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文字与宣道

于中旻

 

  生活在英语世界中,周遭的人都使用圣经语词。例如:两个大小差距悬殊的主体在争讼或争斗,常说是“大卫与歌利亚”;受苦难的人“约伯”;遇事不顺遂则说“中间有约拿”;当然谁都知道善疑的“多马”;还有恶名昭著卖主卖友的“犹大”;至于“恩赐”(Talent)这个字,根本就是从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十四至三十节来的,这类的例子还有许多。虽然,西方国家是否还能称为“基督教国家”有待讨论,但基督教文字在文化中所留下的印痕,是不能被时间磨灭的。

  在中国文化中,也有类似的情形;所不同的是,充斥佛教语词。只要打开辞源一类的参考书,就可证明,很少人注意,“世界”,“慈悲”等词,都是佛教来华后才有的,不能避免的,也用在圣经中文译本中,基督教来华年浅,但也有些语词移入中国语文:“奉献”,“代罪羔羊”,“先知”,“背十字架”,以至“福音”等语词,都已是家喻户晓,连不信的人也使用。这显示基督教观念,已经在中国文化的土坏发芽植根,如果要见到更快更大的滋长结果,需要圣灵恩雨的滋润,并有待华人基督徒在文字宣道上的努力耕耘。

文宣与宗教改革

  宗教改革运动,发生在欧洲有了印刷机之后,这可见掌管历史的神的奇妙安排,也显示文字与宣道的关系。

  当那时,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因为坚持“因信称义”的真理,被罗马帝国议会判为“异端”罪犯。但他隐藏在华特堡,从事翻译圣经成为德文.以后,宣扬真道的文字由他笔下不断的涌出,以至印刷厂有一半是作他的生意,影响欧洲的思想;不仅有助于宗教改革运动的成功,也奠定了近代德文的风格。

  法国的奥理维坦(Olivetan,意为“半夜灯油”为Pierre Robert之别号,1503-1538)翻译法文圣经,和他的表弟加尔文(John Calvin,1509-1564),对法国文化留下了深远的影响。

  英国的廷岱勒(William Tyndale,c.1494-1536)是英文日内瓦圣经的主要译者。虽然他在盛年因译经而殉道,但日内瓦圣经出版后,深得英国人的喜爱,不但塑造了现代英文的风格,也影响了英国人的思想。莎土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所用的就是日内瓦圣经。清教徒所喜爱的是日内瓦圣经。以后,英王雅各钦定本并以后各种标准英文译本圣经,都至少有百分之八十采用日内瓦圣经。蕴涵圣经信仰的文学作品,诗,戏剧,散文作品,有助传播清教徒思想,促成英国的改革。

  一七八四年,年轻的国会议员卫博福(William Wilberforce,1759-1833)与几个亲友往欧洲旅行,途中在马车上读到了道瑞治(Philip Doddridge)所著基督教在心灵中的发展,并潜心研读圣经,使他重生得救,而且得神启迪,一生致力废除奴隶制度,作为“英国的良心”,终于消除了英国道德上的耻辱。可见载道文字的伟大效果。  

文字与道

  主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是道成为肉身,到世间来。祂说:“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五:39)。“神啊,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来一○:7)。这是说,文字记载的道,与成为肉身的道有密切的关系,为要显明成为肉身的道。

  使徒保罗受圣灵的感动,阐明福音的内容:“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林前一五:3,4)。可见“照圣经所说”有何等重要的地位。这就是文字见证的重要。

  最重要的事,应该最先作。主耶稣复活以后,首先作的事是向门徒显现,“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二四:27)。又“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路二四:44,45)。这是主耶稣对文字宣道的重视。

  门徒们与成为肉身的道,朝夕相处,有三年之久,还需要圣经文字的见证,何况我们没有与主亲身相处的人,岂不更该从文字的道认识主吗?

  使徒们传福音的时候,总离不开文字的道:保罗“本着圣经”(徒一七:2)与人辩论,证明耶稣是基督。在离开以后,他仍然用文字继续讲道教导:“弟兄们,你们要站立得稳,凡所领受的教训,不拘是我们口传的,是信上写的,都要坚守”(帖后二:15)。保罗以文宣与口宣并重;在分离时,以文宣代口宣。

注重文字宣道

  如果你不能出去宣道,或有些地方受限制不能去,都可以差派代表去,就是差遣“无声的使者”,用文字去宣道。这样,你可以不需跋涉劳苦,而达到遥远的地方,而且可以同时去到许多地方。

  感谢主,现代教会己更注意差传事工。差宣教士出去固然重要,总不免受人数限制,生活条件与语言文化的适应,旅行居住的费用与安全也要考虑。因此,应该想到文字宣道。虽然不是完全代替差传,但应当看为差传的另一方式,可以相辅并行。今代科技发达,文字宣道更为方便:在古时是需要千里传送的推基古(西四:7,提后四:12),今代在邮寄书信之外,还有传真(FAX)和电子信件(E-mail),只要有心,有信息,就可以无远弗届。

  我一直希望教会注重文宣,推行文宣“三 D”总动员:写作(Drafting),复制(Duplicating),发行(Distributing),分工合作,这就像保罗述写,德丢(罗一六:22)复制,推基古传送,同心合意兴旺主的福音,圣灵动工,神的道不被捆绑,国度扩展,得救的人数天天加增。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