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9 第23期

你兄弟的血有声音…

陈终道

 

  创世记第四章记载一段隐藏着人心险恶的真理的故事。就是该隐杀他同胞骨肉的兄弟亚伯的经过。该隐只不过因为他的兄弟亚伯所献的祭得蒙神的悦纳;他自己所献的祭却不蒙神悦纳,就这样把亚伯杀了。那时人丁稀少,为这么一点小事,便手刃同胞,草菅人命,可谓丧心病狂。该隐人性之险恶,暴露无遗。

冷血无情

  亚伯并没有作任何事伤害该隐。神喜悦他所献的祭,不喜悦该隐的祭,与亚伯何干﹖该隐若有什么不平之鸣,也只能埋怨神,何竟迁怒他兄弟。理由很简单,他既不敢招惹全能的神,就只好在那善良又软弱的弟兄身上泄愤了。可是他用的手段太恶毒了。照圣经所记,该隐就在与亚伯说话之间,就起来打他,把他杀了。

  单凭这一点,可知他的器量小,嫉恨大,心计险,手段辣,冷血无情,这样的人还想献什么祭求神喜悦呢﹖亚伯在平静而无抵抗情形下,无辜被杀,只不过因他的“好”显出了该隐的“恶”而已!数千年来,人间的许多痛苦不安,就是因人这种嫉恨和容不下比自己好的人而起的。

血的哀告

  神向该隐追究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是他亲手把弟弟杀了,竟敢在全知的神面前说谎,彷佛从不知情,怪责神不该向他查询似的。原来恶人大胆说谎,几千年前早有先例。该隐究竟怎样处理亚伯尸体﹖是否焚尸灭迹﹖没有人知道。但他似乎有恃无恐,只要消灭了“证据”上帝也没奈我何!但神的回答出乎该隐意料之外──“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

  神竟然不去搜集证据,也不理会亚伯的尸体在哪里,只针对该隐所曾做过的事实,告诉该隐,他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

  如果说亚伯被该隐殴打杀害时,发出哀告,声闻于神,似乎更合理。但圣经却不是偏重于说明亚伯被打杀之时有否哀告,而是偏重于说明亚伯被杀之后,他的血有声音向神哀告。

  那已经被泥土吸干了的血,怎么会发声哀告而且上达天庭﹖亚伯所流的血,那无声之声,比他痛苦中的呼喊,更能震撼人们麻木的良心。他所流的血会干涸,他的尸骸也可以葬在泥土里。但他的“血”所发出的哀声,无法埋葬。直到今天仍指控着许多因忌恨而残害同胞骨肉者的心灵。这种声音纵使封了别人的口,塞住自己的耳,还是会听见!

直捣良心

  从前的人撒谎会自责,现今人撒谎会先指责别人。在还未陷害别人之前,先准备好了各项足以证明是别人害自己的证据才开始害人。一旦事败也早有应付的办法,根本不怕有多少人知道事实的真相,只要能使知情的人保持缄默,谨守“中立”;又使不知情的相信他的谎言。日久,相信虚谎的人便远多过知道事实的人,那时说真话的人倒变成坏人,撒谎的才是好人。说谎者布局之周密,令人以为自己从没被人说服,而是细察研究之后才相信的。就这样人们便可以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改写历史了!

  只有一种无法改变,就是那些受害者的血所发的冤声,能刺破人们所编造的理由或证据,越过枪林弹雨,穿透又厚又重的铁甲,直捣人的良心!

  神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但对于这全然不敬畏神的世代,这句话人们要在神审判台前才肯相信。正如圣经所说的:“只是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提后三:13)这些现象,已见怪不怪了,因为这已经是末世了,各人要见主面的日子近了!

害怕光明

  “光”并非没有照耀黑暗,是黑暗不接受光。圣经说:“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约三:19)

  该隐杀亚伯,是黑暗害怕光明的活例子。为什么有些人会成为你的眼中钉,非除掉不可﹖因为他们所作的,会像光照出你的丑恶。基督徒是光明之子,理当勇敢地站在光中,不躲藏在罪恶的黑暗里,也不为自己掩饰罪过,更不该为着逃避责任找代罪羔羊。

必蒙怜恤

  “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这句话就是一道光亮,照耀着该隐。但该隐不爱光倒喜爱黑暗。不但不认罪,反要推卸责任。公义而慈爱的神,总是愿意人得着祂的赦免的,但对于不肯悔改的人,只好接受神公义的审判了!

  “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箴二八:13)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301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