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2016.11 第186期

伟大的函授神学

于中旻

 

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20:31)

  近年来,我们眼看着网上教学的兴起。从前,人对函授学位轻视,给个雅号“邮购学位”;现在,名门正派的学校,也有网上教学。当然,这是随着互联网普遍来的。

  教会该怎么作?我们可曾想到“网上迦玛列”?

函授的思考

  或许,有人说:函授教育的缺点,是不能看见可以效法的教师模范,不能有充分学习效果,因此断定函授产生的好学生很少;殊不知面授的坏学生更多,但不能因此就完全废止神学。即使如主耶稣那样的好教师,门下也出过叛徒犹大!

  首先,我们应该知道,教学品质的问题,不在于用什么方式,面授与函授,并没有差别,如果碰到朽木不可雕的宰予,懒惰而不肯用心,甚至先自“画”不进步;或遇到想走捷径,买学位的败类,总拿他没法。所以在电通发达便捷的时代,不妨迅速构思采行函授。

函授的合宜

  说来这并不能算是新的事,是二千年前的“古道”:新约圣经所包涵的,不是别的,是二十七卷“函授神学”课程。当然,没有谁可以否定前贤们传扬福音的努力,以至殉道的见证,圣灵同工的伟大效益,主的道不被捆绑,传到地极。可是,总不能忽略文宣的效能,而且无论如何强调,绝非过分,因为至今仍然是还未充分开发的能源。

  马可福音第十三章10节“福音必须先传给万民”,在KJV的翻译原是“The gospel must first be published among all nations.”当然,在这里“be published”是指公开宣扬的意思,不仅限于印刷;不过,也不排除印刷。因“publish”同public, publicus有关,都是“公众”的字源。主耶稣说话的时候,印刷技术自然还没问世,不论什么样的方式,只要能够达到公众了解,使其能正确接受福音,就是完成了基督的大使命。

  经验和常识告诉我们,要群众来到学校困难,把学校移到群众容易;而以函授教导群众,则更为容易。而使今人就教古人,根本无法办到;但借着函授,不仅能神交古人,且能够与今之学者交谈,岂不更为有益?

函授的实践

  先知耶利米曾说:“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耶六:16)这话是要人民在正误之间选择;但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是不要对“古道”弃而不取,更不能以为过时。

  其实,耶利米书从写成,到传播,就是函授的典型:先知领受上面来的启示,经过与他同工的书记巴录抄写,传述,不仅给予当时犹太人以盼望,相信等候“七十年”的应许来临,也成为教会信仰的根基。

  函授实施的成功与否,决定于教员,教材,教法,再加上最重要的一隅:受教者。耶利米的时代,从君王,到政治巨头,宗教领袖,都漠视神的话,怙恶不悛,受到当得的报应,也成为后世的鉴戒。

  这是工商业的时代。各样的宣传手法,被采用在布道上,竟然以为是在作“上帝的推销员”,视福音等同企业。当然,目标正确,在方法上并不足为非,但忽略扎实的,隐藏无声的文宣,是巨大的损失;因为文字宣道,比起搞轰轰烈烈的群众布道,更坚实而有持久功效。我们现在共有的信仰基础,哪不是来自当年神仆人笔下出来的神学教材?

  我们且想想看,如果没有新约的函授,教会历史是什么情形。

  圣经所说的真道,教训,都是记以传授。如果没有这些记载,当最后一名亲见亲闻基督教导的人离世,必定会言各人殊,真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那还堪想像吗?

函授的定位

  说到这里,我们会问:谁来函授呢?一般认为作函授工作的,是二三流,甚或未入流货色;其实,保罗很认真的作函授,十分重视函授。我们发现他写道:“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凡我的信都以此为记,我的笔迹就是这样。”(帖后三:17)可见使徒不是随便由秘书代写代发,而是非常着意。不少人想,“话是风,笔是踪”,所以随便讲话,假托圣灵引导,实在是不负责任。更有人异想天开,以为“信口开河”是凭信心开口,流出活水江河!当然,还有人冒使徒之名写信(帖后二:2-3),迷惑信徒。不过,函授必须是由纯正的信仰,传递正确的信息。

  因此,传道人如果真以拓展神的国度为心,都该积极训练从事文宣,以函授宣扬主道。至少我们要有基本认识,文宣事奉绝不是次等的事奉。

  很久前,曾有人提出文宣士“定位”的问题。

  有人说:今天“按立”的教牧数目过多了,形成“困苦流离如同牧人没有羊一般”,实在不足以解决教会面对的问题。可是,谁曾听见过“文宣士”?其名古已有之:V.D.M.(Verbi Dei Minister = Minister of the Word of God)这个名称,就正切合。

  不过,这不是说,必须有“名位”才肯作事,更不是说,要与现有的教职人员搞对立;而纯为提高注意,让人知道文宣这回事的重要。忠心认真的教牧,已经为教会留下了荣耀的绩效,成为永久的遗产,至今仍然使人得益处;盼望今代的基督徒,靠圣灵的引导启示,继续努力。

 

金灯台活页刊第186期 2016.11
作者于中旻博士为文宣士

插图:Agnes Leung(agnesleung.com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8603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