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5 第21期

教会的隐忧与挑战(三)

谁来带领教会

唐佑之

 

  教会由谁来带领,一般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当然是牧师传道,这是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的事。但是实际的情况怎样呢﹖这关键性的问题,可决定教会的兴衰,关系教会的增长至大。

心态正确

  牧师是带领教会的,因为这是他们的呼召,也是他们的职责,牧长呼召牧人,来牧养神的群羊。这是他们的训练,大多数牧师都经过神学训练,学习怎样带领教会,有专门的知识与实习。这是他的经验,必有经年累月在教会服事工作的体认。

  但是今日教会大多只是由牧师来主事。教会有执事长老,有同工委办,许多事都经过这样的组织(执事会,同工会)来研究讨论与议决实施的。于是这带领的工作就不是单元的,而是多元的。牧师不能独断独行,别人也不可强制地施行。彼此合作,同心努力,教会必蒸蒸日上。如果意见不一,见解各异,起初大家都一本爱主的心,互相可以包容,日久难免磨擦,产生矛盾,情形就会复杂,有时貌合神离,虽仍保持君子风度,究竟不在真道的合一中,教会怎能增长﹖有时牧师知难而退,或施者因循,勉强妥协,或存心妥协,由大众来集体领导,自己退居在被动地位;有时牧师不能长久忍耐,另找出路,一有机会,就急流勇退,辞职他往。教会经过这番经验,下次聘牧,更应先发制人,免蹈覆辙。但这样是否可避免以往的错误呢﹖

  教会的执事同工以为自己是长久在教会,这是他的家,除工作调动或其他原因,不会随意轻易离开。牧师却不然,由他处转来,未必可以生根。他们合则留,不合则去,声称工人的脚踪是流动的。所以掌舵人只由同工担任,不可交给牧师。有的教会就走聚会所的路线,由长老治会,即使有传道人,也要向长老负责,所以教会真正带领的是长老。有的则以执事会整体为主要负责者,他们自命是前面的弟兄。

平等均衡

  牧师传道在受聘时,大家在客气礼貌的状况下,似乎不必计较,再加属灵的大前题下,都知道应顺服基督,基督是教会的头,牧师与同工都是肢体,有什么不可配搭的呢﹖但是牧师实际就任之后,过了三个月或半年的“蜜月期”,事态就没有那么简单,以后大都忽略基督是头,而有权力之争。

  谁有权力﹖根据圣经,牧师名为教会的使者,是主手中的星。但是长执认为牧师应受聘期的限制,随会众的爱恶来决定,可以使他留任与解聘。如果他已无所贡献,已经失去属灵的领导力,应转他就。为了任期,就成为事端的焦点。牧师需要安全,会众盼望自由,各有见解,这可能是症结所在。

  牧师坚持他有属灵的权柄,他越强调,越会失去信徒的信任。权柄不是自己取的,必须是别人公认的。传道人若真是有美好的灵性,对真理有深邃的认识,风度恢宏,学养俱深,别人一定钦佩。他的权威必可建立,他的见解必被尊重,必得接受。不然很难受人爱戴。

  长执常认为他们自己是教会的领袖,有守望的职务。他们对教会的兴衰负有重大的责任,因而密切注意牧师的工作,时常鉴察,多方防患。他们对信徒的评论十分敏感,非但没有除去牧师与信徒之间的张力,可能更加增强矛盾的情况。对牧师缺少同情与鼓励,反而透露别人对牧师的不满,结果情况会变得严重。

  长执与信徒最难忍受的,是牧师的固执。其实有的固执是正确的,有些属灵的见解,往往是一般信徒未能了解的。那是需要教育的过程,也需要耐心与恒心的解决,使人们可以明白,进一步接受。可惜牧师常不解释,或解释不当,反而加深误会。有的固执可能过分主观,只想一己的看法,甚至不合情理,也就难能令人佩服了。如再强调权柄,使别人感到被愚弄,受欺哄,必更加反感。

  青年牧师与学养不足,可能无自知之明,或过分自信;或隐秘的自卑;或因青年心理,不大肯接受长者的忠告,也不接受信徒的建议。自己以为已有神学教育背景,对教会的一切有了最新颖的作法,别人怎会有他那样的见识﹖结果不能听劝,我行我素,更加固执,即使不刚愎,却容易自高自大,在教会不能长久下去,思动的心一有,就速即求去。做过数处教会,失望之极,不如双职(Bivocational)带职事奉,不必全部时间投入教会,还有更多自由。有的索性离开教会工作。这种情形在海外华人教会是常有的,不可说没有隐忧。

  谁来带领教会﹖是主自己!牧师与长执呢﹖是合伙同心的团队(Team-work)。但是团队仍应有队长,牧师应该担任,大家应尊重他,他也应尊重大家。在主面前彼此尊重。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103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