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89.11 第24期

计算代价

陈明斌

 

经文:路加福音第十四章二十五至三十一节

  按常理,一个人备受他人拥戴应是非常兴奋,来者不拒才是。但主耶稣却不是这样。

  当时有“极多的人”要和耶稣同行。究竟多少人才算“极多”呢﹖路加福音第十二章一节说有“几万人”,故此,据估计在此没有几万,也应有几千才能用“极多的人”来形容。

  这么多的人要跟从耶稣,祂应该高兴,绝不会嫌弃他们的。但正当一群人随祂而行时,突然,祂转过身来,群众当然也全部停步。这“转过来”似乎代表了一个“体语”(Body language ),意思是说“慢着”!

  昔日的人与耶稣同行,并不像我们今天“口头”上的同行,是否同行,只有自己才知道。他们是要放下当时的工作和家人去跟从主,还有一件难事,就是根本不知主耶稣要往那里去,下一站将是何处。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么多人跟着祂﹖从上文我们可以知道耶稣医治了好些病人,故此,群众中可能有人指望得医治,有人指望见神迹,有心指望祂复兴以色列国,有人希望吃饼得饱,有人希望听祂极有能力的道理。无论如何,既与耶稣同行,按表面看来,他们就是祂的门徒,但耶稣所要的不是表面的门徒,祂要的是“真真实实”的门徒。

  耶稣列出作祂门徒的两个条件:

一.“恨”

  中文圣经译作“不爱我胜过”,代替“恨”字,用意使人容易了解和接受。但要真正明白这句话,却要按原来的“恨”字来领会。主耶稣要他们(包括所有跟从的人)“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兄弟和姊妹…否则不能作祂的门徒。听了主耶稣这番话仍要誓死跟从的人,只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人根本不爱他自己的至亲,连妻子也不爱;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爱主耶稣到一个地步,所有人(包括自己的性命)也不能取代主。他与主耶稣的爱情绝不容第三者的障碍。在程度上,他爱主的“爱”,比起他“爱他人”的爱,可以用“爱”,“恨”相比。其实,他不是不爱他的至亲,乃是他极爱他的主。看来,“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倒是译得不错。

二.“背十架”

  要知道当时主尚未钉十架,群众固然知道十架为何物,但“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之观念却不存在。背自己的十字架,对他们而言就是要受苦,受刑,受羞辱,最后当然是要死且死得很痛苦。故此,凡要继续与耶稣同行的人要心里先作准备,除了有神迹看,有东西吃,有道听之外,还有苦难,羞辱甚至死亡等待他们。耶稣并没有说谎,看祂的十二个门徒如何殉道,就知道祂所言不虚。

  难怪,主“说”慢着,叫他们好好“坐下”,“计算”和酌量。今日,我们传福音往往只注重“平安”,“喜乐”,“有意义人生”,有没有叫人坐下计算代价才“跟从”主﹖究竟要计算什么代价呢﹖以下是三个例子。

  1. “盖楼”

  作主门徒与盖楼又有什么相近之处﹖有的,两者都要有所“花费”和“牺牲”。盖楼的人不但要算出全部已知的花费,更要计算额外的支出,若然不够资金,或认为所要花费不值,就不动土为佳。至于作主门徒,问题不会出于资金不够,乃是嫌代价太大;不在乎有多少可摆上,乃在乎我们是否肯“完全”摆上。今天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的人比比皆是。既然不愿摆上金银宝石去完成楼房,又不愿被人笑话,因此就用草木禾秸去建造。这种又爱世界,又爱神的生活又可以维持多久呢﹖

  2. “打仗”

  作主门徒与打仗当然相近,二者都要用兵,奇怪的是主在这比喻中以“一万兵”形容门徒,以“二万兵”形容敌人,这岂不是输定了﹖是的,凭我们自己与仇敌相争是输定了的。世上的事(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是摸得到,看得到,感觉得到的。我们若诚实就必须承认,罪中之乐其力如二万兵;至于属灵之事,摸不到,看不到,只能凭信感觉得到,其吸引力就只像一万兵了!但感谢神,我们得胜不是靠自己的一万兵,是要靠主作元帅,得胜在乎“谁作元帅”。

  所以作主门徒的完全摆上,生命中由主作“元帅”,这就是“撇下一切”的意思。

  3. “失味的盐”

  从失味的盐的比喻可以听到主耶稣的“叹息”!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你听到吗﹖

  盐本是用来调味。同样,门徒跟从主是要被主所用,不是单要得各样属灵的福气。盐若是失了味,还可以“叫做”盐吗﹖它原是能给人咸味的,那能使别人咸的,自己却失了味,还有什么能使它咸呢﹖你若用科学分析,它仍是盐,但已失去原来的功用。门徒若因不愿完全摆上以致用草木禾秸建造楼房,他虽有他的信仰,但不能为主所用,或用在田里,或堆在粪里,“都不合式”,“只好”丢在外面了。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406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