有些教会因缺少布道人才去植堂,去做福音外展的工作,去协助教牧作福音探访,便派人前来受训。我们用三分一的时间在“短宣中心”训练他们,三分一时间带领他们去向不同的群体传福音,体会领人归主的滋味。其余三分一时间让他们在周五至主日可以回自己的教会去协助福音事工。我们大家的内心燃烧着福音的火,要在九七前这几年之内将香港福音化。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102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