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求恩,知恩,感恩

殷颖

 

耶稣向那些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设一个比喻,说:
“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
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的祷告说:‘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
那税吏远远的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一八:9-14)

  这段经文记载了两个到神面前祈祷的人。一为自义的法利赛人,他因自义,也只会自言自语,在殿中祷告,并非要上达天庭,而是要让在圣殿中的人听,其开头的祷告,是例行的公式:“上帝啊,我感谢你!”但这祷告的内容,全为自诩与自义,丝毫没有感谢的意涵;而且一开始便要打击他人:“我不像别人”,更进一步指出一个实例:“也不像这个税吏”,抑人扬己是他自义的手段。他说:“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却应是真的,不过,阿摩司先知指责的正是此类人:

“以色列人哪,任你们往伯特利去犯罪,到吉甲加增罪过;每日早晨献上你们的祭物,每三日奉上你们的十分之一。任你们献有酵的感谢祭,把甘心祭宣传报告给众人,因为是你们所喜爱的。这是主耶和华说的。”(摩四:4-5)

  这种趾高气扬,挟“属灵”骄傲的信徒,基督已为他绘了这张标准的画像。相较之下,另外有一个人,极其低调,只能远远的站着,甚至不敢举目望天,只捶胸顿足说:“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他的祷告全部只是认罪,刚刚是那位自义者的反比。主也做出了裁决:“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这二人一人为“感恩”(仅为自义,毫无感恩的意识),一个是“求恩”,乞求神的怜悯,他也应已得到赦免了。

  路加福音的另一处,记载主治好十个痲疯病患者:

耶稣往耶路撒冷去,经过撒玛利亚和加利利,进入一个村子。有十个长大痲疯的迎面而来,远远的站着。高声说:“耶稣!夫子!可怜我们吧!”
耶稣看见,就对他们说:“你们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内中有一个见自己已经好了,就回来大声归荣耀与神,又俯伏在耶稣脚前感谢祂;这人是撒玛利亚人。
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吗?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吗?”就对那人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路一七:11-19)

  治愈之后,只有一个人回来谢恩,归荣耀于上帝,他是一个外族人;其余九人应皆为犹太人,病得痊愈之后,迳自回家,并不向主致谢。这些忘恩负义的犹太人,不知感恩为何物,自认为得到医治为应该的,不需感恩,而他们却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人在恩中不知恩,此之谓也。

  谢恩是因为知恩,那个撒玛利亚人是一个知恩的人,认为他不配得恩,故得恩之后立刻谢恩。犹太人自恃为亚伯拉罕后代,自祖上便被上帝指定为选民,自认得天独厚,应该得到医治,没有获医之前,恐怕还会抱怨神的“不公”;如今得到医治,是神还他的,便不必谢了。其蛮横态度与在圣殿中祷告的那个法利赛人,异曲同工。

  圣经中第一个感恩者,记载于创世记第四章。该隐与亚伯二人分别得到收获后,都要向上帝表示感恩,可以看出亚当夏娃平时对他们的家庭教育还是好的。他们二人各以所获献给神,但神仅看中了亚伯献上的牲祭,却看不中该隐的禾稼之祭。是因为上帝只喜爱牛羊,不喜五谷吗?当然不是。旧约律法中规定人应以五谷新酒,或牛羊头生的奉为祭物(申一二:17),但有一个十分关键的态度是“存心献的”。所以,二种不同的献祭,一为神所悦纳,一为神所不喜,并非因为祭物,而是献祭的心态。该隐应是不甘心献上,才为神所弃。该隐不仅奉献不用心,又因不为神悦纳而心生嫉妒,才会由感恩献祭演变成血腥杀戮。

  严格说来,神所悦纳的感恩祭,是什么呢?圣经说:

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六:7-8)
我岂吃公牛的肉呢?我岂喝山羊的血呢?你们要以感谢为祭献与神,又要向至高者还你的愿。(诗五○:13-14)
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五一:16-17)

  在圣殿中的两位祈祷者,其心态立判:自义的法利赛人,除自诩表功之外,毫无悔改的心,自然为神厌弃。而那个顿足捶胸求神饶恕可怜的人,所献上的才是一颗痛悔的心,这样的祭物才是最佳的感恩大祭。

金灯台活页刊第179期 2015.9
作者殷颖牧师为文宣士

插图:Agnes Leung(agnesleu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