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2011.3 第152期

追忆恩师的点点滴滴

朱志伟

 

  恩师陈终道牧师毕生在文字宣道和神学教育上的贡献巨大;他对圣经的熟练和在讲解圣经上的深入浅出,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而我最不能忘记的,是在四年的神学生涯中(新加坡神学院,1974-1977),看着他天天戴上颈圈,用左手执笔写作和画黑板。
  在那个未有中文电脑打字的年代,一个文字工作者,还是需要提笔爬格子。陈牧师一生致力以文字传扬主道,偏偏在他的新约书信读经讲义撰写得如火如荼之际,他的颈项软垫骨走位压住神经线,导致右手麻痹痠痛,医生给他戴上颈圈,可以支持颈项的压力,稍微减轻痛楚。那是1971年夏天的事。本来只是麻痹痠痛,但后来因为出门领会,右手用力提行李,结果情况恶化,右手渐渐不能执笔,而且伏案不到半小时,便因痠痛的感觉而精神涣散。我们一班同学,看着他如何忍痛坚持写作,看着他如何改用左手执笔写字和画黑板,连左手也练出一手好字来,都惊佩不已。
  陈牧师这份重视和坚持文字工作的精神,深深的影响着我。当年我和几个同学,有幸为他誊写新约书信读经讲义的稿件,在这项文字工作上与他一同有分,实在深感有福有荣;更加有福的,是我们一班学生,能够比任何读者先受他著作的造就,因为我们上课所用的教材,正是他著作的手稿;而且我们能够得他亲身讲授!
  1986年,陈牧师在加拿大所创办的金灯台活页刊正式成为超宗派的刊物;为着能将金灯台供应给全球华人教会,他在各地邀请同工担任委员。因他定意将金灯台的全球发行中心设在香港,就将金灯台的全球发行工作交托给我,并以委任的语气郑重地对我说:“你一定要担任金灯台的主席,以后也要由牧师来担任。因为在前线牧会的人,才知道羊群真正的需要。”我只是牧师,不是从事文字工作的人,也自知不是这方面的材料;但陈牧师这番话,让我知道文字工作和牧养工作的重大关系,既明白了恩师的教诲,也就毅然肩负起这个重任,带领金灯台活页刊的事工。这二十五年来,偶尔遇到同工同道向我泼冷水,认为金灯台活页刊是难以维持和发展的,必定焦头烂额。虽然经历过几许艰苦岁月,但神很恩待和赐福,使用金灯台的文字工作,至今仍在为祂发光。
  陈牧师一直记挂着中国大陆信徒的需要;在1990年代初当金灯台出版社建立了稳定的基础之后,陈牧师随即委托我们在香港出版新约书信读经讲义的简体字版,赠送中国大陆教会,这套书旋即在大陆教会风行起来,盗版翻印相继出现。后来我们再为这一套十册的著作出版简体字合订本,取名新约书信详解,继续广传。陈牧师1995年严重心脏病发之后,念念不忘要写使徒行传的讲义,因为完成此书,他的读经讲义就涵括全部新约了。不过,早在我在神学院受造就的日子,就知道恩师的心愿:其实他极其渴望撰写旧约的讲义,特别是摩西五经的讲义。
  神兴起使用陈牧师,成为一代伟大的文宣勇士和神学教师。他的解经实用正统,而且一生的文字和事奉都是超宗派的,所以对普世华人教会有广泛和深远的影响。他创办金灯台,以期刊的形式按时分粮,务求以文字造就信徒,订定“讲解救道,造就灵命,探讨圣工,实用研经”的选材原则,为金灯台确立鲜明的宗旨,带给我们清晰的异象,以至金灯台能在他所定好的规范上稳定发展,是他留给教会另一项宝贵的遗产。
  忠于主道,默默耕耘,陈牧师的楷模是神给我们后辈牧人的瑰宝,愿我们都珍视和效法。

 

金灯台活页刊第一五二期 2011.3
朱志伟牧师为本社董事会主席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5215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