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9 第23期

会议的流弊

吳主光

 

  会议太多实在是基督教的一大“癌肿”。许多牧师,传道人,长老,执事,一生没有做过多少工,就只是开过许多会议而已。如果将教会的会议以“人小时”来计算,往往超出了传福音,牧养辅导等工作合起来的“人小时”许多倍。为什么需要这么多会议﹖为什么事事都要开会决定﹖如果会议开得好还有建设性,如果开得不好,会议的流弊就成了分裂教会或破坏教会的最重要因素。当今基督教的急务应该是简化会议,引导会议走回属灵的方向,好让神的工人们能有更多时间去做实际的工作,推广福音。

  然而,一般教会的会议有什么流弊﹖让笔者将之简列如下:

  1. 出席会议者绝大多数不会在事前对议程中的提案先作透彻的思想,大家都是等到开会议之时才开始动脑筋。原因是抱着一种互相依赖的心理。这样临时想出来的建议,自然不会是最完满的建议,结果引来许多反对和争辩。久而久之,这样的会议造成互相批判的气氛,大家习惯了发表反面的意见,失去了正面的,有建设性的建议。障碍圣工,伤害彼此的灵性和感情,最严重者造成日后的分裂。

  2. 造成分裂的会议多因其中有三两位“大人物”抱着“代表自己讲话”的态度,坚持己见。他们忘记了当初选任他们作长老或执事的时候,目的是要他们“代表教会全体讲话”。观点与立场都错了,不惜为了自己的感受和面子而分裂教会。一己保持了,但广大无辜的会众就因他的一己而牺牲了。

  3. 会议中许多危险的意见均来自“想像”,而不是来自实际事奉中的体验与觉察。尤其是那些以做长老执事为一种“名誉”,不以为是作“仆人”的人更甚。因为他们极少像仆人一样做工,实际了解事情的真实性,乃像名誉董事一样批这批那,所有的意见均属空中楼阁。所以那些喜爱选举有钱有势,却不肯谦卑去做牧养羊群工夫的人作长老的教会有祸了,岂不知他们吃羊肉的经验多过牧羊的经验么﹖

  4. 会议中另一种危险的意见是“以自己的感受”为根据,不以“圣经的真理”为依归。请问“民主”在圣经中有何根据﹖为何事事要以投票为最后的决定﹖请问与天主教联合有何圣经教训支持﹖选有钱有势的人作长执有何圣经指示﹖今天教会里太多的事情决定是不以圣经的教训为根据的。

  5. 会议时间往往失去控制,形成议程的前头部分花费太多时间于无谓的辩论与闲谈。议程的后面部分就草草决定了或否决了,往往因时间关系,有理也说不清。因时间关系,大家都疲倦了,有理也不想听,再说下去,大家就想发脾气了。

  6. 出席会议者常因太忙而彼此甚少来往相交,差不多大家真正见面相交的地方就是每月一次的会议桌上面了。会议桌的气氛往往“公事公办,对事不对人”,于是说话不客气,造成针锋相对,积怨成仇的局面。

  7. 会议的分裂往往是那自以为聪明但行事却不实际的人所造成。聪明人会替每一个提案想出许多可能的“漏洞”来。并且为之而争辩到底。结果那可能的漏洞未必在议案执行之时出现,但因他的争辩,分裂就立即在会议桌上出现了。他愈聪明,往往就愈学不会顺服的功课。

  8. 会议的争辩往往是不平衡的:一个有研究的提案,提议者提出了十大理由来支持。只可惜他把最强最好的理由放在前,将最弱最无力的理由放在后(可能这是一般思维的程序),没有注意到最后部份的理由是听者最易记忆和最深印象的理由,而且他们的心态多半是吹毛求疵,专找缺点攻击的心态。结果大家集中批评攻击后面部份那些较弱的理由,而忘记了前面强而有力的理由了。这样往往一些最好的提案就这样被没有研究的一两票否决了。

  9. 被否决的少数人往往被不愉快的情绪支配了。于是不自觉地采取低姿态,甚至采取杯葛的姿态来回应那个自己反对的议决案。不懂得合一的见证,不明白神的旨意,不知道任何最有智慧的议决案若不能得到全体合力的支持,其结果也是逊色的,甚至会变成失败的。等到失败的事实出现了,他们就拿这失败的事实作为根据,重新提出反对。谁不知,那议案之所以失败,有极高的因素是因为他们杯葛所致。

  10. 被否决的人往往走到更激烈的地步,在毫不知情的广大群众中进行游说,建成自己的势力以抗议到底,不惜分裂教会,一定要自己的意见被接纳。其实群众是极其复杂的。在群众中,任何奇怪的意见都可以找到一些支持者的。何况在片面的游说之中,群众很容易被利用了。所以群众心理往往是盲目的。正如以弗所戏院的群众,圣经说:“他们纷纷乱乱,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大半不知道是为什么聚集”。(徒一九:32)

  11. “过半数通过”的议决方式最不合理。一则没有考虑到某些有极重份量的人的一票其实相等于数十票。某些糊涂人的一票其实是等于零;二则没有注意到好人,属灵人多会靠圣灵行事,不会拉票。反之恶人,有企图的人多会靠血气行事,常常拉票。这样就形成了给恶人有更多的方便和机会了。

  12. 议会的成员,往往多是有财势,有学位,有亲属关系的人,未有教会中各阶层的人作代表,于是议会所思想的与会众所需要的脱节。在带领教会的责任上实在未能做到最好,有时更因而造成严重的隔膜,误会,分裂。看初期教会在每日分配饭食的事上忽略了那些说希利尼话的寡妇,于是使徒门立即选了七位会讲希利尼话,有智慧,能沟通全教会各阶层的执事,专事负责管理饭食,使教会能同心合意地以祈祷传道为事。所以,笔者以为在选举长老执事的事上,应考虑以能代表全教会各阶层为准。

  会议的流弊随着人的诡计和败坏而千变万化,所以,能成功地带领一个教会的长老或长执会议,才是教会增长的一个成功的秘诀。控制一个会议不但是行政才干的问题,同时也是明白何为属灵路线和人际关系的问题。自古以来,许多罪恶均出自属血气的会议。会议败坏了,整个教会的方向也走错了,于是祸害无穷。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302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