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1997.3 第68期

信徒对上帝主权的信念

于中旻

 

一.圣徒的信念

  在炎热的夏天,大地一片焦黄,骄阳在天空施威,彷佛要把沃土变成沙漠,把影儿和浮云一起融化。那时,看到一棵巨大翠绿的树,巍然的,奇迹般的耸立在那里,叫人心中泛起崇敬和希望。先知耶利米写道:

  “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耶一七:7,8)

  这棵树经得起炎热的考验,还能结出果子,是为何与众不同?它的秘密在哪里?是因为根扎得深在水边。在这里“倚靠”,原文作batach,是“信靠”,信念”的意思。

  在腓立比书第一章里的peitho,意思大略相同,共出现三次,中译为“深信”(6节),“笃信不疑”(14节),“深信”(25节)。在几个英文译本中,钦定本(KJV)译作 confident (6,14节) 及confidence (25节);其余的如:NIV,NAS,RSV,NE,JB 及 J.N. Darby等,用纷杂不同的字,表达类似的意思,就是“信念”

  信主事奉主的人,遇到同样的患难迫害,却有不同的结果,原因是信念不同。就像在巨风暴雨过后,有的树倒下去了,连根拔起;有的树却屹立不动,不过略损枝叶,那是因为他的根深深扎入地里。其不同在此。

  人作一项事业,信念越深,意志越坚定,行动越积极,成功也就越大。信徒知道,“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一四:22),只有深的信念,与主连合在一起,才可以胜过艰难,站立得稳,至终在主永远荣耀里。

二.对上帝主权的信念

  1.保罗的信念

  “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一:6)

  主在选召保罗的时候,差遣亚拿尼亚去为他按手,并且指示说:“(保罗)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徒九:15,16)

  亚拿尼亚是谁﹖是在大马色的一个门徒。为什么差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去为使徒保罗按手﹖主需要一个人去宣达祂的使命,并且作见证;另一个原因,是要显示神的主权:不在乎人的学问,才能,声望,地位。

  事情就这样成就了;虽然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保罗所受的苦难,危险,真是难述;他自己说是“天天冒死”(林前一五:31)!追述其一段经历,保罗说:“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祂将来还是救我们。”(林后一:8-10)

  保罗并没改行易志,没有怨叹灰心。他承受难以相信的苦难,以难以相信的坚忍,成就了难以相信的事工,行了神的旨意。这怎么能作得来﹖是因为保罗有深而坚定的信念:“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神是全能的;神有完全的主权。你的生命不要紧,神的旨意必成就。

  腓立比这个城市,在保罗生命和事奉的历程上,有重要的地位,也是教会历史的转捩点。

  在保罗第二次布道旅程中,圣灵引导他们到小亚西亚以外的地区:“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徒一六:9)保罗等人以为是神召他们去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就顺从乘船去了。

  2.上帝主权的权威

  腓立比是马其顿的首邑。保罗在那住了不到两周。在一次安息日聚会的讲道中,一个颇有社会地位的妇人吕底亚信了主。但因为赶出一个附着使女的的巫鬼,受到攻击,被关在监里,并且受了刑杖致伤。到此地步,谁能仍然相信是神的引导﹖谁能不灰心丧志﹖但保罗和西拉被关在监里,暗夜无光,却没有楚囚对泣,竟会“祷告唱诗赞美神”!忽然一次强烈地震发生,监门全开,众囚犯的锁炼也都松开。狱卒以为这可完了,监守不力,按罗马法要被判处死刑,想要拔刀自杀。想不到那两名被打的新囚犯,竟然对他关心,叫他不要自杀,并且保证所有囚犯都在那里。狱卒受了感动,惊吓之后,问起: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回答是“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于是他们全家听了主的道,全家信了主,全家得救了。结果夜里有了光明的希望,监狱中洋溢着自由的喜乐。(徒一六:16-40)

  于是腓立比微小的教会,就这样开始了。苦难中结出的果子,成为欧洲福音的基地。这个教会的发展,及其对福音广传长久的影响,是神主权的见证。在小亚西亚的“禁止”与“不许”(徒一六:6,7),是神的主权。在特罗亚的异象与引导(徒一六:8-10),是神的主权。在腓立比的河边(徒一六:13-15),是神的主权。在腓立比的被攻击,受苦难,进监狱,是神的主权。忽然来的大地震,使人心受震动,都是神的主权。河边水溪旁的聚集敬拜,吕底亚家的团契,也都是神的主权。

  甜美的记忆是灵魂宝贵的资产。腓立比教会在保罗的记忆里,是美好的,是他的欣慰。他写道:

  “我每逢想念你们,就感谢我的神;每逢为你们众人祈求的时候,常是欢欢喜喜的祈求。因为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你们常是同心合意的兴旺福音。”(腓一:3-5)

  3.对上帝主权的顺服

  使徒保罗不是一个应付工作的宗教人,他真是以祈祷传道为事。他像旧约里的大祭司一样,胸牌上刻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常常挂在心头,为他们在天父面前代祷。他说:“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一一:28-29)可见保罗是个有负担的人,是注重祷告的人,在灵里托住众教会。在他的祷告中,记念加拉太教会,因为他们无知,被律法派搅扰,“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加一:7);他记念哥林多教会;因为他们当中有党争;有不道德的事;他为以弗所教会代祷;求主使他们真认识神和天上的基业,使他们有爱心(弗一:17-20;三:16-21)。唯有在为腓立比教会祈求的时候,他心里满了喜乐,从心里涌出赞美感谢。我们可以知道,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个教会。

  保罗为什么特别欣赏这个教会呢﹖
  因为这个教会,可能从吕底亚家的聚会开始,从头一天就与众不同。他们没有以发展自己的教会事业为满足,不曾想到建立高大辉煌的教堂,或是在过自己的社交生活;而是“同心合意的兴旺福音。”他们更没有忘记主的大使命,努力把主复活赦罪救恩的好消息,传扬出去,使主真理的光辉,照亮黑暗的世代。这正是保罗的心志。

  福音的事工,不在于人的智慧,财力。“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四:6)正如使人相信接受福音的,不是人的力量,完全是神的主权;同样的,需要仰望神的保守与成全。既是“靠圣灵入门”,就不能“靠肉身成全”(加三:3)。

  人生在罪恶中,被罪恶所捆绑,就像保罗西拉在监狱中,被锁炼捆拘,不能自己解脱;只有主耶稣救恩的大能,可以震脱锁炼,开启狱门,使人得以自由。现代人想用心理学,或借音乐,灯光,环境,气氛,或用花言巧语,影响人的情感,转移人的意志,以使人相信,以代替圣灵的工作,代替神的主权。其实不论如何用人的方法,总不能给人生命。“风随着意思吹”(约三:8)。神有最高的主权,人为的其他因素只是次因。

  圣经说:“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人;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王子。”(诗一一八:8,9)“你们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他一点不能帮助;他的气一断,就归回尘土;他所打算的,当日就消灭了。以雅各的神为帮助,仰望耶和华他神的,这人便为有福。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祂守诚实,直到永远。”(诗一四六:3-6)因为人的生命和能力,都是有限的;神有无限的大能,是永活的神。主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启二二:13)因此,祂是“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一二:2)我们可以信靠神,因为神有完全的主权。

  保罗也相信,神凭祂最高的主权,“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林前一二:18)。他说:“我为你们有这样的意念,原是应当的;因为你们常在我心里,无论我是在捆锁之中,是辩明证实福音的时候,你们都与我一同得恩。”(腓一:7)这是说,因为神的思典,我们得救了,成为一个身体,无论是为道受苦被捆锁,或为福音真道打美好的仗,都一同有分。这不是出于天然人的情感,甚至超越了同一心志的爱,而是因为我们同有一个在天上的头,所以有这分关切:“我体会基督耶稣的心肠,切切的想念你们众人;这是神可以给我作见证的。”(腓一:8)

  4.对上帝主权的回应

  保罗对这个教会,深切的期望,显明在他的祷告上:

  “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并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叫荣耀称赞归与神。”(腓一:9-11)

  圣徒的恩赐,是“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一二:11);圣徒“信心的大小”,是神所定量分给各人的(罗一二:3)。同时,神在各人身上,有祂命定的旨意,期望圣徒长成身量,成就祂的事工,使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完满达成神的计画。

  保罗的祷告,不是为了求自己的好处,而是为腓立比教会祷告;不是为他们属地的显达,而是为了他们属灵的长进。他祷告开始是为了别人:“你们”,这是他的动机;他祷告的结束,是为了神的荣耀。

  这是保罗理想的长成的教会:

  (a) 真知平衡爱心──爱心是可贵的,但没有知识引导的爱心,是危险的。米迦的母亲爱她的儿子,以致纵容他偷盗,为他造偶像,是“任意而行”的邪恶例子,贻害无尽。(士一七章)以色列人爱他们的士师基甸,盲目的英雄崇拜,成为全族的网罗。(士八:22-27)神的百姓是“因无知识而灭亡”(何四:6)。在另一方面,只有冰冷的知识而没有爱心,只“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林前八:1)。所以爱心要与真知识平衡,以真知识为基础,增多而又增多。

  (b) 信仰化为行动──信仰不是叫信徒作审判官。能分别是非,是可以分辨方向,但最好最精确的地图,不能成功为天方夜谭中的魔毡,不能带你去任何地方。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所以神要祂儿女“作诚实无过的人”,“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二:10)

  (c) 靠主活而荣主──信徒靠自己不会结出“仁义的果子”;必须信主得新生命,而时时与主相连,如葡萄枝连在树上。主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祂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约一五:5,8);“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既然自己没有什么可夸的,葡萄枝存在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自己,而只是为了出产“使神明和人喜乐的新酒”(士九:13),使人得益处,并荣耀归于神。

  腓立比教会,当然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地步。但保罗深信神的主权,深信基督是教会的头,祂会保守,祂会成就。“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一:6),是说救主耶稣,是神兴起“拯救的角”,把祂的百姓“从仇敌手中被救出来”(路一:69,74);祂也是基督,荣耀的君王(腓一:10),我们要在祂的国度里一同有分。

  5. 先贤的信念

  保罗走十字架的道路,越走越窄,被关在监狱里,成了走投无路。但他对神的主权有极深的信念,“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林后四:8)!人在四堵墙中间,正是“囚”字;但因为有信念的光,囚室中的使徒保罗竟大有喜乐!

  先知耶利米蒙召传神的话,“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耶一:18)。他的工作艰难,没有荣耀,不受欢迎,受许多的苦;清楚的看到社会的腐败,宗教的黑暗,政治的窳劣;他自己身在围城破国,为犹大的境况哀哭,而邪恶的领袖们,无力抗御入侵的敌人,却用他们的能力权柄来虐待先知,把耶利米下在淤泥的地牢中,真是情何以堪!先知耶利米在夜间四面黑暗的时候,抬头仰望夜空,满布着灿烂的群星;强烈的暴风雨,摇撼着房屋和树木。他想到:“耶和华是真神,是活神,是永远的王。…耶和华用能力创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用聪明铺张穹苍。祂一发声,空中便有多水激动;祂使云雾从地极上腾,祂造电随雨而闪,从祂府库中带出风来。”(耶一○:10-13)他知道,大能的神耶和华,有完全至高的主权。

  先知以西结,亡国被掳,在那时蒙召,往悖逆无耻硬心的以色列人中工作,是何等艰难。但看见了神的荣耀向他显现,得到神指示他将来复兴的荣耀景象,知道了神的主权,就有喜乐,有力量。

  先知哈巴谷看见罪恶不义猖狂,敌人侵掠,而向神哀诉。在守望楼上得到了主的答覆,知道“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惟义人必因信得生”(哈二:4)。认识了神的主权,先知在黑暗的环境中,他信心的眼睛透过黑暗而看见神,就发出欢乐。

  韦斯敏斯德信条说:“凡神在祂爱子里收纳,并用祂的灵有效的召选而成为圣洁的人,虽不能完全,也不能至终从恩典的地位中堕落;反要保守这地位,一直到底,永远得救。”因为神有至高的主权。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6804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