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一个感恩的祷告

锺明宇

 

经文:诗篇第三十篇

〔大卫在献殿的时候,作这诗歌。〕耶和华啊,我要尊崇你,因为你曾提拔我,不叫仇敌向我夸耀。耶和华—我的上帝啊,我曾呼求你,你医治了我。耶和华啊,你曾把我的灵魂从阴间救上来,使我存活,不至于下坑。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要歌颂祂,称赞祂可记念的圣名。因为,祂的怒气不过是转眼之间;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至于我,我凡事平顺,便说:我永不动摇。耶和华啊,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稳固;你掩了面,我就惊惶。耶和华啊,我曾求告你;我向耶和华恳求,说: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什么益处呢?尘土岂能称赞你,传说你的诚实吗?耶和华啊,求你应允我,怜恤我!耶和华啊,求你帮助我!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好叫我的灵歌颂你,并不住声。耶和华—我的上帝啊,我要称谢你,直到永远!(诗三○:1-12)

  “诗篇”就是“赞美之歌”或“赞美”。在诗篇中,诗人表达了心灵深处的渴求,也反映了诗人在患难,困苦,逼迫,攻击,罪孽,救助,病害等等经历中对上主的信靠。这些成为了生活与宗教的精髓,肯定对神的认识,相信神的照顾,信靠祂的同在,为祂的公义而欢欣,因祂的信实而享受安息,信任祂就在身旁。诗篇也是祷告,恳求,与祂相交。神也是当我们遭遇疾病,缺乏,瘟疫及诽谤时,随时的避难所。神是万有的创造者,统治者,祂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是颁赐律法者和审判官,被压迫之人的伸冤者和救主,是满有怜悯与信实,公平与公义的圣者。因此,祂是我们理当敬拜与颂赞的那一位。

  从诗篇第三十篇,我们一同来看大卫对神的感恩与颂赞。

一.本诗的背景

  从诗的标题“大卫在献殿的时候,作这诗歌”一看,就知道本诗作者是大卫。大卫的作品约占了诗篇的半数之多,共七十三篇,因此,有人统称诗篇为“大卫的诗”,是一个极大的荣誉。从大卫的生平看来,我们可以说他是一位非常传奇的人物。他是以色列国的第二位君王,更是基督的先祖。在家里,在八兄弟中是最年幼的,自小就被训练为牧羊人。从先知撒母耳到他父耶西的家中要膏立他父的一个儿子成为新的以色列王一事上,他曾经是一个差点被父亲遗忘的小儿子(撒上一六:10-11),但却是上帝拣选的人。他是一个爱上主的人,有极大的信心,但却曾落在极大的试探之中,他曾犯罪(撒下一一至一二章),因此,他不是一个完全的人,却被神称为合祂心意的人。但因他所犯的罪,使他蒙上了瑕疵,继而面对死亡以及其他的人生悲剧,那是他因情欲与欺诈所种下的部分恶果。他的人生经历可用一样东西来形容:就是“五味架”—经历了人生的甜,酸,苦,辣,咸。

  诗题注明“大卫在献殿的时候,作这诗歌”,但大卫从来没有建过圣殿;圣殿是由他的儿子所罗门建的,也是由所罗门献的。何以说大卫献殿呢?大卫的确曾有建殿这个心意,但神却没有允许(代上一七:1-15;王上八:17-19)。其实原文“殿”一字(ba'yith)也可译作房屋或宫殿,因此可理解为在“献宫殿”或“新屋入伙”之时,作了这篇感恩的诗歌。

二.一次险死还生的经历

  从本诗的内容,我们可以肯定,他曾经有过一场惊险的经历;但借着祷告,得了神的救治,有如“死过返生”。现在能入住这座新的宫殿或居所,实在需要感恩。

我曾呼求你,你医治了我,你曾把我的灵魂从阴间救上来,使我存活,不至于下坑。(诗三○:2-3)

  大卫染上什么病?为何染上大病?其实,生病是人生免不了的事情。有很多不同的客观因素能导致我们患病,有生理的因素,心理的因素或环境的因素。因此,当一个人患病时,先要找出病因,才能对症下药,药到病除。当发觉有病征,就当看医生:病向浅中医,这是个不易的道理。此外,我们相信上帝是生命的主,就算是医生医不了的病,或是没有病例可循的病症,主若是怜悯,也可以叫我们得医治,得以存活。但无论主应允与否,我们也当常准备好自己,随时可以坦然的朝见永生的上帝。

三.大卫的反省与醒觉(诗三○:6-7)

  从第6节及以下的经文,我们看到大卫清楚知道他自己也是一个软弱的人。

  “至于我,我凡事平顺,便说:我永不动摇。”(6节)当人环境平顺,生活富足时,我们很容易忘记神的恩典和神的赐与,甚至自夸:我永不动摇。其实我们能够平顺,都是神的恩典,是神施恩,是祂使我的江山稳固。

  “耶和华啊,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稳固;你掩了面,我就惊惶。”(7节)诗人重新看到神看顾的重要性:如果神一掩面—神若不同在,我们就会惊惶得不知所措。(参撒下二四:1-25;代上二一:1-30)

四.危难中发出的祷告(诗三○:8-10)

耶和华啊,我曾求告你;我向耶和华恳求,说: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什么益处呢?尘土岂能称赞你,传说你的诚实吗?耶和华啊,求你应允我,怜恤我!耶和华啊,求你帮助我!(诗三○:8-10)

  诗人一方面看到自己的无能与无助,另一方面借祷告抓紧神,求神:应允—垂听!怜恤—施恩!帮助—扶持!为何诗人会到神的面前祷告祈求?从经文第5节中,我们看到他深深的认识他所求告的神:

  1. 在神的恩典与管教比较之下,祂的“怒气”不过是“转眼之间”;很快的就过去了,有如转眼的一下。但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生不离开我们。“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

  2. 只要神怜悯,祂能: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们的“麻衣脱去”,给我们“披上喜乐”(11节)。请留意,喜乐是神“披”上的,表示是主赐与的源头:真正的平安与喜乐是来自神的恩典,是神使我们的“愁苦”变“喜乐”。

  3. 神对属祂的人,必定管教。正如希伯来书所说:

因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祂又鞭打所收纳的每一个儿子。为了接受管教,你们要忍受,因为神待你们好像待儿子一样;哪有儿子不受父亲管教的呢?作儿子的都受过管教。如果你们没有受管教,就是私生子,不是儿子了。还有,肉身的父亲管教我们,我们尚且敬重他们;何况那万灵的父,我们不是更要顺服祂而得生吗?肉身的父亲照着自己的意思管教我们,只有短暂的日子;惟有神管教我们,是为着我们的好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但是一切管教,在当时似乎不觉得快乐,反觉得痛苦;后来却为那些经过这种操练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来,就是义。所以,你们要把下垂的手和发软的腿挺直起来;也要把你们所走的道路修直,使瘸子不至于扭脚,反而得到复原。你们要竭力寻求与众人和睦,并且要竭力追求圣洁。如果没有圣洁,谁也不能见主。(来一二:6-14,新译本

五.与民同颂主

  因此,大卫不但自己发出对神的赞美,也要求众百姓一同赞美神,歌颂,称赞,称谢与高举主的圣名:“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要歌颂祂,称赞祂可记念的圣名。要称谢神,直到永远!”(诗三○:4,12)

  是的,回想我们的人生:上主如何把我们提拔了,甚至使我们作为祂的儿女,多少次在我们生病时成为我们的医治者,在我们软弱的时候成为我们的管教者,使在悲哀愁苦中的我们能从苦境中转为平安喜乐。这样的一位上帝,祂的圣名是值得我们一生记念,歌颂,称赞,称谢与敬拜的。

 

金灯台活页刊第176期 2015.3
作者锺明宇牧师为本社总干事

插图:Agnes Leung(agnesleu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