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页刊



恩典的实践

“默想财主的故事”系列之三

戴永富

  

经文:马可福音十章17至27节

   基督徒的一生是不断领受神的一生,而舍己背起十字架是信徒领受、享受主的方式。但信徒如何操练,让自己在舍己而享受神这实践上炉火纯青呢?

   圣经记载,当财主离开后,“耶稣周围一看,对门徒说…”(可10:23)。我们各人在读这段经文时可以这么想像:耶稣周围一看时,看见了我!祂炯炯的目光照射着我的眼珠;那神圣的眼神以不可抗拒的力量伴随着祂向我内心深处发问的声音:“你呢?”“你怎么样呢?你要跟随我吗?”“你要走我背起十架的路还是走你自己的成功之路?”这其实和祂向彼得提出的问题一样:“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你爱我比你的异象使命更深吗?”“你爱我比功名利禄更深吗?”以下的各样实践和道理能帮助我们肯定主对我们的呼召。

 一.灵命操练

   我的老师曾说,缺乏有纪律的灵性操练是传道人在生活和事工上出种种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始终如一的灵性操练既是我们提醒自己我们之属于基督这真理的首要方式,又是这真理在我们身上的体现。各种灵命操练(禁食、祈祷、读经、施舍等等)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日常生活的各样困难,而是为了与三一神亲密交通,享受主的同在。因此,灵命操练本来是基督徒的安息,而这安息是天堂生活的初步实现,是我们在这短暂的人生中最能体验永生的时间。

   很多信徒在祷告中只强调自己的需要或向神提出的要求;他们当中很少人理解,祷告主要是为了享受神,也就是尽心尽意地肯定主的美妙及祂在我们心中无可替代的至高价值。只有当耶稣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或当我们觉得耶稣魅力不可挡时,我们才能心甘情愿甚至充满热情地付出门徒的代价(注一)。为了获得耶稣,我们乐孜孜地变卖万事。

 二.舍己用钱

   付出门徒的代价也体现于我们如何用钱这事情上。我们在这事上要律己以严,使得自己可以有更多的钱来奉献给神和他人。用钱之前要三思而行:身边有没有需要我们救济的穷人?有没有还需要我们的奉献的事工或神仆?我们的父母和家人怎么样?我们省下几块钱,忍着一点点的不适,是会给他人带来很大福气的!正因如此,我一直坚决反对信徒或教会兴建豪华的房子或教堂,因我深信,豪华的建筑物不符合基督教的价值观,教会和神的儿女要尽量不在那些意义不大的事物上花钱。基督徒克勤克俭,努力工作却只购买自己真的需要的东西,不轻易满足自身的意愿。严于用钱不仅是我们舍己的好操练,也是我们的心和生活完全属主的表现。因我们完全享受耶稣基督,就不甘愿有其他事物争夺或干扰我们对基督这一宝贝的爱慕。我们在世上是客旅,所用的一切东西既是生不带来又是死不带去,何苦为这一切所左右?我们或许不贪钱,但我们对如何在金钱上舍己的忽视本已表明,我们起码在这领域内还不肯付出门徒的代价。我们为何为自己不假思索地用钱,却为神和他人斤斤计较呢?有信徒问,新约的信徒已不在律法之下,为何要坚持奉献十分之一这属于旧约律法的规定呢?毋庸置疑,新约没有明确规定我们要奉献十分之一,但这不等于说我们没有这个义务,因新约的要求,就如耶稣给那财主提出的要求,是更严的!如果新约的信徒已被圣灵更新,比那财主更优越,理当愿意奉献更多!由此,新约信徒要奉献,岂止于其财产十分之一!我们既然体验了主爱,并以跟随祂为至宝,就相信“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前6:8)。我们在金钱上的舍己实质上体现出我们享受基督的自由!

 三.全然谦虚或无条件的顺服

   为什么说全然谦虚呢?在这里要强调的谦虚主要不是我们要偶然表现出来的心态,而是关于我们事奉和生活的基本态度。全然或彻底的谦虚是等于我们对神的无条件且全方面的顺服,每个基督徒要成为在跟随耶稣这人生大事上付出彻底而根本的代价之门徒(radical disciples)。

   很多人虽然把自己献上做全职的传道人,却没有全始全终挑旺和珍惜这完全奉献之心,做传道人以后还是依然故我地听从自己的野心,肚子里有一大堆的计画,非付诸实行不可。他们做传道人不过是换汤不换药地把自己的自我中心主义“合法化了”,给内心的罪恶穿上了属灵的新衣。这样的传道人还是想在自己的事奉生活上当舵手,觉得神的事业实质上是属于自己的。因此,有时候神用个别的试炼或失败来教训我们这些在神面前已献上自己的仆人:我们所关心的到底是自己的前途还是与主的关系?是自己的事奉计画还是神的旨意与荣耀?难道我们的事奉或异象已经遮蔽主的荣美而阻挡我们更爱主?

   无条件顺服的主要特征是传道人敢于对前途保持公开的心态,没有牢牢抓住自己心意中或计画中的前途不放。因此,无条件顺服是要求我们像亚伯拉罕一样,随时准备跟从神的带领而离开我们的舒适区(comfort zone)。这舒适区或安乐窝是指一切使我们感到习惯、舒服和安全的状态。对传道人来说,舒适区常常是他们喜欢的工场(一般是指客观条件具备或工作容易成就的事奉场所;但对喜爱冒险的神仆说,条件不备和困难的工场才是他们的舒适区)。这当然不是说教会要使传道人活得不舒服或尽量减少他们的待遇。所谓“离开舒适区”是出于神超越人的心思计画的旨意:我们愿意跟着主去我们不愿意去的地方。而这其实是我们为了享受基督而摆脱一切的良机。我们信徒在世上的生命本来就是一系列让我们不断离开自己的安乐窝的操练,而将死之际就是我们离开舒适区这操练的顶点。这提醒我们:信徒在世上是客旅,此世确实非我家。别让我们对事奉的兴趣或热心使我们忘却这真理,别让我们对自己事奉的成就的热切挫败我们与主亲密相见的渴望。一旦我们的使命或异象使我们忽略自己客旅的身分,这异象使命很可能已沦为偶像了。当神仆让事奉的热心大大淡化自己对天堂的渴慕,他们本已开始奔向灵命之死亡。神仆容易犯的错误是把心里的所有放在世上的事工上,以为这世界才是自己最终的归宿,确保自己生命的安全。这样,神仆虽口头上传扬永生之道,其事奉反而否定了永生的真意;虽口头上为主做工,实质上是尽心、尽意、尽力地爱神的工作而非尽心、尽意、尽力地爱神。

   耶稣让财主抛弃一切来跟随祂的呼召其实是主对每个信徒的呼召;这本来是主让我们使自己的一切成为神之所有的呼召。这样,我们获得神,神也得到了我们,这才是永生的实质内容。但我们还活在这充满试探和阻力的世界上,所以容易忘记这真理,这就是我们灵命上的各种问题之主要根源。因此,我们要勤奋,借着每日的灵命操练、金钱奉献和顺服等实践舍己跟随主而开始享受永生。

(注一)参阅Frederick Dale Bruner, Matthew: A Commentary, Vol. 2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4), 300。

 

金灯台活页刊 第221期 2022.9
作者戴永富博士目前任教于新加坡神学院