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页刊



背起十架跟随主

陈梓宜

经文:马太福音十六章21至28节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和合本》)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和合本》)

  这两节经文对许多信徒来说并不陌生。我们常在金句卡上分别读到这两句话,很熟悉,但可能没为意原来它们来自主耶稣同一段教导。当时发生什么事?是在什么情况下,主耶稣如此教导门徒?

  上文记载,彼得认出耶稣就是基督(太16:16);然后,“从那时起”,耶稣向门徒表明,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苦,被杀害,第三天复活。彼得听见,就把耶稣拉到一边,责备耶稣:“主啊,绝对不能这样!这事绝不可临到你身上!”耶稣就对彼得说:“撒但,退到我后面去!你是我的绊脚石,因为你不思想神的事,只思想人的事。”是在这个情景之下,耶稣对门徒说:“如果有人要来跟从我,就应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1-24)

一.舍己:愿神的旨意成全

  “主啊,绝对不能这样!”彼得无法认同耶稣说祂必须受苦受死。作为耶稣的门徒,他不希望自己的老师遭遇苦难;而对他和其他门徒来说,基督是拯救和带领以色列复兴的君王;他们终于等到基督来到,但基督竟然要去受死?以色列如何复国?彼得完全不能接受:“这事绝不可临到你身上!”

  但耶稣到世上来,是要完成神给祂的使命,为世人受死和复活,将世人从罪恶和死亡中拯救出来。这是神的旨意和工作。所以耶稣对彼得说:“撒但,退到我后面去!你是我的绊脚石。”撒但是敌对神的,无时无刻在毁坏神的工作,要使耶稣在遵行神旨意的道路上跌倒。当时彼得责备耶稣,说耶稣绝对不能去受死,就充当了撒但的角色。彼得为何会这样?主耶稣指出原因:“因为你不思想神的事,只思想人的事。”彼得虽然跟随耶稣,但他所关心的并不是神的事情;他不在乎神的旨意要如何在耶稣身上成全,只在乎自己可能会失去的一切。

  因应彼得这种心态,主耶稣“接着”教导门徒:“如果有人要来跟从我,就应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跟随主耶稣是要舍己的,也就是学习像祂一样放下自己的意思,惟愿神的旨意成全(太26:39)。

  舍己跟随主,殊不容易。有时我们知道神的旨意是什么,但又不能放下自己的意愿,内心出现挣扎,不肯按照神的吩咐而行,设法逃避。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先知约拿。在事奉上,我们也有可能出现彼得和约拿的心态。事奉神是有所“舍弃”的:献上时间和才干等,为主所用。但我们要留意自己或会好像彼得,内心真正追求的,是满足个人的意愿,而没有细察神的事情并愿神的旨意成全;又或者好像约拿,明知神的吩咐是什么,却因为自己不想去作而逃避。主耶稣则校正我们的心态:跟随主,事奉神,是要舍“己”。别以为舍弃了金钱、时间和劳力就是“舍己”。如果事奉只为自己的意愿,而没有按照主的旨意和吩咐而行,即使我们用上一生来作主工,依然不算忠心。我们跟随主,要效法主耶稣事奉的榜样,像祂那样放下自己的意愿而让事情照神的旨意成全。

二.背起十字架:献上生命为祭

  如果有人要来跟从我,就应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凡是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失生命;凡是为我丧失生命的,必找到生命。人就算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好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取自己的生命呢?(太16:24-26)

  跟随主的人,需要像主耶稣一样,背起十字架。圣经记载,耶稣背起祂的十字架走向刑场(约19:17),然后被钉在十字架上流血至死。耶稣受死,是献上祂的身体为祭,是一次永远的赎罪祭(来10:12)。所以,耶稣背起祂的十字架,表明了祂如何献上生命为祭,完成神的旨意。

  我们跟随主,就是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效法主耶稣,献上生命为祭。保罗教导我们要将身体献上为活祭(罗12:1)。献己为祭的先决条件是舍己,而背十字架则意味着受苦和付代价,这代价是为了跟随主而毫无保留地放下自己在世上所拥有的一切。有一个青年财主问耶稣如何可得永生,耶稣对他说:“去变卖你所拥有的,分给穷人,你就必有财宝在天上,然后来跟从我。”(可10:21)。结果,这个财主忧伤地离开了。他为了保留自己的财物而放弃永生,是一个在世上赚得许多财物却赔上自己生命的人(太16:25-26)。跟随主是要付代价的,但结果是永生;我们要下定决心背起十架跟随主,走永生的道路。

  有一点需要留意:每个人有“他的”十字架,表明人人所背的十字架并非一样,神在每个人身上的旨意并不相同。对于主耶稣,祂的十字架是被钉在十字架上受死;对于那个青年财主,神的旨意是要他变卖财产分给穷人。因此,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明白神对我们个人的旨意是什么,献上神要我们献上的,活出神要我们活出的人生。

  但愿我们被神更新和改变,能分辨什么是神的旨意,而全心全意关心神的事情,献上自己为主所用,蒙神悦纳(罗12:1-3)。

 

金灯台活页刊 第230期 2024.3
作者陈梓宜传道为本社总干事兼总编辑。除非另有注明,否则本文所引之经文取自《新汉语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