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十架功效

区应毓

 

  当清末大儒李鸿章起初接触基督教的时候,他对十字架困惑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世上有如此多的人要信奉跟从一个挂在十字架上的失败者。他不了解人类基本的问题,并不在于科技落后,军备缺乏,经济萎缩,民生涂炭,外强威胁等当时的问题上。这一切只是征兆,根源乃是一个字──罪。十字架就是要解决罪所带来的后果,十字架的功效也是直接针对人类基本问题的征结。

罪果

  新约圣经有三十多个希腊文的用词来描述罪是什么,在此不赘述敷陈,但基本的观念涵盖了: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harmatia),触犯了律法(罗二:23;parabaino),过犯越轨(弗二:1;paraptoma),悖逆背叛(罗五:19;parakoel),违背律法(约壹三:4;anomia),不信,不明白(提前一:13;apistia,agnoeo),不义(西三:25;adikeo),不虔(罗一:18;asebeia)等。罪不单是道德伦理的问题,也不只是社会不法的问题;罪的本质乃是一项属灵的问题,也就是神与人之关系的问题。起初的创造,乃是神人合德,祥和一片的天地;但是当罪介入后则带来了后患无穷,致使神人不和,天地混沌,道德败坏,生灵涂炭。就人而言,罪带来了四个结果。不过十字架能消除罪果,使神人再度和好如初。

  1. 罪的奴役

  罪介入人类后,首先把人俘虏过来,成为它的奴役。罪如王一般,辖管着人;使人的思想,意念,动机,言语,行为服役于罪,成为罪的工具。保罗说:“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也不要将你们的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具。”(罗六:12-13)再者,他说:“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么?或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六:16)保罗以王与奴仆的关系,来描述罪与人的关系。古罗马时代的奴隶是完全由主人所支配的,他自己失去了自由,自主,自立的权利,整个人只能作主人的服役工具。当罪进入人类时,人就成为了罪的仆役。

  2. 罪的忿怒

  罪不单奴役人,更使圣洁公义的神,将祂的忿怒倾倒在罪人身上。保罗说:“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罗一:18)神的属性之一乃是公义,公义对罪的表现就是义怒。圣洁公义的神绝不能放任罪恶,公义与罪恶是水火不相容的。有些人提倡神的慈爱会包容祂的公义,故此,神会宽容罪,甚至所有的罪人都会因着神的慈爱而得救(此乃普渡主义)(注一)。但是圣经的启示却是清楚明了,圣洁的神如烈火(申四:24,九:3,赛三三:14);公义的主有怒气(诗七八:31-32,八五:2)。罪所引进的结果,就是激动了神的忿怒。

  3. 罪的惩疚

  罪既是违反了神的律法,律法的控告就是要显明罪。保罗指出不在律法以下的外邦人,其实“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罗二:15)此是非之心也是中国人所谓之良心或良知。孟子有云:“虽存乎人者,岂无仁义之心哉,其所以放其良心者。”(告子上)通俗用词说:“良心发现”或“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良心来说话。”(注二)当人犯罪后,人的良心遂产生功能,责备人,控诉人,叫人知罪。这种罪孽感或良心内疚,就是罪所带给人的结果。最近的一个例子乃是波士顿的杀妻嫁祸案子,凶手自认天衣无缝;但是天网恢恢,凶手的弟弟良知发现,招供自首。当东窗事发后,凶手受良知谴责,然后畏罪自尽(注三)。

  4. 罪的怨仇

  罪所带来的另一个结果乃是神与人成为仇敌,保罗说:“你们从前与神隔绝,因着恶行,心里与祂为敌。”(西一:21)一个人若心中注重罪孽,他不能亲近神,并且他与神的关系成为仇敌(罗五:10)。圣洁公义的主掩脸不看罪人,甚至将祂的忿怒倾倒在人身上。再者,堕落后的人,自尊为大,无法无天;本是照神的形像被造的,竟倒反过来,按自己的形像做出神来(注四)。当人与神隔绝,自主自力的时候,神就成为了人的障碍;结果人就敌视神,因着罪,心里与神为敌。罪不单使神人为敌,罪也使人类彼此为仇,人物间也相互为敌。社会里面所充满的邪恶,贪婪,嫉妒,争竞,诡诈,毒恨,凶杀,战争,暴力等罪行,就是人与人之间彼此为仇的表现。

义行

  罪所带来的结果既是使人成为罪的奴役,与神为敌,内疚不堪,以及神的忿怒常在;但因耶稣基督的义行(罗五:18),这些罪果都得到完满的解决。十字架废掉并消除以上的罪果,耶稣基督把罪人从撒但的奴役中“买赎”回来,因祂作了“挽回祭”,满足了神的忿怒;祂是我们的“代赎”,接受了神的惩罚,使人不再与神为敌,乃是“和好”了。以下是十字架的功效,除灭罪果,解决人的基本问题。

  1. 买赎得释

  圣经以古罗马时代,一个主人付出赎价去买赎奴隶为背境,去描述当人作罪的奴仆时,耶稣基督就在十字架上,付出了祂的宝血,作为赎价(太二○:28),把我们买赎出来(彼前一:18-19)。保罗说:“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加三:13)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祂丰富的恩典。”(弗一:7)约翰同样地指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启五:9)。故此,当一个人信靠主的时候,他就是从罪的奴役中被释放出来,得到自由(加五:10);然而此自由确不是放纵肉体的机会,真自由乃是“将肢体献给义作奴仆,以至于成圣”(罗六:19)。

  2. 施恩挽回

  旧约展示神的忿怒,因着罪人凭信顺服的献祭,就得以平息归回,以致祂得以再度向人施恩。故此,新约圣经以相同的字来形容施恩座与挽回祭。施恩座(来九:5)乃是在至圣所内约柜以上,荣耀基路伯所遮罩着,神的荣光之所在。大祭司一年只一次带着挽回祭(来二:17),才得以进去。但是耶稣基督却“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约壹二:2)。保罗说:“神设立了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罗三:25)。主耶稣的舍己流血,被挂在十架的祭坛上,接受了圣洁公义的父神之惩罚,满足了祂公义的要求,平息了祂的忿怒;好让祂能转向罪人,向人施恩。约翰说:“神爱我们,差祂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约壹四:10)。

  3. 代赎功成

  在旧约时代,以色列人献燔祭赎罪,要按手在祭物的头上,以表示此祭物代替了献祭的人被献上(利一:4)。当主耶稣刚出来传道的时候,施洗约翰宣告:“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一:29)保罗说:“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五:21)彼得同样地说:“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彼前三:18)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但是那义者耶稣基督代替了我们这些罪人,接受了罪的刑罚死在十字架上。既然主耶稣代替了我们,祂在十字架上的牺牲舍己,就完成了救赎大功。故此,祂说完“成了”,就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父神(约一九:30)。

  4. 与神和好

  我们以前活在罪中,与神为敌;但是当我们信靠耶稣基督,神与人不再为仇。保罗说“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弗二:16)再者,“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罗五:10)。罪使神与人,人与人,人与物为敌;但是十字架却成就了天地人和睦境界。“这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身上…”(林后五:19)“既然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祂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一:20)以前万有都与神为敌,但如今借着十字架就废掉了此冤仇,神可以向万有施恩,使罪人因信基督而得救。

结语

  圣经启示现今只有两类的人,其一乃是在亚当里的人,他们是罪的奴隶,属黑暗的国度,死在罪恶过犯中,与神为敌,神的忿怒常在他们身上,神的惩罚随着他们。但是当他们相信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是要除去他们的罪,并相信祂从死里复活,他们就是得救的人。圣经说:他们就是在基督里的人,他们被迁到光明的国度,罪过得赦,与神和好;因为耶稣基督代替了他们,付出生命的赎价,买赎他们回来,赐永生给他们。

  我们每人都要俯首自问,十架功效与我何干呢?只有十字架才能完满地解决人类基本问题的征结。

注释

一.“普渡主义”即Universalism。此说只提倡神的慈爱,而贬低神的公义。神爱世人,甚至到一个程度,祂会使世人都得救,而不至于灭亡。普渡众生虽为佛教用词,但与此论说颇相似,故中译为“普渡主义”。

二.本文的重点并非讨论保罗与儒家对“良知”的对比,良知在孟子的思想中为本性的善心,后世新儒家张横渠称为“天德良知”;象山喻为“本心”,王阳明更以良知为王学理论的基石。“知是心之本体,心自然会知…自然知恻隐,此便是良知。”答顾东桥书。但圣经并非以人本为起点,乃是以神为道德的标准,并且神将此道德的本性赋予人,使人能分辨是非,具有良知的功能。

三.请参照TIME(JAN 22, 1990):10-20。

四.德国唯物论家佛尔巴哈(Feuerbach )评判宗教信仰,为人自身形像的往外投射。后来美国的心理分析家鼻祖佛罗诺德(Freud)也是如此提倡,神乃是人对父亲形像的扩张,成为一完美的天父。

各期文章 订阅本刊

寻找《金灯台》文章

※如果没有输入关键字,将会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