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页刊

为骨肉之亲

于中旻

 

  末世文化,趋于下流,从个人主义,流于惟我主义。使徒如此教导提摩太: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提后3:1-5)

  这危险的“地图”,是以“自己”为中心。乍看似乎是现代化的个人主义,实际是古已有之。“末世”的区分,是由基督耶稣降世开始,一直到主的再临(参来1:2;约壹2:18);并不是专指耶稣再临前,或二十一世纪。生于第一世纪的提摩太,就受警告得留意躲开了。

  对于基督徒的危险,是以“专顾自己”开始,走益趋于下的道路。甚至有些受人尊敬,可能身上佩戴着十字架的人,外面看似“光明的天使”,却违背敬虔的实意。不幸,这样不应该有的事件,至今天越来越多!

  主耶稣告诉门徒:“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主基督耶稣十字架道路的基本课程,必须由“舍己”开始。

  以色列人在旷野,背叛神,反抗摩西。摩西却有固执的爱心,去向神代求。耶和华给摩西一个极好的机会:“我看这百姓真是硬着颈项的百姓。你且由着我,我要向他们发烈怒,将他们灭绝,使你的后裔成为大国。”(出32:9-10)机不可失!摩西本人,却是有大不相同的意见。

摩西回到耶和华那里,说:“唉!这百姓犯了大罪,为自己作了金像。倘或你肯赦免他们的罪。…不然,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出32:31-32)

  摩西没有过错,却情愿代人受过。为什么?由纯挚的爱心发出。结果,神施恩赦免。但摩西伟大的爱真可说是皎如天日,古今惟有主耶稣十字架上的大爱可以超越。

  看,许多年以后,那重造金牛犊的人!

  所罗门王违背神犯罪;崩逝以后,以色列国分裂。神把北方十支派给了耶罗波安。耶罗波安作开国君王,心里不安。

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耶罗波安王就筹画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王上12:26-29)

  这“最高领袖”心怀最低卑的意念;用足了心机,为了自私,竟然不惜与神对立;于是创立了“便民宗教”:人民去耶路撒冷朝圣路远,不如设立本土同类宗教!进步的新派,以争取人民归己。结果使全国陷在罪里,并且谬种流传,贻祸后代。

  使徒保罗一生忠心为主,招致犹太人反对;可是他偏偏不能忘记,自己是犹太人,惟求他们能接受救恩,在基督里,与外邦人同归于一,同得基业。

我在基督里说真话,并不谎言,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1-3)

  使徒保罗这番话,同摩西多么相似!他生来就有罗马民籍,虽然当时不合格竞选领袖,但他行事光明磊落,绝不屑于受罗马奴役,不仅不暗地里拿罗马津贴,也不行贿得方便。他单纯的心意:“我心里所愿的,向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罗10:1)

  这是主耶稣的使徒!惟忠于主,没有自私企图。

  自私是福音的最大阻挡。爱由家庭开始,但不止于家门,要向外增长。使徒吩咐教会先注意家庭,说:“若寡妇有儿女,或有孙子孙女,便叫他们先在自己家中学着行孝,报答亲恩;因为这在神面前是可悦纳的…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更是如此。”(提前5:4、8)

  基督徒的旗纛是爱,永远与自私相反。

  爱主必然爱国,爱族;由爱家人起,但不止于家人的范围,而是爱及国人。真爱国是引国人归主,并与所有悔改归主的人,同得基业。

  希望所有的基督徒,都像摩西,像使徒保罗,着意骨肉之亲的救恩,为此向神切求,为此尽心竭力,直到基督再临。

  

金灯台活页刊 第229期 2024.1
作者于中旻博士为文宣士。圣经网AboutBible.net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