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灯台活页刊
2022.9 第221期


所罗门与发达神学

于中旻

 

凡敬畏耶和华,遵行祂道的人便为有福。你要吃劳碌得来的;你要享福,事情顺利。(诗128:1-2)

   生活在这世代的人不免听到“发达神学”(Prosperity Theology)。发达什么?答案是:富、贵、荣、华。正是迎合这世代的理论。

   你说:“这不是跟世俗猎取的差不多吗?”

   正是如此。不过,有人以为神可以提供。这类人并不考虑神的圣洁、公义、信实、慈爱;也不想“与神的性情有分”(彼后1:4),丰富结出果子。只想望发达而不择手段,忽略了“敬畏耶和华,遵行祂的道”,毫不惭愧地称“非宗教”为宗教——因为“宗”是敬畏宗从;而遵行祂的道,就是“教”导。舍正道不走,不肯“劳力亲手作正经事”(弗4:28),而妄想发达,何异于把神当作提款机?岂有此理!

   真实神学应该认真思想的中心,是里面的人,而不是外面的东西。可惜,发达神学营求的,只是外面的衣冠,而不是与里面真人有关的事。

  主耶稣对祂的听众如此说:

 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太6:28-29)

   示巴女王听到所罗门的名声,从远方来。她看见了所罗门穿的王服,坐的大宝座,用人和饮食排场,气派盛,威风足;加上表露的智慧和外交辞令,使她金口玉牙张开,得随侍的太监帮忙合拢。可是她只访问王宫;如她有去野地看看百合花,也许会有更大的收获。

   但有一位“比所罗门更大”(太12:42),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发达神学缺什么?

   外面所见的发达,不过是所罗门的穿戴,缺少里面的敬畏。非常严重的是,缺少了敬畏主,就不能一无所缺。

 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祂;因敬畏祂的一无所缺。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诗34:9-10)

   现代的发展国家都有许多“少壮狮子”饥饿觅食,当然样子有欠文明。他们在抓撕掠夺,相咬相吞,非常难看。社会的争杀,国际的战争,都是因为饥饿。力量越大,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大、越久。

   你说:“给他荣华的穿戴。”能解决任何问题吗?有话称人是“衣冠禽兽”,或“沐猴而冠”,都远非奉承的话。但圣经并没有给人更尊敬的描述。

   荣冕华衮,富资贵位,都是身外之物,填不饱肚子,更没法满足灵魂的饥饿。

  许多年前,一个乡下的牧童能够写出: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23:1)

   因为敬畏耶和华,有主万事足,就“什么好处都不缺”。任你列举何等宝贵可爱之物,看来令人垂涎;但他有真实的满足,不能对他构成试探。这是真满足。满足以至流溢出去,不论到哪里,脚步所踏过的地方,“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诗23:6)。

   看富甲四海的王者,反倒感觉不满足。他叫作啥雄心大志,侵略不休,像亚历山大或拿破仑那类人物,不知道为自己画下止步的界限。“英明睿智”的领袖,却似是疯狂—那只有灵魂的饥饿缺乏,可以解释。

   很希奇!说到某些发达神学的领袖,也相当普遍的有同样现象:喜于表现、扩展,不知底止;最后,落得身败名裂!这一点儿都不值得欢喜,应该以为警诫。

   《荀子》载有“攲器”的故事。

 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有攲器焉。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为何器?”守庙者曰:“此盖为宥坐之器。”孔子曰:“吾闻宥坐之器者,虚则攲,中则正,满则覆。”孔子顾谓弟子曰:“注水焉!”弟子挹水而注之,中而正,满而覆,虚而攲。孔子喟然而叹曰:“吁!焉有满而不覆者哉!”

   此器即“侑卮”,本为劝诫之用;放在那里,居然少人注意,不能发生作用。可惜!“攲器”是劝诫人保持中正:要免于倾覆,是不要满。发达神学的问题,太近于贪;总是要增加,焉能不出问题?

   在工商业社会,教人发达,必然可兴隆;但不流出去滋润别人,就满而倾覆了。这不仅糟蹋资源,还使原本精明的名人身败名裂!看来这“侑卮”应多多生产制作,可以放在座右,特别放在那些宣传“发达神学”的机构,放在大庭广众面前,或许可救许多人。只是出现在此类场所的人,多是为了热闹,而少有肯读书的人,因此未必有效。

   主耶稣教导,在做“发达梦”的人,要“谨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贪心,因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路12:15)。祂教训门徒多寻求积存属天的智慧。

  所罗门也说:

 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神,谨守祂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因为人所作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传12:13-14)

   要知所遵守,知道本分。多读圣经,少搞发达神学吧!

 

金灯台活页刊 第221期 2022.9
作者于中旻博士为文宣士,圣经网AboutBible.net著者。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22102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