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音乐与教会

于中旻

 

 

  近来不少教会,增设了一个新职事,叫“敬拜主任”,负责安排音乐节目之外,别的有关敬拜事宜不多。这个思考程式是:敬拜=音乐=现代音乐。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还在任的时候,就装上耳聋机(婉称助听器)。那时,他只五十五六岁的盛年。为什么总统先生壮年失聪呢?并不是感染中耳炎什么的结果,而是因为他爱听摇滚乐,声浪冲伤了耳鼓。可见大量噪音并不是好事。
  克林顿的失聪,虽然不一定与教会音乐扯上关系,但教会音乐已经流入世俗,有所谓“Christian Rock”,证明确实应该深思正风易俗,进而影响社会文化,改正音乐即其中之一。
  长久暴露在高而不协调的声音之下,会造成听觉的损失,精神的伤害,脾气暴躁,易怒,性犯罪,作出不道德的事,还会减低身体免疫力。据说:近年的青少年问题,多与嗜好摇滚乐有关;不仅其歌词影响人心理,单其音乐就有伤害作用。末世的品德败坏,实与末世音乐有关。
  不幸,教会因为失去应有的异象,缺乏医治时代病弊的信息,反而效法世界,以为引进现代音乐,是吸引人的方法,妄以为填满椅子,增加收入是好事,而蒙受其害且不自知。
  现在很多教会,聚会前半部是所谓“赞美”,用长时间反复的唱“短歌”;其歌词没有什么意义,但声音噪闹,明显妨害敬拜气氛,奇怪的是许多人乐此不疲,似是发泄情绪,自以为高兴,称为“庆祝”!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难给他们找到圣经的根据。他们以为那是照旧约赞美的余绪:

要用角声赞美祂,
鼓瑟弹琴赞美祂。
击鼓跳舞赞美祂,
用丝弦的乐器和箫的声音赞美祂。
用大响的钹赞美祂,
用高声的钹赞美祂。(诗一五○:3-5)

  这样的赞美方式,显然把聚会与庆祝混合,而且室内与室外的差别也忘记了。圣经时代的庆祝,不仅高喊,还有踊跃跳舞。不过,那是在外面,不是在圣所,而不能任意进入圣所,即或在会堂中,也不适于跳舞呼喊。
  在初期教会的敬拜,圣经说:“要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弗五:19)
  又说:“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西三:16)
  这里没有说到歌唱的声音高低,敬拜的程序,不过,确可看到是在有规律的情况下进行,而且有教导,劝戒。
  这样,我们可以说,狂暴无韵律的音乐,不是圣乐;那实在是1960年代非洲“丛林音乐”的入侵,造成混合的现代音乐。那种音乐,既缺乏敬畏肃穆的情调,不能把人的思维引向天上,只是自我扩张,以为得意。也许,现在一时逞热闹,还不觉得怎样,但将来会收割不良的结果。
  回想从前的日子,教堂里奏的是悠扬悦耳的圣诗,真仿佛可见坛上的香袅袅升到天上。会众肃静的期待上面来的信息,如同“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诗一三三:3)。教会的复兴,随著正意分解神的道而来到。反观今天吵杂的聚会,似乎是著意制造复兴的气氛,复兴却偏偏不降临。其情形如同迦密山上的巴力先知,“狂呼乱叫,却没有声音,没有应允的,也没有理会的。”(王上一八:29)为什么呢?因为缺乏圣经的信息,没有圣灵的恩膏,没有悔改的果子,复兴自然不临到,“甘霖停止,春雨不降”(耶三:3)正是自然的现象啊!
  梅维勒(Herman Melville,1819-1891)在他的名著大白鲸Moby Dick)中,描述Father Mapple的“讲坛是世界的最前锋,所有其他都在其次;讲坛领导世界。”(第八章)讲坛如同船首一样,领导全船乘风破浪前进。这是说,教会不是要追随世界,不能够被世界领导。如果说,今天的大众传播满了暴力,教会不仅不该推波助澜,却应该作中流砥柱。
  在中世纪的欧洲,市镇以能建立雄伟的主教座堂为荣;现在的城市,以耗资造球场为尚,互相竞争。晚至二十世纪初,政府对不参加主日聚会的人,已经不再罚款,但仍然多不准在主日球赛;现在的教会,则因为球赛而停止晚间聚会。从前会众在主日穿著整齐的Sunday Best恭赴教堂敬拜:妇女戴帽,男士著黑或深蓝西装;今天的教会,无钱置装的人已极少,但他们只盛装出席交际宴会,歌剧,音乐会等,到教会则穿著最随便,最少的衣服。当然,这些现象并不能全都归罪于现代音乐;但在讲坛失职之外,至少现代音乐也是部分构成因素。
  并不是所有会众,都因现代音乐听觉受伤害;但因为不正当音乐而致灵性受伤害者,听不进真道的,数目可不少呢!
  传统教会音乐,韵律安静,祥和,可以生发敬拜的情绪,使人的心转向神。现代音乐,浮嚣,嘈杂,激动人,为赢得群众的鼓掌。莫怪不少商业的歌手,是从教会诗班出来的,因为二者的气氛和存心,都差不多啊!从讲台上移植到舞台,自然恰合,像是定样裁制的。当然,其效果也就是追随文化潮流,要谈灵命进步,无异缘木求鱼。
  奥古斯丁(St. Augustine,354-430) 当年在米兰初慕道的时候,进到主教座堂,听安伯罗修(St.Ambrosius,c.339-397)讲道。其实,他初无心专注听道;但安伯罗修主教作了诗歌,把真理唱进他心里,终于悔改皈主。可见教会音乐必须传播真道,还要使人听了能明白,才会收到效果。
  圣经说:“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四:3,4)人滥用自己的耳朵,有何等严重的结果!
  如果我们想慕复兴,“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耶六:16)愿神施怜悯。

 

金灯台活页刊第一二二期 06.3
作者简介:于中旻博士曾任新加坡神学院讲师

各期文章 订阅本刊

寻找《金灯台》文章

※如果没有输入关键字,将会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