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平安夜畅想

读马太福音十章三十四至三十九节有感

王人义

 

  多年前的一个圣诞夜,教堂里挤满了一些好奇的人。教堂还是昔日的样子,只是在不同的地方点缀着一些有关主耶稣降生的图画和配着灯光的小瓷人摆件。随着人流,我挪到那装饰成小马棚的瓷人摆件面前。这些小型装饰物自然不是什么高超的艺术品,无非标示着耶稣降生这个对大多数人来说,陌生而又遥远的故事,所以,人们只留下随意的一瞥而后又自然地加入继续前行的人流。我却被那小摆设旁边紧紧围着的几个老太太吸引住了,她们轻声地向周围的围观者讲着耶稣降生的故事,她们布满绉纹的脸,密密地编织进那么多的安祥与平和,她们眼睛中闪烁着的温柔让我感受到温暖和平静。我虽然没有听她们讲述故事,却从她们透着喜乐与平安的生命表露之中获得一种感动,因为那种生命的表露对我来说,是一种陌生的表达,我的直觉告诉我,那绝不是“老来若童”的无邪与单纯,那是覆盖在沧桑之上的华光。

  主恩带领我,使我从迷途走进祂的国度。十载信仰历程,八载事奉道路,以为是愉快享受的人生选择,本来是像小白杨一样,热情向上的心却被残酷的现实压弯了。妻离子散算是一种苦难吧!软弱的心,常常独自的咀嚼着这份痛楚,这份寂寞。虽然仍在事奉的岗位上攀爬,可是心中常常带着这无法与人分享的隐痛,无数次无声的疾呼,“主啊,请赐我一片属于我的安宁!”

  像所有的基督徒一样,我喜欢圣诞节,圣诞夜坐在教堂后排的椅子上,在教堂和平安的气氛之中,随着管风琴悠扬的乐声,和着诗班和谐的音韵唱着:“平安夜…”

  “平安夜,圣善夜…”每每我都像一个受伤的孩子,在赐平安的父神怀中暗暗的哭泣,心中虽然仍带着往日的伤痛,而在心中升起的却是无法言喻的真正的平安。平安本不是一帆风顺的太平,而是在狂风巨浪之中,经历千辛万苦之后有主同在的踏实与享受。我开始懂得了,那年圣诞夜看到的几个满脸刻着岁月痕迹的老姊妹,她们眼光中流露出来的是真正的和平,于是也更懂得了主耶稣所说,“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

  曾几何时,世界在愈来愈动荡之中崩析。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紧张,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矛盾,使世界向堕落中倾斜。“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从主降生到现在,世界的“王”像卷起的台风把世界扭曲。正义在呻吟,被鞭笞,黑暗在弥漫,在逼迫着善良的人们,世界愈来愈呈现出末世的光景。然而,与此同时,神圣的力量在凝聚,在信徒们的苦难与压迫之中升华。它源于神的宝座,透过信徒的心灵,涌上他们的眼眸,这就是平安。“黑云压城城欲摧”,纵使世界在惊天动地的变化之中,基督徒仍然因为有神同在而显得踏实,因为有神同在而拥有安宁。神的应许成了他们脚下的光,他们义无反顾的踏着世界的荆棘路,充满信心地走向永恒。

  曾几何时,家庭也在愈来愈复杂的变迁中坠落。“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随着世界的堕落,家庭也在个人至上,盲目自由之社会中逐渐解体,金钱崇拜更把愈来愈脆弱的家庭关系推向崩溃的边缘。社会人士被这些愈来愈现实的世界潮流追赶得疯狂。以神为中心的基督徒成了社会的尤物,自家的兄妹以他们不合时代的节拍而嘲笑他们,父母因他们不识时务而催逼他们,亲友因他们两袖清风而疏远他们,他们彷佛被时代抛弃,被社会抛弃,被家庭抛弃。然而,他们坚定的信念使他们自己被神所拥抱,疲惫受伤的灵魂被神所拥抱。这是怎样的安全感,幸福感!以神为父,以主为友,使基督徒无论走在何处,无论在何种环境之中,都因有父神同在而显得无限充实,这有父神同在的充实就是平安。这平安从那平安夜降临,并且在基督徒的心灵中漫延。

  “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主这样呼唤着祂的跟随者。主强调的不是基督徒抛弃家庭对神的追随,而是要求人怎样以自己的生命为支点,摆正神在生命之中为首的位置。在亲人与神之间,我们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呢?是谁曾像神这样创造了我们,无私地把自己属灵的生命赐予我们,为了救赎我们,又让自己的独生子走上十字架,为成就对人类的救恩而成为活祭?主啊,让我背起我的十字架跟随你,让我背着我的十字架沿着主所走过的道路把它树立在各各他山上,因为我知道:“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主(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主啊,我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向你眺望,生命的得失,完全在你手中,得便是失,失便是得,这既是挑战,也是应许。我在这挑战之下接受应许,把这应许抱在胸前就是平安,把它昭示在眼前就是喜乐。

各期文章 订阅本刊

寻找《金灯台》文章

※如果没有输入关键字,将会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