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2009.7 第142期

文宣兴邦与丧邦

于中旻

 

  神给人特别的恩赐之一,是语文的本能。我们必须珍视这恩赐,善用这恩赐。宗教改革领袖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曾说:“神给人最大的恩赐,在救恩之外,要算印刷机。”实在不是过当之论。
  不过,远在有印刷机之前,神就作文字的工作,确是与救恩有关;只是有了印刷,救恩得以更迅速有效的广传。
  该隐犯罪,杀害自己的兄弟,怕遇见他的人杀他;“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了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杀他。”(创四:15)这“记号”,有人以为就是文字的起始。文字就是意念的记号。起始用于救恩的记号。
  神拣选以色列人,领他们出埃及,颁布十条诫命给他们,要他们谨守遵行;是神自己用指头,写在石版上(出三一:18)。这重要的文字事工,是要他们作圣洁的子民,与地上的万民有分别。
  神预先吩咐以色列人,到他们进入迦南地后,

你总要立耶和华你神所拣选的人为王;必从你弟兄中立一人,不可立你弟兄以外的人为王…登了国位,就要将祭司利未人面前的这律法书,为自己抄录一本,存在他那里,要平生诵读,好学习敬畏耶和华他的神,谨守遵行这律法书上的一切言语和这些律例;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气傲,偏左偏右,离了这诫命。这样他和他的子孙,便可在以色列中在国位上年长日久。(申一七:15-20)

  相反的,看犹大国末代的恶王之一约雅敬,不仅违背神文字的律法,更硬心背道,听了耶利米口述,巴录所笔记的话,藐视先知传的神谕,不敬畏悔改,硬着颈项,“用文士的刀,将书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烧尽了。”(耶三六:23-32)当然,反抗文宣圣工,并不能限制神的作为,只是因他自己的罪孽受咒诅,遭刑罚,显明神是轻慢不得的。
  古代君王不一定识字。神吩咐要君王登位,抄录律法书,并非要他们亲手写,当然可以命人代抄。但敬畏神的话,是不容忽视的。约雅敬要人读先知的书给他听,可能是他忽略了教育,自己看不懂,显然不曾“平生诵读”;但他的傲慢与固执,不肯悔改,是无可原谅的。

耶和华论到犹大王约雅敬说:“他后裔中必没有人坐在大卫的宝座上,他的尸首必被抛弃,白日受炎热,黑夜受寒霜。我必因他和他后裔,并他臣仆的罪孽,刑罚他们。我要使我所说的一切灾祸,临到他们和耶路撒冷的臣民,并犹大人,只是他们不听。”(耶三六:30-31)

  大卫和所罗门父子,都擅场文学。他在世末后的诗歌中说:“耶西的儿子得居高位,是雅各神所膏的,作以色列的美歌者说:‘耶和华的灵借着我说,祂的话在我口中’。”(撒下二三:1-2)可见诗人不仅要有文学的素养,更在于其敬畏神,有神的灵同在,才可以作神的先知(徒二:30)。他们所写的,也成为世界文学的瑰宝。
  可惜,并不是所有的以色列王,都是这样。
  犹大国的希西家王,行耶和华看为正的事。他拨乱反正,不行他父亲亚哈斯的道,而效法他祖大卫所行的。那时,北国以色列在亚述侵凌之下,国势砧危,大部分疆土失去(于希西家九年时亡国被掳)。希西家不仅领导南国犹大的复兴,也不忘记北国原是自己的同胞,同一血统宗族。他知道文字工作不受国界的限制,写信给以法莲和玛拿西人,劝告他们到耶路撒冷同照律法的规定,守逾越节(代下三○:1-11)。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接受他的信,然而亚设,玛拿西,西布伦中,也有人自卑,听命上耶路撒冷守逾越节。
  希西家也颇有文字修养,在蒙神特别的恩典重病痊愈以后,作诗记念神拯救,“要一生一世,在耶和华殿中,唱我的诗歌。”(赛三八:9-20)绝不像忘恩负义的人,事过境迁,把神忘记了。他写了诗歌,不仅自己歌唱,也留下了文字的纪录。
  希西家对文字宣道的贡献,还有着人誊录所罗门的箴言(箴二五:1)。箴言第二十五章以后的经文,虽然没有人否认是所罗门写的,但经过恶王背道,宗教衰落之后,可能已经湮没不彰。是着意文宣的贤王希西家,叫人复制流传,使后人受惠。
  犹大国的末季,有一次回光返照的复兴,是在约西亚的时代。这在被掳分散前的最后机会,也是与文字有关。
  约西亚敬畏神的话。(代下三四:14-33)他上两代的王,玛拿西和亚们,相继行恶,违背真神,崇拜偶像,不遵行耶和华的道,以至在耶和华的殿院中,为天上的万象筑坛。到了约西亚,幼龄即位,受到良好的教育,也学习文字。到了在位十八年,这位青年有为的王,下令修耶和华的殿;在修殿的过程中,发现了久被尘封的律法书。
  显然他是个识字的王,也注重文字工作。他读得通圣经,并且肯自己朗读给人民听,并且以身作则的信从神的话,引导百姓悔改,是何等的难得啊!约西亚明白圣经,也知道自己的地位,站在当站的地方,宣讲神的话。(王下二三:1-3)这是多么可爱的景象!
  以华人教会为例,在世界上有些地区,可说安定繁荣,人民有相当的自由;只是教会并不增长,反有减降的现象。看缅甸地区,政治不清明,人民缺乏自由,华人更遭限制和欺压,经济困窘,传道人短缺,水平也低,待遇低就不必讲了,加以移民大量流出。在这样情形下,教会增长该有足够的理由悲观吧?不!教会奇迹似的增长!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们注重文宣事工!以圣经为根基,发展文字布道和栽培,攻破人思想的营垒,是教会迅速增长的原因。
  这可以看出神的旨意:注重圣文者则兴,反对圣文者则衰。
  深愿各地华人教会,奋起以文字弘扬主道,圣灵恩雨降下,得以复兴遍地,迎接主荣耀再临。阿们。

金灯台活页刊第一四二期 09.7
作者于中旻博士前为新加坡神学院讲师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4205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