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2021.11 第216期


在伤痛中与复活的主同享胜利

“雅各故事的‘挣扎神学’”系列之二

戴永富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 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 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创32:24-28)

   “蒙福离不开挣扎,胜利免不了负伤”,此乃雅各与神角力这故事的意义。这叙述也预期神与以色列人的角力,一位神学家说,雅各摔跤后得了以色列此名,这暗示其后裔以色列人是由神自己的“打击”形成的民族。但此叙述也事关神与新的雅各,即耶稣,的角力,因为基督是新以色列的开创者。惟其如此,这叙述也事关神与新的以色列人,即基督徒,的角力。由于神拣选以色列和基督的目的是为了创造新人类,这故事也是神与人的故事的缩影。我们以后会发现,这故事实际上是造物主与受造物的爱情故事。

   神为何要造人?神是爱,而爱热衷于向外表达且与他者联合(与他者联合是爱最完全的表达)。为了表达出其大爱,神创造出一个离他最远的受造物,旨在与之联合。神是灵,所以,离神最远的是物质存在。与无限之神不同,物质局限于时空,故难免经历合与分、生和灭。但神无法与无生命的物质沟通,也不能与有生命却无理性的物质联合。神于是决定根据其形象把一抔尘土雕塑起来,并给这卑微的物质吹出灵魂,使之成为一抔能说“我爱你”的尘土(人)。通过与人这世上最尊贵的存在联合,神也与万物联合。爱中联合是一种婚姻,因此,创造的目的是造物主与受造物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存在之“婚姻”。

   然而,要使神与有灵的物质联合并非易事。一来,物质本质上是短暂的,神却永远存在。二来,有限的有机体的成长只能是渐进性的,神却无限完美。三来,有机物质都受制于感官,所以,人虽有灵魂,却轻易受制于其能直接感受的事物。鉴于这些困难,神将永生和属灵知识赐予亚当夏娃,但他们还要通过考验或“与神角力”方能充分享受与神联合的幸福。人间婚姻尚需磨合,更别说神与人的联合了。不过,人最后还是经不起考验,因为人把更直接的感受和物质上的满足(禁果悦人眼目)看得比神更重。远离神之人陷入了几种带来沮丧的矛盾中:一是人需要神,但把自己对神的渴望投射到诸如金钱、性、权势等能带来更直接的满足感的事物上;二是人知道生命的可贵却丧失永生:一切有机物质都不可避免地走向分解,使期盼永远的幸福之人只能浩叹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神与人的磨合期以分手告终,但神不肯罢手:若人不愿适应神,神愿意适应人,故神成为了一个拥有脆弱身躯之人;祂变得像我们一样,在各方面受试探,只是没有犯罪(来4:15)。在试探中,人生的软弱和苦难挑战神与人的关系,即诱惑人不再信靠与顺服神,故受试探是等于与神角力。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喊叫:“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可15:34)是人与神角力的顶点。神成了肉身,经历了物质上的匮乏、亲人的疏远,以及生命的短暂等带来试探的苦难。加尔文说,这一切苦难都是保罗所说的“外体毁坏”的内涵。但基督学会了在磨难中顺从(来5:8),也就是说耶稣在软弱中能体现神与人的联合或相爱。对于耶稣,脆弱的身体或人生不是远离天父的理由,乃是让自己适应天父的操练工具。与神联合是等于被神的大爱占据,使有灵魂的尘土(人)成为神在世上工作的载体。由此,说神要与人联合是等于说神要人成为神在世上的形象或神的同在的承载者。为了达到这目的,人要不断学习适应神的本性,而这就是所谓试探或“与神角力”的过程。总之,由于人不愿适应神,所以神通过适应人(成为人)而让人看,人要如何适应神。

   但耶稣惨死在十架上,这岂非否定了祂与天父的联合?当然非也!首先,耶稣在祂身上代人承受了人拒绝与神联合的后果,因为远离造物主无异于否定生命。耶稣在此也消除了人与神联合的最大障碍,即人的罪。其二,有机生命的终结能成为永恒生命的表现。永生是等于与神联合,但神与人的完美联合有时通过身体的毁坏才能实现。为何?与神联合令人不断适应神,那么,由于神是爱,适应神就是要适应神的大爱。但爱的逻辑是“施比受更有福”,而且彻底的施无非是自我奉献或自我牺牲。如此,若与神联合会让人牺牲自己但也会使人享受永生,那么,人确实通过失去性命方能获得性命。当人如耶稣一样牺牲自己而不得不归回尘土,爱的力量会“反击”,令尘土复活。爱就是这么奇葩的事物:倒空才被充满。所以脆弱或受苦的人生不仅没有拦阻神的工作,反倒会成为体现神的工作的好器皿。由于爱是永恒的,耶稣被埋葬的尸体不至腐朽却复活升天。神与有灵魂的尘土之联合太奇妙了,因为这联合使人这低于天使的受造物进到神的生命中。别忘:坐在全能父右边的也是一个人啊!在基督,人性居然被高举到至高处,连天使都不能企及。

   基督是真正的以色列,因祂“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神让耶稣战胜客西马尼与各各他的试炼,这表示神也胜利了,因为耶稣在十字架上完全体现神的爱。耶稣升天后,祂的灵使我们与祂合一,我们因而凭耶稣的宝血蒙赦免,也与神联合。由于我们已经在基督,耶稣的生命在我们身上重演了神与有灵魂的尘土的联合过程。我们不能像耶稣一样承受救赎性苦难,但是,正如初期教会教父爱任纽所言,我们可以像耶稣一样在软弱中不断适应于神,旨在让神和人这两种不同的存在可以享受如胶似漆的共处。由于我们的罪和软弱,我们不是那么情愿被神的爱充满,故这适应好像是人与神角力的过程似的。那么,我们如何让基督的生命在自己的身上显明呢?详言之,我们怎样在软弱中靠基督的灵效法基督,让自己不断适应神的引导呢?方法大概如下:

   其一,正如耶稣将其身体献给父,我们也把自己的身体献给神。基督向父说,“祭品和礼物不是你所要的,你却为我预备了身体”(来10:5,《新译本》),意思是身体才是真正的祭品或最大的礼物。把身体献上意味保持自己的心与自身的各样需要之间的健康距离。就如耶稣为了顺服天父而愿意挨饿忍痛,我们不让身体的需要或心理的感受拦阻自己顺服神。别重蹈始祖的覆辙,因悦目的禁果背叛神。为了能让自己适应神,我们愿意放弃或减少妨碍灵命的各样享受(迷恋手机、贪爱睡觉、讲究吃喝等等),并有意定期操练身体(禁食、延长祷告时间、为了更多奉献而节俭等等)。人的问题是人对物质享受的追求强于人对神的渴望,所以,我们为了加强自己对神的渴慕而有意限制自己的享受。这不是贬低物质享受,因对人而言,满足物质上的需要是不可或缺的,但我们所做的就是要克制自己的身体,即让有形身体更适应无形之神的带领。耶稣的生命证明,叫身体服从神的话语不但没有贬低身体,反而会使身体从死复活。攻克己身是为了以后能得到完全适应神且摆脱脆弱的新身体。

   其二,正如耶稣把受伤的身体献给父,我们也把自己脆弱的生命献给神,让神使用。照此,所谓自我牺牲未必等于殉道,而是指自我奉献。把自己奉献给神的人向神说:“神啊,我的身体和心理都有软弱,我的生命也没有什么可夸的,但我把这卑微的身体和生命献给你。”耶稣的生命证明,神的伟大可以与卑微的器皿相容。只要有爱神信神之心,瓦器能变成神的荣耀的载体。实际上,耶稣的伤痛是神适应人且感受人的苦痛的表现。如今,我们的伤痛也是我们在基督适应神的表现:我们借自己的伤痛体会耶稣在伤痛中顺服神的心。耶稣在伤痛中顺服天父,所以,只要我们以基督的心接受伤痛且顺服天父,我们的伤痛会与基督的伤痛联合。如此,由于耶稣的伤痛是带来福分并被复活的力量完全治愈,我们身心上的伤痛在基督会造福他人,并在未来的生命被完全治愈。由此可见,伤痛不再是诅咒,乃是人与基督(也是与神)联合的管道。耶稣借其伤痛感受人的苦痛,我们借自己的伤痛感受耶稣在伤痛中的爱心。

   雅各虽赢,终生瘸腿;基督复活,仍有伤痕。何也?伤痕是基督对神和人的爱的表现。耶稣复活的身体永远有钉痕,这会让人不断想起基督对我们的大爱。一般来说,脸上皱纹和头上白发都是人所不喜欢的,但我们父母的皱纹和白发对我们来说很可贵,因它们见证父母对孩子们的付出。同理,我们虽然在基督基本上已胜利了,但我们还有苦难,这些苦难都给我们伤痛;当我们愿意把充满伤痛的生命献给神,当我们愿意在伤痛中学习如何体贴或安慰其他有伤痛之人时,我们的伤口就成为了爱的证据。我们便像耶稣一样,成为负伤的胜利者。此外,雅各的瘸腿是雅各的软弱和他对神的倚靠的证据;耶稣的伤痕也说明,祂的复活只能靠神的能力,非人的力量。同样,我们的软弱和伤痛说明:“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是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属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4:7,《新译本》)。

   我们过去都叫雅各,因为我们为自己的利益窃取了神的荣耀和他人的幸福。如今,在基督的我们都叫以色列,因为我们像耶稣这位真正的以色列一样,通过挣扎蒙福,也成为了负伤的胜利者。信徒在基督的这种经历让我想起匹诺曹童话。天使让匹诺曹这木偶有生命,但没有立即给他人体,因为天使要匹诺曹先学到诚实与无私的爱。经过数次的失败,匹诺曹终于为父亲牺牲生命;天使于是让他复活,给他人体,使他变成真正的小男孩,因为他学到了什么叫人性。同样,我们在基督也学习了做真正的人的内涵:与神联合且变得更像神,因为最真实的人是最像神的。因此,我们期盼以后会更像耶稣这位完人一样,拥有与灵命相称的复活身体。

 

金灯台活页刊 第216期 2021.11
作者戴永富博士目前任教于新加坡神学院。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21603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