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2017.7 第190期

充满挣扎的信仰人生

黄朱伦

 

经文:诗篇第七十三篇

   从诗篇的整体结构来看,卷一和卷二诗篇出现最多的诗歌文体是哀歌;而卷四和卷五出现最多的诗歌文体是赞美诗。卷三穿插在两组之间,似乎扮演衔接前面两卷与后面两卷的角色;这前后两组从悲到喜,看来卷三极可能扮演一个关键性的角色,它的功能与作用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

   我们要特别注意,卷一第一篇的智慧诗和第二篇的君王诗成为整本诗篇的序言,所以整本诗篇是由两条主线同时编辑而成的。我们不单要重视君王诗在卷与卷之间接缝处的独特作用,也须同样重视智慧诗在接缝处的独特作用。整本诗篇里重要衔接部分与智慧有关的诗篇,包含第一篇、第七十三篇和第九十篇,都是卷一、卷三和卷四首篇重要的诗篇,在某程度上明显指向有关智慧的重要课题。智慧诗通常反思人生苦难的经历和问题,或在面对个人生命经历与个人宗教信仰内涵存有非常的矛盾和难以谐调时,即进行反思,就如神的公义与慈爱的问题等等,这些都属于智慧诗的范畴。智慧诗和君王诗在卷与卷之间的接缝处,都是交错衔接的。例如:卷一第一篇是智慧诗,第二篇是君王诗。接下来卷一和卷二的结束是一首君王诗(第七十二篇),而卷三的第一篇(第七十三篇),也就是整本共五卷诗篇的中间位置,竟然是一首智慧诗。然后卷三的结束又是一首君王诗(第八十九篇),这篇更是对大卫王朝的兴亡,作了最后的交代。卷四的第一篇(第九十篇)是有另一种角度的智慧诗,相比之前的智慧诗,这篇有更高的智慧功能。而卷四的结束是以色列重要史事的回顾,然后才进入卷五,带出新的弥赛亚,即大卫后裔的终极期待。最后,神成就了前面所期待的一切,把祂的启示推到最后的高峰,以致诗人不断地赞美祂;这是何等的重要!

   从君王诗的角度来看,卷三的最后一篇(第八十九篇)是重要的分水岭。然而,从智慧诗的角度来看,卷三的第一篇(第七十三篇)才是分水岭。所以我们可以这样作结论:卷三扮演的角色和卷一、卷二有相当的差别,第七十三篇解决了和个人苦难有关的智慧问题;而第八十九篇却解决了和国家兴亡有关的大卫王朝的问题。同时,这两条主线是并驾齐驱地在卷三里向前迈进─即从开首的第七十三篇至结束的八十九篇。卷四的首篇(第九十篇)则进一步为整个由悲变喜的过程作出决定性的贡献。本文先探讨第七十三篇。

   第七十三篇是卷三的首篇,是一首对人生丰富经历有许多反思的智慧诗:神真是公义与慈爱吗?神真的掌管万有吗?第1节宣告诗人对立约的神的基本信念─“神实在善待以色列,善待那些内心清洁的人。”耶和华神永远是以色列的神。但是接下来从第2节一直到第14节,诗人毫不隐瞒地吐露心中许多不平、愤怒与失望。他向神申诉:

至于我,我的脚几乎滑跌,我险些跌倒。我看见恶人兴隆,我就嫉妒狂傲的人。(2-3节)

我谨守我心纯洁实在徒然;我洗手表明清白也是枉然。因为我终日受伤害,每天早晨受惩罚。(13-14节)

我思想要明白这事,我就看为烦恼。(16节)

   对于恶人凡事顺利以致猖狂,诗人深感不满与疑惑:

他们没有痛苦,他们的身体又健康又肥壮。他们没有一般人所受的苦难,也不像普通人一样遭遇灾害。所以,骄傲像炼子戴在他们的颈项上,强暴好像衣裳穿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罪孽是出于麻木的心,他们心里的恶念泛滥。他们讥笑人,怀着恶意说欺压人的话,他们说话自高。他们用口亵渎上天,他们用舌头毁谤全地。因此他的人民归回那里去,并且喝光了大量的水。他们说:“神怎会晓得?至高者有知识吗?”看这些恶人,他们常享安逸,财富却增加。(4-12节)

   这些现象与诗人的信仰内涵,即是他对“神是公义和慈爱”的认知有不可分解的冲突和矛盾。他无法理解,也不知如何做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如果我心里说:‘我要说这样的话’,我就是对你这一代的众儿女不忠了。我思想要明白这事,我就看为烦恼。(15-16节)

   诗人目睹世情奸险,恶人腾达,深感困扰。恶人兴隆,义人遇害,神何来公义?如果他向大家说出他的疑惑和不满,等于向神的百姓灌输疑惑,令百姓反对神,诗人不敢因而得罪神,那该如何办呢?诗人心里充满挣扎,这与约伯记的主题有相似之处。

   不过,诗人接下来从神领受更深层的知识与智慧:

直到我进了神的圣所,才明白他们的结局。你实在把他们安放在滑地,使他们倒下、灭亡。他们忽然间成了多么荒凉,被突然的惊恐完全消灭。人睡醒了怎样看梦,主啊!你睡醒了,也要照样轻看他们。(17-20节)

   就在这重要的时刻,诗人与神相遇,心中的疑惑终于得到解答,态度也大大地转变。他现在的平安与喜乐,是因为对神的公义与慈爱有更深的认识。如今表面上是恶人飞黄腾达,义人遭殃。事实上恶人的平安是短暂和虚无的,有如梦境或影像。恶人看似风光,但他们最终的结局是灭亡。第18节和第2节是很明显的对比:

至于我,我的脚几乎滑跌,我险些跌倒。(2节)

你实在把他们安放在滑地,使他们倒下、灭亡。(18节)

   这个对比生动地描绘义人与恶人不同的结局:义人的困境只是表面和短暂的,然而恶人的完全消灭是真实和永远的。

   诗人为自己的无知与对神的怀疑深表懊悔,但神还是引领他,让他仍跟随神:

我心中酸苦,我肺腑刺痛的时候,我是愚昧无知的;我在你面前就像畜类一般。但是,我仍常与你同在;你紧握着我的右手。你要以你的训言引领我,以后还要接我到荣耀里去。(21-24节)

   诗人此时看到自己实在愚昧无知,深感亏欠神,负面情绪使他无法清楚思想和看见神的作为与能力。但是神并不撇弃他,仍然引导他进入真理。最终,他对神有更成熟及有深度的认识与确信,建立更深层的属灵关系: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无所爱慕。我的肉身和我的内心虽然渐渐衰弱,神却永远是我心里的磐石,是我的业分。看哪!远离你的,必定灭亡;凡是对你不贞的,你都要灭绝。对我来说,亲近神是美好的,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我要述说你的一切作为。(25-28节)

   这篇的最后几节,回应了第一和二篇中诗人所关注的一些重点,也再次提醒诗人反思有关神属性的真理。27节的“灭亡”,与第一篇6节和第二篇12节的“灭亡”是同一字词。28节的“避难所”,即第二篇12节的“投靠”的名词。可见诗人再次加强智慧文学中的一个重要的不变真理,这亦是以色列民的信仰核心─恶人的结局一定是灭亡;但那些投靠耶和华,以神为避难所的义人是有福的。

   诗人不单更深入地认识神,更进一步建立个人与神的属灵关系,在对神全然委身与交托的操练上更上一层楼!诗人再次深深地体会唯有信靠神,才是真正有福的人生。义人“投靠神”,因为唯独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智慧人信心表现的特征。

 《金灯台》活页刊第190期 2017.7
作者黄朱伦牧师为本社前任总干事。本文的经文录自《圣经新译本》。

插图:Agnes Leung(agnesleung.com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9001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