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母亲的眼泪

吴献章

 

  世上母亲最熟悉的,恐怕是眼泪了。

  从夏娃开始,圣经中的母亲往往就与眼泪相关。读创世记第三章,我们除了听到上帝的惋惜声,蛇的痛苦呻吟声,更可以听到人类的自艾自叹声!特别是当蛇受审判后(创三:14-15),公义的神将审判的箭头指向夏娃起,女性就往往与眼泪脱离不了关系。

  继续读创世记第四章,我们更可以听到一个无奈母亲,因着自己生产的痛苦,家庭中兄弟不合,乃至凶杀,而产生的哭泣声!从此,夏娃与所有的女性一样,经历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综观圣经中女性所受的苦楚与压力,我们必会发现作为母亲的,往往与眼泪划等号!

一.母亲眼泪往往很难不流

  1. 婚姻的压力

  作为女性,除了要承担女性经期的成长痛苦外(growing pain),更要担当婚姻的压力。若到了适婚年龄而没有结婚的对象,家人,社会的压力就会加在一个纤弱的女子身上。当士师耶弗他在战场许愿,导致亲生女儿终身要成为独身时,如同被判死刑的她,上山与同伴哀哭两个月,也难倾诉心中苦楚,就连以色列女子每年还要为她不能结婚哀哭四天呢(士一一:29-40)!

  不结婚的女子有压力,结婚后压力可能更多!已婚女子最担忧的,恐怕是嫁到不负责任的丈夫了。而这一层挂虑,正好落在人间第一夫人夏娃心头上。当神诘问亚当为何躲藏起来,是否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时,一家之主的他竟然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还责怪夏娃(及上帝!),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三:12)一个令妻子何等心寒的回答!

  2. 生育的压力

  不能嫁到体贴丈夫的女子,一生注定要受委屈。然而,有幸能嫁到一位负责任的好好先生的,不表示没有委屈要受,她仍然要担心另一种压力--能否生小孩。在传统的农业社会中,女子在这方面的磨难极深,特别若嫁到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就是生了几个女儿,警报都没解除呢!

  带领以色列从士师黑暗灵性光景,进入荣耀的大卫王朝的,是一位弱小女子哈拿的祷告(圣经绝对没有重男轻女!)。哈拿有丈夫疼爱,但是因她不能生育,丈夫另外再娶小老婆。可怜不孕的哈拿,受能生育的二少奶奶欺负,吃尽了人间无常的冷暖辛酸(撒上一章)。

  3. 社会的压力

  妇女的一重要压力来自社会。当施洗约翰的母亲经历长期不生育的煎熬后(敬虔不能保证一切顺利!),神迹式地怀孕,隐藏了五个月,方敢告诉别人,说:“主在眷顾我的日子,这样看待我,要把我在人间的羞耻除掉。”(路一:25)令人费解的是,人间社会往往只将不孕的压力及责备,单方面的加在女性身上,彷佛怀孕生子是女子单方面就可决定的!

  再仔细思想,人间文化实在重男轻女到不可理喻的地步。在有名的“你们没有罪的先拿石头打人”的公听会中,文士与法利赛人单单押着行淫的妇女来,却没有将“淫男”一同押解到耶稣面前(约八章)!创世记里,听闻自己的媳妇竟然怀孕后的犹大,大发雷霆要办人,事后察觉,最丢人现眼的,不是媳妇他玛,罪魁祸首就是自己--犹大(创三八章)!

  犹太男人瞧不起女人,女人不能上犹太会堂与圣殿,而清晨犹太男人第一个祷告往往是:“上帝啊,感谢你,因为你没有将我生为税吏与女人!”而中国文化呢?差不多!孔子说:“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女子难为!

  4. 生产的压力

  不管女权运动如何要改变不公平的男女关系,有一样不能改变的,就是只有女子才会经历到生产的苦楚。有人将肉体所受的痛分成十等分:割伤为三分痛,烧伤六分痛,最痛的,是钉十字架的十分痛,仅次于耶稣钉十字架痛苦的,就是生产了(难怪耶稣用女子产难来比喻自己十架的苦难,约一六:21),只要是女子,就必然活在上帝对夏娃的咒诅阴影下:“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创三:16)

  不少母亲在生产有危险时,宁可选择自己死,也要将自己腹中孩子平安地生出。雅各的爱妻拉结,就是死在生老二时,临死前她给婴孩取名为“便俄尼”--原文意思为“son of my strength”(有要我命之子的含意),难过的雅各将他改名为“便雅悯”(右手之子),格外的疼爱(创三五:16-19),不忍心让他离开下埃及!不知孝顺敬爱母亲的,该悔改!

  5. 政治和经济的压力

  旧约与新约伟大的人物都是在政治的阴影下出生。带领以色列出埃及的摩西,就是出生在法老王杀男婴的时代,约基别战战兢兢地将俊美的摩西藏三个月,一直到凭信心将他放在尼罗河里,何等不容易的妈妈!同样的,带领上帝百姓归向神的耶稣,就是出生在希律王杀伯利恒两岁以下小孩的时代(太二章)!中国历史中,不是有无数战乱中为不能保护自己孩子而哭泣的妈妈吗?

  此外,以利亚与以利沙所行的神迹之一,就是帮助穷寡妇如何渡过经济上的难关(王上一七章,王下四章)。耶稣肉身的妈妈马利亚就曾熬过政治,经济的压力,嫁给了穷木匠的她,没有能力为头生的孩子献上羊羔。当希律王要杀小孩时,若没有东方来的博士献的礼物,哪有盘缠往埃及逃命?

  6. 死亡的压力

  旧约中,流最多眼泪的母亲,拿俄米必然有分!当初因着经济压力之故,随着丈夫举家往摩押地去寄居的她,哪会知道她所依靠的丈夫会死在异乡,更让人心寒的是,两个儿子也相继死亡,剩下两位媳妇的拿俄米(路一章),情何以堪?

  另外,士师时代被基比亚匪徒整夜奸淫凌辱而死的伯利恒女子(士一九章),让我们替战乱时代的女子,所会面临的贞节与死亡的挣扎而齿冷!试想,在希特勒下被纳粹奸淫的犹太女子,二次大战被日本军队掳掠的中韩女子,谁能不同情她们的遭遇?

  最后,在十字架下面,看无罪的耶稣,如何被人类以最残酷的刑罚处死的马利亚,最能体会西面对她的预言:“你自己的心要被刀刺透”(路二:35),那种人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辛酸!这些女子所经历的苦楚,都可以在人类第一个母亲夏娃身上,找到哭泣的泪痕(创四章)!原来,只要你是母亲,眼泪很难不流的!

二.母亲的眼泪可以被擦干

  虽然从圣经女性综览中看出,世上女子往往要比男人多流眼泪。但是当我们从第一位女性夏娃身上,仍然可以找出擦干眼泪的属灵原则:

  1. 不要离开神的道

  夏娃受苦的原因之一,是她离开神的道。在伊甸园里,神的命令是:“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二:16-17)结果当蛇引诱她时,她为了谨慎,还在神的命令上加上一条,亦即更改神的命令:“惟有园中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创三:3)因此让撒但有机会来引诱!最后竟然违背神的命令,吃了不可吃的,因此带来人神间,人人间团契的隔离!眼泪因此哪能不流?

  离开神道的,必然导致痛苦与罪恶。参孙违背了不该剪头发的命令,结果成为无泪英雄(士一六章);大卫王犯罪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守住十诫上不可奸淫的命令;而所罗门王也是因为娶外邦女子为妻,因此国败名裂!保罗了解“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因此劝勉“女人要沈静学道”(提前二:11-14)!夏娃若是一开始就“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诗一一九:11),就不至于后来犯罪而流眼泪了!

  2. 不要忘记自己的软弱

  新约提到妻子比丈夫软弱(彼前三:7),女性若想要擦干眼泪,就必须认识自己的软弱。当夏娃离开神的道,屈服在撒但的引诱下,卷入犯罪三部曲中:(1)肉体的情欲(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2)眼目的情欲(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3)今生的骄傲(能使人有智慧)。结果,夏娃堕落了,摘下果子来吃了(创三:6)!

  男女都容易掉入犯罪三部曲中,都要留意自己的软弱层面。然而从撒但先引诱夏娃,而非亚当来看,女性要特别留意不要让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来主导您的人生及婚姻。最近(1998年六月)的时代周刊(TIME)特别报导,六十年代争平等,抗议社会不公义,反战的女权运动,已因二十世纪末的解构时代薰陶下,退化为“只要对我好就是好”的自我中心概念,原来,盼望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幽灵,仍然引诱着现代的女子呢!

三.不靠自己来掌控丈夫

  当夏娃受亚当引诱,“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三:6)导引亚当犯罪的开端,竟然是夏娃(创三:17)!女性该切记的,就是不要辖制自己的丈夫,丈夫若听主的话过于听你的话,不要不服气。要学习撒拉如何蒙头,称亚伯拉罕为主(彼前三:6)。虽然你是脖子而丈夫才是头的地位,总要记住,能转头的,就是脖子,温柔地转丈夫(头),使他看重神超过一切!

  童话故事中的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记载着阿里巴巴的嫂嫂,看到丈夫的弟弟瞬间致富,就激怒自己的先生,去强问出强盗的财宝窟,惹得丈夫更贪心,带骆驼队去搬财宝,最后丈夫死在洞中,自己遂成为可怜寡妇,如此悲哀下场,咎由自取!

  相同的,撒拉若能安心等候神的应许,不将夏甲送进丈夫怀里,就不必因此受夏甲欺讽(创一六章),也不会带来以实玛利与以撒的后裔,中东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间长期的仇恨!试图靠自己来掌控丈夫的,当心!

四.不要忘记神的公义

  女性是有可能受不公平对待的,不负责任的丈夫也可能欺负你的!这时候,不要忘记神仍然是公义的神,免得自己以恶报恶,落入上帝的审判中。瞧,上帝不是先找亚当负责吗(创三:9)?试图找别人顶罪的亚当,上帝不也让他受咒诅,终身劳苦才能餬口吗(创三:16)?就是那蛇,不也受神严酷的审判吗(创三:14)?你岂能忘记神的公义呢?

  思想,哈拿不是受二奶奶欺负吗?她就往神前去诉冤(撒上一章)。还记得爱寡妇的主耶稣,所设的比喻吗?若我们昼夜呼求祂,祂终久会替我们申冤的(路一八:7),因为祂被称为寡妇的丈夫,孤儿的父!学习受许多苦楚的马利亚,用膝盖在复活的救主耶稣前,将一切都交托(徒一:14)!

五.不要忘记神的慈爱

  当你受冤屈,不觉得有人可以了解你,你也不愿受安慰时,记住满心怜悯慈爱的神,如何在夏娃受咒诅后,立即给她及亚当开了一条出路,“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的妻子用皮衣作衣服,给他们穿。”(创三:21)这个预表利未记代罪羊羔,弥赛亚救赎的盼望,也就是有名的福音雏形(proto-evangelism,创三:15),那要伤蛇脚跟的基督,正是你求告神慈爱的焦点!

  历史在说明,神的慈爱真是永远长存。那饱受嘲笑的哈拿,祈祷所得的撒母耳,不正是神怜恤的表征吗!那九十岁仍能生以撒的撒拉,不正阐述着无所不能的神,总没有叫等待仰望祂的人羞愧?吃够人间苦楚的以利沙伯,不也在月经断绝之后,生下了导出弥赛亚的旧约最后先知--施洗约翰吗?

六.不要忘记求告事奉神

  当该隐杀了亚伯后,夏娃必然为如此家变而流泪不已!但是当夏娃因着不忘记神的慈爱,将眼泪擦干,神再赐给他们另一个儿子塞特,来代替让他们怀念的亚伯,塞特再生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创四:26),人类方从忧伤的阴霾中走出,学习认真来求告事奉神了!原来,神国度里许多属灵的母亲,都是在泪水中滋润出来的。

  许多伟大的属灵伟人,往往都有属灵妻子扶持。

  当改教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教皇追杀马丁路德正方兴未艾时,马丁路德曾一度非常灰心沮丧,每天在餐桌上拉长着脸,全家被弄得抑郁不乐。一天,他的妻子穿着一身黑衣来吃早餐,一付要去赴丧礼的打扮,路德诧异问她,是谁死了,她回答:“你近来的举止神情,让我觉得上帝死了,所以我准备去赴祂的丧礼。”路德因此将下垂的手,发酸的腿举起,继续将中古世纪的神学偏差,更正到圣经的真理中。

  此外,有许多伟大的属灵人物是在痛苦的母亲,长期的泪水中浇灌出来的。

  伟大布道家慕迪出身穷困贫寒的家庭,当父亲死后,可怜的妈妈要只身抚养九个孤伶伶的孩子!她的家庭经济呢,拮据到需要用房子来抵押,还很难度日,连幼小的慕迪也靠擦鞋维生。不满如此贫穷家境的慕迪的一位哥哥,因此离开家,让全家盼望到十二年后才归回(因此慕迪爱讲好牧人寻找亡羊的信息)!

  如此光景中,最凄凉难过的,当然是慕迪的母亲了。如此艰难的她,仍然鼓励慕迪要有自尊要肯前进。撑到有一天,当孩子睡了,自己快崩溃,悲伤地跪在主面前哭泣:“主啊,我怎能独自养育他们呢?”祷告许久,眼睛张开来,泪水正好掉在这处经文上:“你撇下的孤儿,我必保全他们的命,你的寡妇可以依靠我。”(耶四九:11)顿时,慕迪的母亲大受安慰,知道主已听她的祷告了,就擦干眼泪,重新靠主扶养儿女,十九世纪最伟大的布道家,就在母亲泪水的滋润中诞生!

  亲爱的,来靠近那被称为孤儿的父,寡妇的夫前,将眼泪擦去,将家庭,身体献上,用你的眼泪来浇灌神国永恒心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