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9 第23期

爱国

刘锐光

 

  基督徒可以爱国,也应该爱国,那是无可置疑的。但是基督徒对于爱国却必须要有正确的认识,不然必产生混乱,甚至使教会分裂。

爱国与圣经的支持

  基督徒爱国是一种自然的情怀。你生为那一国的国民,就必然应该去爱那个国家。美国人爱美国,以色列人爱以色列国,中国人爱中国。这是天公地义的事。我爱中国,只因我是中国人,流着中国人的血液,有中国人的感情,这就够了。不必强引圣经来支持我去爱国。试图从圣经找支持的都可能牵强。即使是尼希米记,以斯帖记等先知书,记载犹太人爱国忧民的事迹,也只不过是些“事例”,而不是圣经的“明训”,“原则”。我们不能将“事例”当作“原则”看。不然必产生混乱和错误。这正是今天基督教圈子中常犯的毛病。

爱国没有公式

  我们承认爱国一定有所表现,然而表现却是可以多样化的。人可以用各式各样的形式,方式去表达他爱国的情操。因为各人的性格条件,处境,才能,抱负皆不一样。故他的表现方式就自然不一样,他亦有自由用他认为对的方式去表达,这亦正是自由的可爱之处。因此,我们不能要求,更不能强迫别人要用我的方式或形式去表达。有人觉得要用武力去表达对国家的爱,有人则用游行示威去表达。有人以唱歌去表现,亦有人以文字,金钱,祷告等去表示。方式不一,但爱国的心都一样,而且同样可爱和宝贵。我们可以鼓励人以各种方式爱国,或以各人的感受和感动去报国,我们不必要求人以“一定”的方式爱国。因为这样很容易使人误以为非这样就不是爱国,亦使人容易否定别种方式的爱国,更容易造成彼此之间不必要的矛盾。“五月国运”全球华人皆响应,但就出现了一个现象,人见面就会问“有没有去游行示威”。似乎非示威不足以表示爱国,于是造成了彼此间的批评。教会同样受到这种冲击,互相责骂,互相攻击,而且还振振有词,殊不知都因“爱国”的问题,分裂了基督的身体而不自知,这种严重性,可惜很多人看不到。

爱国没有地域

  爱国其实也是没有地域之分的。

  中国和东南亚政治动荡,多年以来就不断出现移民潮,香港尤甚。移民问题亦牵涉到爱国问题。

  为了鼓励人爱国,不少人激动地说:“誓死不移民”,“承担民族使命”,“送儿女回北京读书”。这种激情,傲气是可爱的,可敬爱的。不过有些人却激情过度,认为移民是不肯承担民族使命,不负责任的,甚至是不爱国的。

  所罗巴伯,以斯拉,尼希米等人都是爱国的,一看见祖国有需要,就回去承担重建家国的重任,但是顶希奇的,犹太人却没有否定但以理,以斯帖等同样是爱国的。虽则但以理在被掳七十年届满时,仍留在波斯作宰相而没有和所罗巴伯等回国参加建设。以斯帖也没有回归以色列,反留在波斯作王后。

  这些事例说明,不要以地域去区分人是否爱国,不要以人的“去”,“留”作为衡量爱国的标准。我们可以肯定回国或留于本国承担民族使命的人是爱国,但我们一点不敢认定出国或留居外国的人就是不爱国。以地域去区分人是否爱国是有问题的。

  第一,它将爱国等同“不离开祖国”,明显的是狭窄的,不够成熟的。

  第二,它定了凡移民外地的人以不爱国的罪,明显这是不公平的。移民外地的人都是各人有原因的,有的是合情合理的,我们断不应加以论断,即使有人是因为“怕受苦”,“怕被迫害”,而“逃”居外国,我们也不应去论断,因为他们是诚实的面对自己,承认自己的“软弱”,(若果“怕”是一种软弱的话)。承担时艰,是勇敢的,是伟大的,是该受赞扬的,但是那些“怕”的人是否就该扣以“不爱国”的罪名呢﹖

  第三,它忽视了华侨历来在爱国方面的贡献。他们身居海外,心仍然爱中国。华侨对祖国在各方面的贡献,无论是金钱上,精神上,甚至是政治,革命上都是目共睹的,我们怎能抹煞呢!

  留居于国土的人可以是爱国的,而离开国土的人也同样可以是爱国的,我们要看得公正持平。

爱国勿忘爱神

  基督徒应该爱国,但基督徒更应该爱神。圣经明说:“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首要的,是诫命的第一。若果我们能用爱国的热诚和行动去爱神,去为神,我想教会就一定更兴旺,就有更多人归主,政治,人心就不会那么腐败了。真正能救我们国家的其实是我们的主,我们的神。

  自由和民主是要争取的,但那仍只不过是肉身的释放和自由,若人的灵魂和生命不更新,国家仍然是没有前途的。这个贪官暴君倒下去,那个起来的仍可能是贪官暴君。中国近代历史不正是向我们说明这个道理吗﹖

  真正救国之道是要尽快将救恩向中国同胞传开,使中国人心灵和生命因主耶稣基督得以更新,里面改变,外面才能改变。

  人可以为地上的国抛头颅,洒热血,可以不顾一切,基督徒啊,肯为神的国而摆上你们的一切么﹖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303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