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7 第22期

凭正直写的诚实话

于中旻

 

  “传道者专心寻求可喜悦的言语,是凭正直写的诚实话。”(传一二:10)是这位古智者文宣圣工的标准。简单说,就是自古以来希腊人所追求的真善美。

  一.“可喜悦的言语”是指在美感方面宝贵可爱的。这是语文的艺术。有些人很可以成为文字描述歌颂的对象,但不是作文字工作的宣道士,因为缺乏语文的艺术。神给每个人的恩赐不是一样的,不必强自为文。如果你以为神呼召你作文宣工作,最好的印证是有内发的倾向,愿意追求长进,在文字上操练自己;因为要奉献给神的,必须是上好的。智者如所罗门,尚且“专心寻求”,我们更该如此。中国传说中梦笔生花的江淹,到了后来江郎才尽,就是因为止息了追求,才源枯竭了。文学的功能是“取悦及教导”,原来不是源于约翰生(Samuel Johnson)或别的批评家的主张,所罗门早有明训。

  二.“凭正直写的”是说动意方面的善念。保罗见证他的事业,不是用“污秽,诡诈,谄媚”等,而是由于真爱:“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神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帖前二:1-8)有些时候,错误的方法会得到正确的结论。但在属神的圣工方面,必须出于正直清洁的泉源。有些人讲了些写了些似乎是可喜悦的话,美言悦目悦耳,但不是诚实,至终不能使人得益。“责备人的,后来蒙人喜悦,多于那用舌头谄媚人的。”(箴二八:23)因为是出于爱心。

  三.“诚实话”,就是真理,不是虚谎。语言的功能是正确的表达心意。如果用语言所表达的不是自己的心意,就是不诚实的话,失去了语文交流心意的功能,是最大的误用语文,是人类的羞耻。隋弗特(Jonathan Swift)用他极美妙的艺术手法,描述人类的谎言,以为不如畜牲。在他西洋镜花缘式的古立拂游记(Gulliver's Travels)中,假托的作者到了马国(Houyhnhnm),学了马语,甘心作马奴,耻于为人。在跟他的主人牡马交谈中,坦白谈起人世风俗,马不懂得“谎言”这个词汇;它以为言以表意,如果以是为非,要误导人,把不自己意思的当作自己的意思是不可想像的事,因此作者同意马才是更有理性。

  撒但魔鬼是“说谎之人的父”(约八:44),说谎的人证明他们心里没有真理。主耶稣又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们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1-32)因为“神的道就是真理”(约十七:17),在祂都是真实的;“没有虚谎是从真理出来的”。(约壹二:21)文宣最低的要求,也就是基督徒最低的道德标准:要不就不说话,要说就说诚实的话。

  如果我们同意人有灵,魂,体三部分的话,文宣作品的评断标准也该分为三部分:一是属灵的信息,天上来的异象,所要求的是作主忠心信实的见证(Faithful);一是深入浅出,高明的思想,探幽阐微,发前人之所未发(Insightful);一是语句的洗炼优雅,使人感受其辞藻之美(Beautiful)。显然的,供应时代的信息是最需要的,最超越的。最高的理想是三者俱备──“可喜悦的”(体),即是体裁,风格;“正直的”即理性,思想:“诚实话”即是真理的信息。也就是说,可引性(Quotability),启发性(Rationality),及属灵性(Fidelity)。“空梁落燕泥”是可引述的工巧诗句极致,但谁能记得全诗是什么﹖“人生而平等”是断章取义引述的例子,但它有深入的思想,影响大而久远。至于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加尔文等,则可说是无可估计的价值了。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203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