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跃上灵性的高峰

—从呼求伸冤到宁愿受欺

殷颖

 

  翻开旧约的诗篇,我们可以听到盈耳的向上帝祈求伸冤的呼声:

“耶和华啊,求你为我伸冤,因我向来行事纯全;
 我又倚靠耶和华,并不摇动。”(诗二六:1)
“上帝啊,求你伸我的冤,向不虔诚的国,为我辨屈,
 求你救我脱离诡诈不义的人。”(诗四三:1)
“上帝啊,求你以你的名救我,凭你的大能为我伸冤。”(诗五四:1)…

  这些呼求多半是大卫王向上帝发出的呼吁,而且都获得了应允,为他伸了冤,彰显了神的公义。使呼求者的创痛得到抚慰,心灵得到平安。

  但呼求伸冤的大卫在获得公义的补偿之后,便忘记了受冤者的痛苦,为满足自己的私欲,既占有了属下的妻子拔示巴,又设计将其丈夫乌利亚置之死地,以绝后患。这位神所膏立的君王,得到神无数恩宠的大卫,亲手制造了世上的奇冤。完全置公义于不顾。这正说明了人性中的败坏与软弱。但感谢主,这个圣经中负面的教材,却为我们带来了正面的教训。大卫王在犯罪之后,由于先知拿单的指责(撒下一二:1-25),能幡然觉悟,悔改认罪,并写下了诗篇第三十二篇与第五十一篇的忏悔诗,使无数信徒获益。经上记着:“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来一○:30)大卫之罪获得赦免后,家中国内发生了一连串的悲剧,神恩虽然浩荡,但犯罪的自然后果,仍然如影随形。

  大卫是世人向上帝呼求伸冤的一个典型范例,当我们感到别人亏欠我太多,我们遭遇了不公的待遇,我被冤枉了,有沉冤待雪。但如果稍稍扪心自问,自己亏欠别人,在暗中做了亏心事,应比你自己要求“伸冤”的更多。在古往今来的所有人类中,唯一有资格要求伸冤的一个人,便是由无罪成有罪,而且冤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耶稣。祂最有资格要求伸冤,但祂却放弃了。在临死之前,祂在十字架上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二三:34)所以,由那时起,人类彼此间所有的一切沉冤,都应该一笔勾消了。

  基督在世上的时候,受尽了误会,凌辱,打压,最后被当时的宗教当局交在罗马政府手中,捏造罪状,加以杀害。是人间最大的不公不义的冤狱。按说基督与这些人应有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但基督却在十字架上,临终前将他们都赦免了。所以,十字架是冤仇的终结。今天,我们有再大的冤仇,也应在主的爱里化解。不应再呼求上帝为我们伸冤。应记取主祷文中的话:“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主的使徒们由当初主被补时闻风丧胆而逃,到敢于在耶路撒冷公开为复活的主作见证。被捕下狱被打,反而心里欢喜,因以主名受辱为荣(徒五:41)。真正落实了八福中的最后一福: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太五:10-12)

  使徒保罗所经历的苦难与逼迫更多(林后一一:23-33)也从无怨言,要求为自己伸冤。所以在新约时代,经过了十字架淬炼后的门徒,在灵性上要比旧约时代的君王们提升了许多。保罗曾谆谆告诫哥林多的信徒说:“为什么不情愿受欺呢?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林前六:7)如果今日我们还不时向上帝提出“伸冤”的呼求,仍然停留在旧约时代报复的窠臼里,便永远无法跃上灵性的高峰,更遑论能达到保罗所经历的第三层天的至高灵性境界了(林后一二:1-10)。

 

金灯台活页刊第一四一期 09.5
作者殷颖牧师为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