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灯台》活页刊

基督的人生——美好人生的典范

“从保罗的信主经历学习重新编写人生故事”系列之三

戴永富

经文:腓立比书三章5至11节

    

   上文探讨了丑陋和缺乏意义的人生样式(注一),现在让我们从基督的身上学习美好且有意义的人生内涵。

   扫罗的旧世界、旧故事和旧自我是在通往大马士革的路上被彻底破碎的。扫罗与耶稣的相遇直接带来了这属灵革命。那时扫罗猛然悔悟:那遭到律法的咒诅的耶稣居然是被称义的神子,耶稣果然就是那位坐在父神的右边的基督。耶稣的荣耀生命是人与神同在的生命,这显然是人类中具有最漂亮故事的人了。耶稣的荣耀彰显一个道理:神的同在是使所有故事变得更美的关键因素。与神同在意味着与神联合,即人的故事与神的故事得到合一。与神联合就是等于神和人的相爱关系;故耶稣不需要证明自己,因祂始终在天父的爱和接纳中生存。耶稣虽然面对不友善的现实与人的挑战,但祂知道有更大的现实掌管一切而爱祂。这表明,人的故事逻辑与神的叙述逻辑大相径庭:人的荣耀观所重视的是自我膨胀、不断捞取而损人利己,而神的荣耀观所重视的是自我分享、不断施舍而舍己为他。

   神爱世人,不愿罪人过不真实的人生。神寻求人,因祂关心人的真幸福。为了解放人类脱离撒但的欺骗奴役,神决定要先荣耀一个人的生命,而这人就是基督耶稣。耶稣先进入人生的故事,然后从这故事里把那好像是无法避免的悲剧化为喜剧。之后神邀请人进入耶稣的故事,以耶稣的故事为他们的故事。神愿意与人建立关系,所以神的故事要与人的故事汇成一个漂亮的故事。

   圣经说,基督成肉身,取了奴仆的形象(腓2:6-7)。奇妙的是,神通过耶稣吸收了人的故事,给神自己的故事增加了人的故事。“取了奴仆的形象”和“成为人”其实是相互解释的(注二)。这是说,在亚当堕落后,“成为人”就是等于受各样摧毁人生的势力(苦难和死亡等等)的奴役(注三),而这些势力都是破坏人生故事的完整性的敌对力量。因为罪恶,人无法避免悲剧,在此人是没有自由的。但与人不同的是,基督谦卑而自由地选择这悲剧。神在基督里“被处境化”了,亦即神进入世界,以人充满危机和挑战的故事为自己的故事。

  耶稣的故事让我们看见,漂亮而有意义的故事未必是没有痛苦的;关键在于,故事里有没有所谓的赎回性因素(redemptive factors),这是使故事的消极成分反过来增强了故事的积极意义的因素。第一种赎回性因素是爱的核心性。故事的痛苦未必破坏故事的意义,只要这痛苦是出于无私之爱。基督的美妙之处是祂自愿选择为他人承担苦难;耶稣充满痛苦的一生是祂对天父和他人的大爱的表现。对大部分人来说,与他人同甘共苦而为他人牺牲的作为总是散发出极大的道德魅力的。以这些作为为核心的人生故事,一般显示出主角的漂亮人生与美丽的灵魂,而灵魂才是世上最宝贵的事物。基督美丽的灵魂的表现使祂的痛苦彰显出美善的光彩,也让祂的整个故事更有意义。

  第二种赎回性因素是爱者的赎回性同在(redeeming presence)。耶稣的故事之所以美好,因祂总是透过圣灵与天父同在,享受与天父的亲密相爱。换言之,耶稣的人生之所以有美好的结局,因神始终与祂同在,而耶稣充满爱心的所有行动都是这同在的表现。在许多故事中,所爱之人的同在可以淡化苦难或个人得失的考量。没有相爱,再大的成功反而加重人的孤苦;有了相爱,再穷苦的日子也会增强爱。由于有爱我们的人的同在,我们的痛苦不但变得容易承担,甚至使人生更甘甜更有意义,也增强和加深彼此的爱。照此,若失败使我们更爱神,失败就不但被淡化,反而是一种幸运。

  第三种赎回性因素是故事的美好结局。人生故事可以有好成分或者坏部分,但它的整个意义是取决于这些痛苦的位置在哪里和它的结局如何。有的故事开头好,情节还可,但结局凄惨得令人大失所望;悲惨的结局也使故事里的每个美好之处教人慨叹不已。有的故事开头不好,内容屡见周折,但最后很幸福很光荣;美满的结局令人喜出望外,也使故事里的每个可悲之处最终令人发出赞叹。十字架的爱与复活的大捷成为了照耀耶稣整个人生的光辉,使道成肉身从头到尾的叙述光芒四射。

  复活这赎回性因素还是很必然的,因若无复活,光有爱的牺牲则叫人格外惋惜而大失所望;若无复活,光有爱者的同在亦不能完全赎回故事的悲剧,因死亡和虚空到头来还是强于爱;若无复活,这种故事不只不漂亮,更是荒唐,也破碎了自我:既无法实现渴望,又孤苦伶仃,又过极缺意义和理性的人生。再者,耶稣最后打败了人所惧怕的强大对手(死亡、罪恶、痛苦等等),故其复活的美妙之处是它不仅仅是关系到耶稣自己的复活,而是所有相信祂的人的复活。耶稣的故事的终极结局是带领许多人享受美满而荣耀的故事(来2:10)。耶稣的人生之所以是最漂亮的故事,因惟有耶稣的生命证明了爱是强于死亡的。

  总之,耶稣及跟随祂的义人的故事虽有很多痛苦,但最终还是很有意义而漂亮的,因他们的故事存在着一些赎回性因素,即充满爱心的生活、神的同在和美好的结局。在耶稣的故事里,这一切赎回性因素都是密切相关而无法分割的。那么,人要怎样活得像耶稣一样,而让人生体现美好的故事?(待续)

  • (注一) 〈看破自欺和虚假的人生〉,第226期。
  • (注二) Peter-Ben Smit, Paradigms of Being in Christ: A Study of the Epistle of Philippians (London: Bloomsbury, 2013), p. 91.
  • (注三) Ralph Martin, A Hymn of Christ: Philippians 2:5-11 in Recent Interpretation & in the Setting of Early Christian Worship (Downers Grove: IVP Academic 1997), p. 179.

 

作者戴永富博士目前任教于美国创欣神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