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5 第21期

论怀疑

吳主光

 

  多年前曾经有一段时期我软弱,跌倒,离开神,停止了读经祈祷的灵修生活。然后有一天,我突然怀疑起我的信仰来。我想:可能没有神吧!于是我拼命地抓许多理由来支持我的想法。愈想愈觉得真是这样。我的生活也越来越不像样,因为既然没有神,谁来管我呢﹖可是我总觉得还有一种力量在管着我的。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现在想起来就知道是圣灵,祂并没有因我怀疑祂而离开我),只觉得内心因自己的软弱而感到痛苦,感到莫明的虚空,自咎,不安。

  一天,当我返回自己的房间之际,突然感到很有需要祈祷,但又不信有神,十分矛盾。终于我还是跪下祈祷说:“神啊!倘若有你,求你告诉我。”立刻,我听见右耳边有声音说:“你为什么犯罪﹖”我下意识地回答说:“我是不想犯罪的,只不过有一种力量迫使我去犯罪罢了。”“你以为这力量是什么﹖”“是魔鬼!”我十分肯定地回答。突然我立刻醒悟过来:为什么我肯定有魔鬼存在,而不肯相信有神﹖啊!我是何等的愚拙﹖于是我向神认罪悔改,立志一生再也不怀疑祂。立即,大喜乐与能力充满了我。

  那次的经历之后,我检讨自己因何会怀疑起来,得到了宝贵的答案。愿意将自己所得的与各位分享:

一.不合逻辑的怀疑

  我们知道正常的,合科学的怀疑,是在深入研究之时,发现有通不过的地方,虽然参考过许多书籍著作,请教过许多有研究的专门人士,亦无法解决,于是才下初步的判决:“可能这里有错”。但因为只是属于初步的判决,很希望听取相反的意见,从而得到平衡的结论。可是,我那一次的怀疑既没有在深入研究中发现有错,也没有参考别人的意见,反在犯罪与神疏远的情况下,无缘无故地怀疑起来。后来虽然抓到一些理由来支持自己,但明显地这些后来才找到的理由,绝不可能是产生怀疑的真正因素。我以为,这类不合逻辑的怀疑,是出自魔鬼的攻击的。

二.不平衡的怀疑

  要怀疑一件事,必须把正面和反面的理由都放在一起来比较,看是反面的理由强还是正面的理由强﹖倘若只作单方面的思考,永远得不到平衡的答案。今天,许多基督徒只在一点小事上就想不通,就立刻怀疑起来,其实那少许的想不通,纵使是肯定了,亦不应视作足以否定全部信仰的根据。因为正面的理由还多着呢﹖试想想基督教的信仰仍是当今普世得到最多科学鉴证的宗教;圣经许多的预言得到奇妙的应验;圣经经历数千年的考验至今仍然屹立不倒;圣经到如今仍然是普世最多人阅读和最畅销的书;圣经有许多考古学的发现为证;圣经深深地改变这个世界的历史,改变许多人的生命;许多祷告带来之神迹…这许多的根据,叫我们的信仰稳如泰山,那少许的怀疑怎可能反证这样坚固的根基﹖

三.绝路的怀疑

  一次主耶稣讲论祂的肉是可吃的,祂的血是可喝的。我们知道犹太人最怕吃血,何况是人血呢﹖所以他们不明白主所说的意思,并且表示讨厌种这讲法。虽然主解释了祂所讲的话,是指着“灵”指着“生命”说的,他们仍然不肯相信。于是众人都离开主,不再跟随祂了。耶稣问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么﹖”从这问题,我们知道,十二门徒当时也不能明白主的血怎能让人喝,他们也是一样感到困扰。西门彼得想了一想就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这是一个何等有智慧的回答!意思说:那问题虽然我们想不通,但有什么相干呢﹖倘若我们跟着众人退去,那还是死路一条。我们确信你所传讲的永生之道,只有继续跟从你才得永生。

  是的,我们之所以信耶稣,是因为我们认定我们不能解决“罪”和“死”的问题,只有主耶稣才可以解决。因为祂死过,又活过。并且将祂永远的生命赐给我们。所以,我们若考虑要不要继续跟从主,就得考虑祂能否真的将永生赐给我们。若不能,我们就应该退去了。可是,如果我们只因为有少许无伤大雅的问题想不通就退去,以至丢了永生的盼望,岂不是愚不可及吗﹖因为一小部份的问题想不通就放弃全部信仰,这种心态与一个人灰心想要自杀之时的心态是相同的:他因为在一些事情上失败了,就对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兴趣,以自杀的方式将自己与所有事情的关系毁了。所以我说,这是绝路的怀疑。其实我们各人偶然有想不通的问题是必然的事,因为我们任何人都不是全智和全能的啊!倘若我们肯谦虚自己来到神的面前专心求问祂,也许神会将真理启示我们,我们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四.怀疑出自纯理性的信心

  请注意,信耶稣不等于明白所有的疑难,在理论上降服下来。其实我们在生活上有许多事物是我们未能完全明白的,但我们却毫无疑问地相信了。例如:我们并不是人人都明白汽车的构造,但我们却人人坐车;我们也不一定明白楼宇的构造,但我们都住在里面。圣经告诉我们: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在信仰是这样,在生活上何尝不是这样﹖

  或许你说,我虽然不要求百分百的明白,但我也需要有足够的了解,保证自己的信心没有信错,才可以继续信下去呀!

  对了,信耶稣也是一样的,你只需要了解基本的道理,在理性上知道这信仰是可靠的,你就可以决定你的信仰了。其余你未有时间去了解的部份,是需要用信心去接受过来的。所以,纯理性的信心并不是信心,真信心是不可能百分之百理解了。因此,有人以为自己想通了基督教的道理才信。谁知,这个问题解决了,不久又遇到另一个从未曾想过的问题,他就立刻再退回不信的地步,等到他得到答案之后决定再返回主的怀抱,不久,一个新的问题又来了,他又再退去了。这样纯粹建筑在自己理性上的信心是不能站立得稳的。纯理性的信心并不是信耶稣,而是信自己的理性,是自我中心,以为信与不信的最高标准就是自己的理解力,自己的理性高于一切,连神也高过了。可说是尊自己的理性为神。这样的人,中了魔鬼的诡计还不自知。

  怀疑是魔鬼最利害的武器,自古以来,不知多少人倒在它的手下。我们休想单凭我们小小的脑袋就可以胜过它,除非我们将我们的智慧接驳到造物主的智慧上,我们才能胜过它,因为“胜过世界的是我们的信心”。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109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