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圣地花果(一)

沧海桑田

区应毓

 

 一下飞机则发现以色列境内的桑树茂盛。桑树粗大,桑叶可饲蚕。当我站在以色列公园(Neot Kedumin)观赏时,好一片桑田,我的思想悠然纵贯串于中外历史时空之间。

  我想起孟浩然的诗:“把酒话桑麻”。宾主临窗对酌时,田家上有好菜肴,大家闲话桑麻,亲切恬谈。我又自然地联想到陶渊明所言:“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一片田园气色,简朴纯真。

  从清逸的公园风光,我又忆想起所罗门时代,他“使银子多如石头,香柏木多如高厚的桑树上”(王上一○:27)。所罗门的荣华,举世无双;他的智慧通达天下。据说他作箴言三千句,诗歌一千零五首,他的讲论包括草木一身利巴嫩的香柏树,直到墙上长的牛膝草,又讲论飞禽走兽,昆虫水族。甚至天下列王都要来朝见他,去听他似智慧言词。

  从堂皇的所罗门门槛,我则思想到接着所罗门的才华,而成为以色列伟大诗人的亚萨。亚萨当以桑树被毁而形容埃及被神所审判。在诗篇七十八篇7节中亚萨如此说:“他降冰雹打坏他们的葡萄树,下严霜打坏他们的桑树”。我想念到当一个人或一个民族离开了神,神的公义审判也会临到此人,犹如桑树被打坏一般。

  我在桑田举目,彷佛听到昔日的先知亚摩斯,他原是“管理桑树的”(七:14),但是神却呼召他出来为神传讲信息。并且他以一筐夏天果子的糜烂,去形容远离了神的人之结局。

  沧海桑田,世事变幻,纵横古今中外,贯串田园宫殿,我的内心体验着人事的万变,人心的结局。一个人离弃了他的造物本源时,他就像摘下的果子般枯干。

  然而,希伯来文的桑树是Shigmah,英文的Sycomore也是由此演变而成的,此字的原意是复兴或复合之意,当税吏撒该因着身量矮小,身份不洁,未能就近耶稣时,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追求真理。当耶稣经过他所住的耶利哥城时,他就毅然跑到前头,爬上桑树,去观望耶稣。然而,耶稣却主动地呼喊撒该,请他下来,并且愿意进入他的家与他共膳住宿。

  这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形容一个人虽然离开神,但是只要他肯来到耶稣面前,他就可以与神复合,和好如初。故此,主耶稣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人子来,为要拯救失丧的人”(路一九:1-10)。

  “把酒话桑麻”能引导浮现于沧海桑田的人,使他能因相信耶稣基督而能与神复合。

各期文章 订阅本刊

寻找《金灯台》文章

※如果没有输入关键字,将会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